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老板的小三是博士

96
壹默了然
2018.07.22 20:21 字数 5833

文 | 壹默了然

这是新沪族的第39个故事

01

早上,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刘大富睁开眼睛,转过头来,看着躺在身边的邵图男,嘴角挂起一丝微笑。

他轻轻地抚了抚了邵图男的头发,邵图男的眼皮动了动,刘大富在她儿耳边轻声说:“你继续睡吧,我去公司了。”

邵图男没有睁开眼,只是点了下头。很快,刘大富起身洗漱完毕,走出了房门。出门前,他在邵图男的枕头边放了一张银行卡。几分钟以后,楼下传来关门的声音,紧接着是车子启动并驶去的声音。

邵图男缓缓睁开眼睛,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她抓起枕边的银行卡,使劲像墙上甩去,嚎啕大哭起来。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邵图男拿起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年轻男子急促的声音:“姐,你钱借到了吗?医院已经催过很多次了,再不交钱下午就要赶我们出院了。”

邵图男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连声说:“借到了借到了,你把卡号发给我,我马上给你打过去。”电话那头男子松了一口气:“真是太好了,还是姐姐有本事,我这就发给你。”

挂了电话,邵图男匆匆起身捡起银行卡,洗漱穿好衣服,向附近的银行赶去。


02

邵图男出生于西南偏远山区的一个小村子,上有两个姐姐。她父亲希望家里能有个儿子,所以给她取了这个名字。她很感觉父母,虽然没什么文化,取名还算挺有眼光的,没有给她取个“招弟”、“引弟”之类的名字。

家里穷,两个姐姐中学没读完就去上海打工了,后来相继结婚生子。只有邵图男,靠着两个姐姐的帮衬,坚持一路读书下来,还考上了博士。

博士毕业后,她到一家研究机构上班,每月没多少钱的工资,但却内斗的鸡飞狗跳。残酷的现实让她深深感到失望。她本以为,自己好不容易读到博士,成了家乡人的骄傲,总能回报父母和两个姐姐了。可是,工作两年下来,对于改善家里的状况,她却浑身使不上力。

刘大富是他们研究所的赞助人,委托他们部门做一个项目,经常来所里晃,主任拿他当爷看。见到邵图男的第一眼,刘大富就暗自看上了她,总是时不时地卖花送给她,逢年过节还时不时地送点小礼品。

邵图男当然明白刘大富的意思,总是尽量的谢绝,实在不能谢绝的,才勉为其难地收下。可刘大富却是没完没了,老是找她,让她不胜其烦。迫于主任的压力,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应付着。

这天下午,邵图男正准备下班回家,刚走到研究所门口,一辆黑色奔驰车停到她面前。刘大富走了出来,手上捧着一束花,满脸笑容地说:“小邵,咱们一起去吃个饭。今天可是个特殊的日子,你可一定要给我面子。”

邵图男好奇地问:“是你生日吗?”刘大富摇摇头,“不是。”

邵图男忍不住说道:“不是你生日,也不是我生日。不是春节也不是国庆节,有啥值得庆祝的?有事明天再说吧。”

刘大富不依不饶,耐性好得很,“小邵,不要总是拒人千里之外嘛,你看就请你吃个饭而已,你都拒绝我多少次了。再说你下班反正也要吃饭的嘛。”

邵图男想了想,估计这顿饭不去吃,他以后每天都会来骚扰她,于是点点头同意了。


03

半小时后,他们来到一家餐厅。一见门,邵图男就惊呆了,这么豪华高档的地方,她从来没来过。从小到大,她除了埋头读书就是读书,也没啥社交活动。

刘大富带她走进一间宽敞的包间,她兴奋地左看看右看看。服务员递上菜单,请他们点菜,刘大富把菜单递给邵图男。邵图男打开菜单,手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这里的菜贵得吓人,简直是吃钱啊。

刘大富笑了笑,点了几个菜,把菜单递给服务员,打发服务员走了。

邵图男定了定心神,问刘大富:“这里很贵吧,吃一段得花多少钱?”

