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不知从何时起,我选择喜欢她

不知从何时起,我选择喜欢她

 

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雪子的呢?怕是我至今也无从给予答案。或许现在想起来。真是应了那句台词。

“你是什么时候爱上她的?”

“当我知道再也见不到她的时候。”

我常常在想,大概只有我懂得雪子的温柔以及善良吧。


正是因为敏感又自负的想到这个点。我才一次次的告诉自己,永远不要爱上其他的女孩子,永远不要以为有女生会喜欢你。


这是基本的概念,也是底线。后来,在前往C城的过程中,我仍然按照自我的方式存活着。


我深深的眷恋着雪子,这一点我清楚的知道。


但是雪子那么温柔,那么善良。却也是那么绝情。对于不喜欢的事物从未有过丝毫的眷恋。我一直爱着她,却从未告诉过她。


世人,皆以为只有握在手里的,才算永恒。


我当时也是这样深切以为的。现在看来,我终究太过年轻。在这漫漫岁月里,我只是雪子一程的过客,终究还是要撑伞,送她去年老的那一方。


我只是她年少的送别人。


想到这里,我竟然哽咽着后悔。

她最终会是别人的新娘,会穿着红裙子,嫁给一个名为她丈夫的男人。


甚至许多年以后,会有女儿或者儿子。只要一想到这些,我就哭。那女子不会再来了。


我时常这样想,时常这样猜测。看着从青子那里发来的照片,她笑得好灿烂,我只是不知道,那位牵她手的男子是谁,雪子一直都是那样热爱生活。


对身边的人,冷漠的爱着。爱情果然是最治愈的良方。

最终,我还是给她发了简讯。

“雪子,最终我还是输了。


我没有输给任何人,唯独输给了你。


在这漫长而凄冷的岁月,除了想念,我一无是处。


除了想你,我真的真的什么都不想做。我们家乡的梅花开了,我记得你说那是你最爱的,所以,我每年都会去摘一朵,插在我的窗台上。


因为我觉得能把你喜爱的梅花放在我身边,已然是意料之外的幸福了。


可是雪子,你再不来,我可真的要走了。我已经二十五岁了。


从十七岁我们见面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了是你。


可你不来,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最多我再心软一下,等你到三十岁。


如果那时,你仍然没有记起我,那我就走了。


我没有爱过别人,每当南山的雪下了,相思满眼都是你。


你如果知道最好,不知道也就算了。


谁不是利用青春来偿还错误以及后悔。”简讯发完后,还是哭了,从以前的自傲孤僻到现在疯狂的迷恋着雪子。人生啊,总是充满着不可思议。

后来,身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我总是在身边人的打趣中暗自神伤。


可是,我真的没有错,我不是爱着一个人罢了。


从青春的开始到现在。爱着她就如同爱生命一般。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偏偏让你寝食难安。究竟是谁错了呢、好事者,总是,将这些错误归咎于时间。


想想,我也不过是大千世界的一个俗人而已。


偷偷爱着一个人,偷偷为她伤心,偷偷为她仔仔细细的想起回忆,想起青春。“我爱你,但我可能要忘记你”。


这是简讯里,唯一留下来,没有发给她的话。


因为,只要不发给她,就代表我不会忘记她。


不会忘记,我残存的记忆里,唯一爱过的女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