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复旦的味道·夜宵


鸡排

自主招生的时候住浙大边上,周围无数鸡排店。第一次吃,香脆的滋味久久难忘,感叹大学的夜宵就是高级,比中学边上的辣条鸡柳关东煮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来复旦后,常点东区旁边的超级鸡车。往往走在光草上先打个电话,要一份“招牌”(特大鸡排),话梅/椒盐,切小块,自取。顺路走到店里,鸡排也刚好出锅,一路吃回东区,很爽。若不另吩咐,鸡排是不切的,怕流失了里面的汁水。(旁边的豪大大更是傲娇,连切这项服务都没有)外送也不推荐,因为会把鸡排闷上一会,外壳变软也就不好吃。除了招牌鸡排,也有脆壳和炭烤鸡排。前者鸡排外面的面壳特别脆和厚,后者在炸完了以后会抹上酱汁再烤一次,各有风味。若吃不下一整块鸡排也有鸡块、鸡皮、杏鲍菇等选择,不过要吃鱿鱼还是街对面豪大大的轰炸大鱿鱼好吃。

招牌特大鸡排

超级鸡车


  有一段时间室友李神减肥,一见我吃鸡排或闻见鸡排的味道便摇头叹气,一脸痛心状,潜台词曰,天下竟有如此放纵意志力薄弱之人。一开始我心有愧疚,只敢偷偷地吃,不敢带回寝室,或在寝室吃完开门窗通风一小时。后来脸皮也厚了,在李神面前照吃不误,一副我就报复社会了来咬我呀的嘴脸。
  还有一基友天生吃不胖体质,175左右100斤不到,想靠吃夜宵来增重,于是大一的时候天天点鸡排吃。结果钱包吃空了肉也没长起来。其实对于他的苦恼我还是有几分羡慕的。

黑料

其实若要说增重,也许吃黑料是一种更有效的选择。东区门口以前有两家流动的炒饭,一到饭点就驻守左右,像两护法。有一摊的阿姨爱向过往的学生招呼:“同学今天吃什么啊?炒饭炒面炒河粉,米线粉丝。”这一摊的黑料会加入自家做的泡菜,价格也比他的竞争对手贵上一块,然而人气还是这边的比较旺。大妈不仅负责吆喝,还兼放哨。有时大叔在一旁正炒的火热,鸡蛋肉丁豆芽青菜正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大妈忽然把台面上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了下去,转眼间两人就没了影,只剩下刚从手机屏幕上抬起眼的同学,一手还捏着刚要递过去的8块钱。
  黑料味道有多好,看看专程来排队的留学生就知道了。不过这种“美味”完全是由过量的味精、(地沟)油、酱油勾兑出来的,吃完只觉嘴里发干发苦,有时还兼有胃部的翻腾运动。但即使知道,有时候还是忍不住被它的香味吸引。后来两摊黑料都从东区门口消失了,大妈的吆喝也就再没有听到过。

这个没有图
这个没有图

小龙虾

好像全国各地都有小龙虾,全国人民也都爱吃小龙虾。豫申园边上本来有卖小龙虾的摊子,大二期末的时候总对一起复习的基友说,考完这一波就去那里吃龙虾喝啤酒看世界杯,没想到这句话成了标准flag,一直到摊子关门大吉也没有实现过。
  国权路地铁站往南有好几家龙虾城,一帮吃货喜欢去其中的一家,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这家的小鱼煎饼。端上桌的时候,煎饼就像倒扣的半个气球,里面中空,外面一层薄薄的饼夹着葱和芝麻,煎的很脆。撕下一块沾上小龙虾的汤汁,一半变得酥软香辣,一半还是香脆,这口感比一般的龙虾拌饭或者龙虾年糕丰富多了。因而每次来必点煎饼,而且要点上两三个。
  百联后面的小龙虾也尝过,但都找不到再去的理由。

烧烤

凄凄惨惨戚戚的申请季,常常因为要顶着时差查发邮件而大半夜的不睡觉。一次室友李神临睡前手贱刷出了一封Dream School的拒信,于是在床上再也睡不着。一点来钟他破天荒喊我出去撸串,我知道他为这所学校准备了很久,甚至我觉得都已经十拿九稳了,因而特别能理解他的愤懑,于是两人到申豫园旁边的大排档,把大一以来积压的抑郁发泄一通。我们一直坐到三点老板打烊,而似乎还有什么闷在心底,因为理智而没有喷发。
  (顺便说一句,这隔壁的一家韩国烧烤大排档超坑。。。)

  阿康于我更多的是一个前辈们留下的传说与符号,它本身并没有烤得多好,也不很干净,简易木板强行隔出的二楼走上去还总让人提心吊胆。但有些故事和八卦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听见,在一伙人都卸下了包袱无比放松的时候。阿康在南区也有分店,兼卖小炒。在文图自习完会在那边小聚。

曾经南区一条街上的阿康 真的只剩下传说了


  比较高级一点的串店有江湾体育场地铁站对面的“很久以前”,全称叫做“很久以前 l 只是家串店”,去之前一直很好奇他家招牌是那个的那几个鬼画符到底是哪几个字。这里的烤炉是半自动的。烤炉边有带齿的传送带,签子上也有相应的凸起。将齿咬合在一起,传送带就会带动签子翻转,因而烤的很有观赏性,也很均匀。蘸料放在小包的纸包中,自己倒在面前的蘸碟上。总之,感觉逼格满满搞。有活动时有女生一起还会送啤酒。
鬼画符招牌

很久以前


  还有一家我比较喜欢的是永昌旁边的狼啸九天。招牌烤羊腿和这家店的名字一样豪气。三四斤重的羊腿连着烤架一起端上来,一桌人拿着尺长的刀叉直接从烤好的羊腿上片下肉来吃,特别过瘾。关键是这家店的火候把握的很好,虽然羊腿很大只,但没有一块肉布着血丝,也没有一块焦成炭。剔不出的肉也可以叫店家帮忙。往往骨头边上难剔下来的肉是最鲜嫩的。
烤羊腿·狼啸九天

结语

用作一点的话说,更多时候,撸的不是串,是寂寞;吃的不是烧烤,是躁动的年岁。串店有你想到的能烤的一切,也有着你能想到的不干净的一切。在这里你聊着身边发生的一切,也听着别人或哭或笑地聊着Ta的一切。
  吃了多少串,几分生几分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起撸串的人。异国他乡,甚是想念可以半夜出去吃夜宵而不用担心回不了家的日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HanJing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709110/ans...
    docC2Y阅读 1,697评论 1 13
  • 啰嗦在前的绪 壹柒这一年 在上海探店逾120家 如若不是有近一个月不在上海 再加上有段时间由于龋齿不怎么敢放肆吃甜...
    my__c044阅读 125评论 0 0
  • 5月18日 星期四 天气 晴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最终踏上了回家的旅途。看着我们生活了半个月的宿舍,相处了半个...
    原心得阅读 200评论 0 0
  • 大家好,我来交功课啦~ 昨天分(tu)享(cao)了《春风十里不如你》 说到周冬雨的少女感妆容 今天就来好好写一下...
    美丽颜习社阅读 128评论 0 1
  • 阳光不燥,微风正好;草木繁盛,河水微漾。雎鸠鸟成双成对,悄然而至,落于水中小岛,可一声声如天籁的鸣叫声却又婉转飞出...
    这不是情话阅读 27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