刘大富轻描淡写地说:“不贵,就万把块吧。”

邵图男再次吓了一跳,嘴巴张得老大。过了一会儿,发觉自己有些失态了,于是掩饰地问道:“你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什么日子?”

“今天是咱们认识的第187天零4个小时52分钟。”刘大富一脸正经地说。

邵图男顿时被他转晕了,待她看到刘大富狡黠的笑容,才明白了过来。“你经常用这一招约女孩子吃饭吧?”

刘大富含蓄地笑笑,没正面回答。

那天晚上,两人有说有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三天后的下班时间,刘大富又出现在研究所门口。邵图男揶揄道:“今天又要庆祝多少天呢?”

刘大富说:“今天不庆祝,就是请你吃个饭。”于是两人又到了一家餐厅。

从那以后,两人的来往慢慢多了起来,经常出入各种高档消费场所。

邵图男惊讶地发现,自己开始喜欢上了这种奢华的生活,慢慢地也不再讨厌刘大富这样的土老板了。

可是当刘大富有几次趁着酒劲向她提出做他的女朋友时,甚至给她一张用她的名字办好的银行卡时,都被她拒绝了。她很清楚地知道,刘大富是个有家小有老婆的人,跟他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

于是两人的关系就这样不冷不热地维持着,经常一起出去吃饭聊天喝茶唱歌,但只要刘大富一有越轨的企图,她会立即板起脸来,让刘大富无机可乘。

她的想法很简单,好好工作,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再找一个合适的人结婚,建立一个美满的家庭。再有刘大富这样一个有钱有路子的朋友,就更好了。

可是生活总是不会像她想象的那样简单,那样美好。


04

这天晚上,她正在和刘大富吃饭,手机响起,是弟弟打来的。

弟弟带着哭腔说,父亲生了重病,已经住院两天了,医生说要动手术,大概需要20万。这么一大笔钱,家里实在是掏不出来,问她能不能想想办法。

邵图男一下子惊呆了,她每个月的工资就万把块,扣除日常用度,剩下的也不多,怎么可能拿出那么一大笔钱来。她握着电话望着窗外发呆,这时刘大富走了过来,问道:“什么啦,家里有事情吗?没关系,我可以帮你的。”

说着,又拿出了那张银行卡,给她递了过去。邵图男连忙推开说:“不用不用,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晚餐很快就在邵图男的无精打采中结束了。

之后三天,邵图男到处找同学找朋友借钱。一方面她在大学里总是埋头读书,不擅长社交,朋友本来就不多。再说有限的几个朋友,经济状况和她也差不多,实在借不到钱。眼见着弟弟每天几个电话来催,她心急如焚。

她母亲甚至哭着说,她翅膀硬了,不管家里了。邵图男知道,在父母眼里,她是个博士,本事很大,没有办不到的事。如果说她借不到钱,他们无论如何是不会相信的。

父亲的病情一天天加重,想想把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父母,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想了很久,这天,终于下定决心,拨通了刘大富的电话。

这是她和刘大富认识以来,第一次主动给刘大富打电话。

下班后,刘大富来接她一起吃饭。以前都是刘大富一个人自斟自饮,她就喝点饮料。那天晚上,她要求和刘大富一起喝酒。很快,不会喝酒的她就醉得不轻。

晚饭后,刘大富让司机送他们去了自己在郊外的一所别墅。


05

从银行回来,邵图男回到别墅里,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切,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她用自己的青春,自己的贞操,换得了父亲的救命钱。可他们却全然不知。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牺牲到底是值得还是不值得。

就这样,她和刘大富的关系明确了下来,住进了这栋别墅。刘大富时不时地过来看她,住上两晚。她也总是把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让刘大富感到舒心。

每次刘大富走后,她总是默默地想:我这到底算什么,这样的日子难道一直要持续下去吗?

