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路上的信天游

       总是会遇到那个老人,拉一板车满满的泡沫,压得脊梁好弯,但他总是一路拉车,一路唱歌,声音悠远嘹亮,隔好远好远还韵味犹在。那应该是西北荒原里的信天游吧,那么质朴而又感人,而且苍凉。可是背景换成离西北那么遥远的城市里的马路,不知道为什么,那歌声在我听来,还有别样寂寞的味道。这个可敬的老人,他用他的歌声在表达什么?一种乡愁还是一种生活的信念,马路上的信天游,很经常地就出现在我的想象里。

       又有一天,在红绿灯处,遇到一只疲惫的骆驼。它有一双好温顺的眼睛,但是那么疲惫那么寂寞,它那么安静地站在那里,在这个南方四季温暖、草木青青的城市,它的眼神,却没有惊喜只有游离。看着这只远离沙漠的骆驼的眼神,我的心里忽然就回响起那个老人的歌声,这眼神,多像那一曲马路上的信天游啊,那么寂寞那么苍凉,我的心陡然难过起来,这沙漠里行走的生灵,或许只有在漫天黄沙里才能找到生命的价值。它来到这里,满足人类猎奇的愿望,比起沙漠,这里处处是绿洲,可是,它或许更热爱那片总在不停跋涉的沙漠以及那心里遥远的绿洲。

       那个老人,如果他遇见这只骆驼,他会难过吗?他会将他的信天游唱得更荡气回肠吗?他们一样是被移植却保持灵魂的生命。没有答案,但是那曲马路边的信天游,却更让我去关注那些背井离乡的灵魂。它们或倔强、或柔软,或坚定,或妥协,但是,我知道在他们心里的某一个角落,都藏着一曲家乡的歌谣。

         我坚信,大街里一方乡土味道浓厚的花头巾有时候也能代表一种乡愁和一种不被生活苟同的信念。生命在不同的土壤里开放,或许会开出不同的花朵,但是那种子却依然蕴含着它遥远的基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