祝你做个幸福的新娘

一直想写和你有关的故事,却生怕带入的形象和情感太过真实,让别人知晓我偶尔念旧的思绪。藏着掖着,一别之后没有过解释和道歉,再没提起过,因为旁人说来或许是污点,再没联系过,彼此深知毫无意义。
没有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却配得上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你总是不爱打雨伞

那个时候故事的主角不是你,却和你有着相似的面孔,截然不同的性格。
你是哥哥,他是弟弟。

一开始我也搞不清两张脸,后来我辨别你们俩的方法是凑过去闻,弟弟身上有香味,你没有。有香味的那个是我男朋友,你不是。
我曾经幻想过,就和所有长相平凡的女孩子一样幻想过,自己在高中,和一个会发光的人,谈一场灿烂的恋爱,不说轰轰烈烈,也要年级瞩目。
是巧合也是意外,你后来总是说,如果是你先出现的该多好,我们互相感叹着,可你偏偏是来迟了一步。
弟弟那天在学校的池塘边对我说班上一个女孩子追她,那个女孩子很漂亮,我知道,之前当初是假小子的我是比不上的。弟弟问我要不要接受她。我很好奇他过来问我的意见。
"如果你说接受的话那我就接受,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我就不接受。"
后来我无数次为自己辩解过当初的选择。从小镇上初来乍到,在城市里一个认识的朋友都没有,找不到可以依赖的肩膀,需要安慰需要温暖需要他。而且,我不相信一见钟情,我只相信日久生情。只要我不讨厌他,他喜欢我就好。