这天下午,刘大富开车到别墅,叫她打扮一下,出去跟几个朋友一起吃饭。邵图男犹豫了一下,转眼又兴奋起来。这是刘大富第一次带她出去见朋友,说明她在刘大富心中的地位在逐渐提高。

傍晚时分,他们出现在一家饭店的包厢里,里面已经坐满了男男女女一大群。他们刚一进门,一帮人的眼光就转了过来,不住地打量着邵图男。

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拍了拍刘大富的肩膀说:“刘哥,混得不错啊,都找上博士了。”

刘大富摇头晃脑地说:“那当然。来来来,坐坐坐,今天我请客。”

酒酣耳热之际,刘大富说:“读那么多书有啥用,老子当年三年留两级,我老头一生气就让我退学做木工了。现在这帮大学生,还不是一个个给我打工,靠我养活。”

陪坐在一旁邵图男面露尴尬,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隐忍不发。

一众男女自然是拍马溜须,众口一词地刘哥牛刘哥棒刘哥说得是。一个家伙喝到八分醉意,开始口无遮拦地说:“哈哈,这年头,别说什么大学生了,博士也沦落到当小三了,我平衡了。”

刘大富也喝高了,对那家伙说:“兄弟,你不懂行,小三早就朝高学历发展了。以后做小三要博士以上文凭,哈哈。”一群男人跟着狂笑起来。

邵图男震惊地看着刘大富,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06

邵图男听着刘大富在酒桌上信口开河,想起以前他对她说的,自己如何如何喜欢她,自己的家庭如何如何不幸福,认识了她之后生活才有了盼头……现在简直是判若两人,不禁气上心头。

她忍不住对着刘大富的那帮狐朋狗友嘲讽道:“博士怎么了?人家文化比你高还碍眼了?别拿无知当资本!”

众人没料到,打进门就一直闷声不吭的邵图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酒桌上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不敢作声,暗自观察着刘大富的脸色。

刘大富也是第一次听到邵图男这样语出刻薄,顿时酒醒了几分。心里也想好言安慰她一下,但在场面上,邵图男这么不给面子,让他的脸往哪搁。于是粗声对她说:“什么文化不文化,别扯这些没用的。是我的女人,就自罚一杯,算是给弟兄们赔个礼。”

邵图男像是不认识他似的,呆呆地看着他,一动不动。

几个有眼力见的,马上出来打圆场,“大哥,算了算了,嫂子和我们说笑呢。”又有几个端着酒杯对刘大富说:“大哥,和女人较什么劲呢。来,我们继续喝。”

整个晚上,邵图男的脸色都很难看,但也没撒手离开,只是不再说话。

刘大富和兄弟们闹腾到很晚,待司机把他俩送到家后,已是深夜11点。一进家门,邵图男自顾自走进房间,见刘大富跟在后头,就“啪”一声狠狠地关上了门,刘大富差点撞到门上。

本来就有几分不满的刘大富,这下发作了,在门外破口大骂:“让你几下你还来劲了是吧?真以为自己是公主?搞搞清楚,你就是老子花钱买来的女人。老子付了钱,你高兴得伺候着,不高兴也得伺候着,不然就给我滚出去!”说着,只听“嘭嘭”几声巨响,刘大富开始用脚踹门了。

房间里的邵图男,又惊又怕,没想到平时对她“温文尔雅”的刘大富,竟是这副嘴脸。内心懊恼不已,自己怎么会这么糊涂,对他心存幻想,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冷不防,邵图男一把拉开了房门,门外的刘大富没有防备,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邵图男趁机冲出房间,“噔噔蹬”地跑下楼,头也不回地走了。


07

邵图男一口气跑到别墅区外的马路上。别墅区位于郊外,地处偏僻,平时行人和车辆就不多,加上又是深夜,更是见不到一辆出租车。

邵图男头脑一片空白,漫无目的地走出好几里地,才想到用打车软件。一小时后,她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一头扑在床上哭了起来。

她发誓,自己绝不再受这样的侮辱,一定要跟刘大富断绝来往。可是她隐隐担心,刘大富不会轻易善罢甘休,说不定会来研究所闹事,让她下不来台。

第二天早上,邵图男睡眼惺忪地来到办公室,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正在这时,楼下传来一阵喧哗声。邵图男抬起头,想知道楼下发生了什么事,不一会儿,两个穿着民警制服的男子走到她面前问道:“你叫邵图男?”邵图男疑惑地点点头,没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一个民警说:“有人告你蓄意伤人,请你跟我们到派出所协助调查。”邵图男吃惊地问:“我,蓄意伤人?谁告的?”

