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63)

清晨凤九醒转时,就见自己像个八爪鱼一样扒在帝君身上。东华此时还还未醒来,但双手却好像有意识的仍旧揽住凤九。

凤九伸手抚上东华揽在自己腰间的手,又忍不住在东华的胸膛上蹭了蹭。昨晚可是凤九这些天以来睡过的唯一一个好觉。同帝君闹别扭的这些天,凤九的心里也是极不痛快。可是一旦被东华抱在怀里,她就什么都不想去计较了。

凤九侧身环抱住东华的胸膛,却似乎觉得还不够,又扬起头在东华的唇边烙上一吻。

待偷香成功,东华却突然开口:“你醒了……”

“你装睡……”凤九被东华直接抓包偷吻还是有些害臊。虽然昨晚凤九也主动吻过东华,可那会儿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现在却是天光大亮。

帝君只是笑一笑不做声。从昨晚到现在,两人都极有默契的不去提前些天吵架的那桩事,东华也不说对不起,凤九也不问为什么。

凤九故意另起了个话头:“帝君这几天过得如何?”

“这几日承吞偶尔会过来看望本君,”东华简短的回答,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补充道:“他每次都必提到你,说你与他如何投契,真是如此吗?”

凤九不假思索道:“他确实很关怀凤九,也时常花时间陪凤九,是凤九的好朋友。”

东华紧了紧圈在凤九腰上的手臂,然后道:“那凤九对他呢?”

凤九认真道:“他既对凤九如此好,凤九自然该礼尚往来,这不,前些天刚送了他一身衣裳,”又想起帝君当时的评价还是有点生气,“结果一腔心血被你形容成连麻布都不如。”说着作势拿手指在帝君胸膛狠狠戳着,边戳边道:“那可是我花了好几日功夫才做成的礼物,被你如此形容,你是存心的吧!”

帝君伸手轻握住凤九戳向自己的手指,也不否认:“本君就是存心的。”

见帝君大方承认,又被他握住手,凤九也发不出什么火来,何况昨天就下定决心要好好对待他,再不同他置气,因此听到帝君的回答后,凤九只是略带委屈道:“为何?你知你如此说,凤九该作何想法?”

“本君只是……”帝君正要安抚东九,房门却突然被推开,还伴随着一个声音:“帝君你听说了么?曾与你结下仇怨的熊罴精庄流近日好像在连合二荒出现过!”

承吞脸上的焦急藏也藏不住,连门也未敲便直接推门而入,嘴里还念叨着:“您在连荒出现他也跟着出现,您说他有何阴谋诡计?”

东华和凤九一惊,倒未想到一大早就会有人推门而入,都有些愣住了,一动不动。

承吞乍然进屋,本以为会是帝君一人躺在床上,哪知帝君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两人双手交握,亲密得很,一看就是昨晚上睡在一处。

承吞有些尴尬,想着帝君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吗?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女人?自己如此闯进来,会不会坏了帝君的好事?又想着帝君腰伤背伤都没好,却力犹有逮,真是男人中的男人,佩服佩服。

承吞本是个没有多少八卦因子的神仙,奈何帝君这几十万年愣是没闹出半点的花边新闻,也就是与庭言上神有过那么点风花雪月的意思,结果最后还无疾而终。因此乍见帝君床上躺个女人,承吞如何能不好奇眼前的这一位究竟是个仙姬还是个妖姬呢?

因此承吞装作诚意满满的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本王来得太急所以忘记敲门了。”说着拿眼神往帝君怀里的女人瞟去。

东华和凤九此刻才反应过来,依次循声望过去。只见帝君还是一脸的淡定,一点也没有被承吞抓奸在床的自觉或是羞愧,也不见任何衣衫不整的风流之态,照旧端的是气质超然。承吞不禁暗暗钦佩,帝君连在床上的仙气都这么重,只能甘拜下风自叹弗如。

帝君怀里的的女人此时也慢慢抬起头,然后看向承吞这个擅闯者。承吞于是触到了一束懵懂难解的目光,只见那束目光的主人朱唇轻启,额间的凤羽花再醒目不过。

怎么会是凤九?承吞大惊,犹如被人重重打了一拳,头先脸上玩味的表情迅速垮下去,而是惊异的瞪大了眼。

凤九瞧见承吞表情的骤变才慢慢回过神来,终于意识到自己现身在何处,又正在做何事。怎么会被承吞撞到自己同帝君抱在床上?这可真是羞死人了,凤九懊恼的想着,脸色也慢慢泛红。

如果说承吞之前还可以欺骗自己,眼前这两人之间或许并无别情,只单纯同睡一张榻。可是当他看到凤九脸上心虚的神情时,承吞的心却越来越凉,只能死死的盯着凤九,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东华见承吞紧盯着凤九,而凤九也不知道闪躲不禁心生不快。虽则凤九现身着薄衫,可这薄衫只是聊胜于无,可不适宜被其他男人瞧见。因此东华伸手将呆呆起身的凤九赶紧按回自己胸口,又急忙将床榻一旁的被子拉过来替凤九盖上,将凤九浑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张通红的脸颊。

这脸颊也不想让其他男人看,这会儿正红彤彤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东华于是伸手抚上凤九的后脑勺,将她的脸也藏了个严严实实。

凤九头先被承吞撞破她宿在帝君床上已经慌了神,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乖乖的任帝君摆弄。此刻被帝君密密的裹在怀里,凤九更是大气也不敢出,只希望最好能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为零。

承吞眼看着帝君用带有强烈占有欲的姿态行云流水的藏好凤九,心里头更加不是滋味。确实说一千道一万,他也绝对没有想象过自己会陷入如此难堪的境地。

东华见承吞仍旧站在房里未动,出声提醒道:“本君现下不太方便,若有事迟些再议吧。”

承吞脑子嗡嗡的,帝君的话好像只过了自己的脑子却没能过自己的心。承吞见帝君似乎是说了话,可他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为什么自己好像没听到?

承吞抬眼看去,此刻东华的表情无比严肃,之前的一派轻松自在已然消失。只见东华望着自己,威严道:“还不走?”

承吞这才意识到已被下了逐客令,也对,这种时刻自己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亲眼看着他们如何恩爱吗?

承吞面上一紧,话也不答、礼也不行就径直出门而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