可以发弹幕的话这儿应该有好多绿茶飘过还是深有同感却不敢说。

那是我和弟弟第一次牵手,突如其来的被宠溺包围,渐渐习惯被人喜欢,习惯着去喜欢别人。
可能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不喜欢一个人,或许因为弟弟填补的空白,生命里从来没有过独处的时光,以至于后来你们都不在也无他人陪伴的短暂时光里,不能自理。
可能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你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就好像上演的狗血偶像剧情,双胞胎兄弟同时喜欢一个女生。
喜欢吗?喜欢吗?别人这么说,我却一直否认,否认却也心存疑惑,喜欢吗,哥哥?
你们之间的关系,不好。弟弟跟着奶奶住,你和爸爸妈妈住,弟弟觉得和奶奶住自由点吧,你也就任他选,弟弟总是给你脸色看,你也不大吵大闹,你说过,你们兄弟其实真有什么事,还是会选择彼此的。
我信,因为你无论如何都打心眼里对他好,因为以后很长的时间里和你一起生活一起娶妻生子的是他,我一直都相信,因为结局就是这样的。
要是在食堂吃饭,你总是早早过来陪我说说话,计算着弟弟吃完饭过来之前走,表面上就是我和弟弟一起去买奶茶回学校。
你会准备一本笔记,专门和我传纸条,写写牢骚和歌词,那些在我耳后断断续续的歌,是填满课间的音符,我说喜欢汪苏泷,许嵩,你就唱坏孩子和不分手的恋爱,我说喜欢林宥嘉,你就在后头吊着嗓子天天唱那句,祝你做个幸福的新娘,哪有这样的,哪有这样的
如果是这样,你就不必在体育课上弟弟去打球,你趴在宿舍坚决要给我捂长满冻疮,并且肿的像馒头一样的手,你把手套给我,把口袋给我,说着后悔没有早一步遇见。
很暖和,真的。就像是爸爸的手,哥哥的手,如果一个是男朋友,一个是亲人就好了,我这样贪婪得想过,或者真的,如果早先一步,一步就好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我在你眼里,是弟弟的,所以你想要像争夺玩具一样抢走吗?可我分明感受到你说的做的都真真切切,暖在心里。
你的手套被弟弟扔了,你送给我的所有的东西都被弟弟扔了,你亲眼看着,什么也不说,弟弟也没怪我,他可能是觉得,这是你们俩之间的事。
一直到最后,弟弟说分手的原因也不是你。
你还是给我带喜欢吃的旺仔小馒头,给我折可爱的兔子,笔记本上写满了 "xin若安好,便是晴天",耳边时常是你这坏孩子,没人怪你啊,爱本是自由的......
弟弟总是去找一个喜欢他的有钱的女孩子,有时候是为了交际,有时候是借钱,可是弟弟很正直,我从不担心,他们最多是有点小暧昧,我也最多是有点小嫉妒。
有一次碰见那个女孩子,她的钥匙扣是和弟弟一模一样的挂饰,我没说什么,只是打招呼。她突然说,她喜欢的从来不是弟弟,只是弟弟自己误会了,她喜欢的一直是你。
我真的看不下去她那种张扬跋扈的嚣张气焰,我没办法让弟弟不去借钱,我也知道如果这种话我去说给弟弟听,多让他丢面子,还以为我做什么梗。
"其实比起弟弟,可能哥哥对我更好!"当时,我只是觉得自己出了一口恶气,这件事自此也没人提起。我并不知道弟弟是否听闻,也没敢告诉你,可这才是我们的开始。
印象颇深的一次是晚自修前的吃饭时间,弟弟带我去买奶茶,我本来就喜欢吃糖葫芦,弟弟跑过去买,正好遇见那个女生,就递给她,回来说再给我买一根我堵着气不要,远远得看见那个女生把糖葫芦递给了你,回教室,你问我糖葫芦吃吗?
果真是这样的吗,那个女生喜欢你,弟弟错解了吗?
不吃。到底承载着什么心情传递着的糖葫芦,我不说,你们就也各自安好,心安理得。
其实,哥哥,你对我很好,真的很好,有点感激有点歉疚,现在你们兄弟中间,所以对你恨不起来。
我太相信你了。
那次元旦前夜,学校放假,我本身是住宿生该收拾东西回家,可是为了和弟弟多待一会儿,决定隔天再回。宿舍楼层同学几乎都回去了,所以宿管阿姨也就没有急急回来开门。你在小店瞎转悠的时候,看到在奶茶店坐着的我,就坐下来陪陪我。
我说我打了两个电话给弟弟,他倒是第二个电话接了,却潦潦草草说不方便接待会儿过来就挂了。你说他哪是不方便接,他和爸爸妈妈一起去买篮球鞋了。
太相信你了,太相信你所以毫无顾忌得信任你,听着汪苏泷唱着后悔无期,对弟弟很失望。本应该陪着我的是弟弟,为什么总是由你代替,比起弟弟,你真的是过分的好了吧,怪不得那个女孩子,最终还是喜欢你呢。
你陪了我很久暖心告别。我坐在奶茶店等宿管阿姨,天有点冷,心凉凉的,酝酿着无从描述的情绪。
弟弟骑着电瓶车过来,已经晚八点左右了,我麻木得看着他,打了声招呼,其他什么也不说。
他问我冷吗,要暖暖手吗,问我打算等还是去哪里,我们之间从谈恋爱到分离最亲密的动作只是拥抱,我想也就止于此了吧……
他满脸疑惑得看着我,说自己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就是想看看我,安慰安慰。
我和他走着,到宿舍楼铁门下面。他整个人都失落得骑上电瓶车,对我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种态度,不过今天真的是家里有事,每年这时候姑姑都要回家传教,我好不容易才出去接你的电话,怕你不安心。一结束我就赶来了,可是你怎么这样。
说着就飞样得骑走了……
就我一个人在那里,不知道去怨恨谁,不知道怎么去挽回。真的特别特列后悔,我怎么可以不相信,怎么可以相信了……
我没有对这件事做过解释,我不知道如果说了你们之间的关系会不会更僵,那不是我想要的。我只好一直道歉,可这已经成了弟弟心里解不开的结...如果解开了,也会增加另外的心结吧。
我也从没有去认真问过你,到底为什么那么做。紧张的期末考试过后,短暂的寒假到了,我已经意识到弟弟对我的态度的转变,不再亲昵,甚至躲避,用爸爸的手机发给他的消息再也没回复。就连送我去车站的,也是你。
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你从笔记本上撕下来三张白纸说只要写上去的愿望都会实现的。你手机里放着单色凌的那种下一站,去哪里
谢谢你陪我爱过一次,但恨你把我留在过去,只是我不知道下一站该去哪里......
我特别回避了和你手指的接触,但仍然无比感激得和你挥手作别……
挥手作别,一别永年。
应该早就料到,弟弟自那之后总是说怕我那种麻木得眼神和冷淡的态度。分手是单方面的,是早就计划好的,等我考试结束了,寒假再说出来,在空间里,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借的同学的手机。
抱着自己瑟瑟发抖。
当我做好准备开始学着好好去喜欢而不是依赖的时候,已经没有机会了。
弟弟全都怪我。
没人知道其中的事情,但这些事情如果不是因为我,好想也不会这样。

你说是不是,哥哥。只是我不懂,下半学期开学,你知道我和弟弟分手的消息后,再也没有理过我。只是我从一开始就应该懂,最后,如果要选择,还是家人,毕竟你们一起还要很久很久。
双生

无关紧要的那些小插曲,庆幸没有告诉你们,却也很好奇,如果知道了,会不会是好一点的结局……
还是,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时常想念,无关风月。
却也不好说起,那就纯属虚构吧。
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