民警说:“刘大富你认识吗?你跟我们回去调查清楚就知道了。”邵图男的脑袋嗡嗡作响,双脚也像是失去了知觉,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走下楼的。

到了派出所后,她才知道刘大富昨天被撞伤了,报了案。很快,她录完了口供,离开了派出所。

第二天,当她来到办公室上班,发现周围全是异样的目光。同事们背着她窃窃私语,像躲瘟神一样躲着她。原先和她关系不错的几个女同事,也不再和她说话。她明白,这就是刘大富的目的。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起。她一把抓起话筒,以为是刘大富打来的。没想到,电话里居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自称是刘大富的老婆,要约她谈一谈。


08

刘大富的老婆就在研究所楼下,邵图男带着她来到了附近的咖啡馆,找个安静的位置坐了下来。

刘大富的老婆也不迂回,直截了当地说:“我知道你是博士,刘大富文化低,就喜欢找学历高的女人,大概是补偿心理吧。我也是大学生,当年他也是费了很大功夫娶来的。”

邵图男望着面前这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面露惊讶。

刘太太笑笑,继续说道:“男人永远都是一个喂不饱的肉食动物,喜新厌旧是他们的本性。感情再深,婚姻再好,他们都会有偷食的那一天。刘大富出不出轨我不管,这么多年早已见怪不怪,也不指望他会知羞耻而有所改变。但是我能管住他的企业和儿子,风筝线在我手里,他还能跑多远。”

见邵图男不说话,她继续说:“刘大富虽然素质不高,学历很低,但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他找女人不会用强迫的手段,这个恐怕你也很清楚。这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你有困难他帮你解决,他也从你这儿达到目的,本来就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听着刘大富的老婆唾沫飞溅地说着这段话,邵图男怒从心起,“我知道你们有钱,可是他当着他的朋友侮辱我。昨天更是把派出所找来,严重损害了我在单位的名誉,现在我都没办法在这里待下去了。”

“这两件事他是做的有点过分。可是你知道吗,前天晚上,他的鼻梁骨骨折了,到医院缝了三针。像他这种人,没有做出更过激的行为,你算是烧高香了。”

顿了顿,刘太太随后又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也不想过让你难堪。不过,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作为女人,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有些角色是不能扮演的。将来,你也有为人妻为人母的时候。好自为之吧。”豪气地扔下这句话后,她拿起包扭头走了。

正宫娘娘来闹事,小三总是不堪一击的,何况还都是文化人。


09

邵图男望着刘太太远去的背影,仔细想着她刚才说的话,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回单位后,她向领导请了三天病假,在家里蒙头大睡。

三天后,邵图男回研究所递交了辞职报告,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走出了研究所。

邵图男收拾好行李,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去了虹桥机场。

以前,她一直很乐于在研究所工作,轻松又稳定,待遇也还可以。然而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改变了她的想法。就在昨天,她接受了深圳一家大型企业的邀请,加入了他们的研发中心。

虹桥机场很快到了,邵图男下了车,望着来时的路,心中百感交集。此刻,她想到了远方的父母、兄弟姐妹,也想到了刘大富和他的老婆,还有她在这里工作多年的同事,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她本是一个偏远山区出来的女孩,对生活向来没有什么奢求。可是在无情的现实面前,她深深地明白,一个人要想活得有尊严,就必须要努力使自己变得强大。

“我是个女博士,但不是个傻博士,我一定要成功,我也一定能成功。”邵图男自言自语着,转身向机场大厅走去,那步伐坚定从容。


·END·

以上人物均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图片均来自网络。

作者:壹默了然,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文字里诗意,烟火中成长。讲述都市情感,职场世相,在故事中感悟人生。欢迎关注~

新沪族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