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9

96
冷雪冬
2017.08.09 14:04* 字数 73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梨树。

        小小的偏安一隅的镇子。

        从懂事起,很多的年轻人便有了一个共同的梦想,那便是离开那里。尽管那里很美。

        我不在这很多年轻人中,我对故土的依恋正如婴儿对母亲乳汁的依恋。任凭再多的人说我是井底的蛙。井就是这小镇,蛙就是万难断离舍的我。

      第一次的想出去的念头,是那两个女孩带来的。事实上未说过一句话的两个女孩,我却静静的如影随形,伴了她们六年光阴。这其中我有了故事和心事,可是她们却从未离开我心里分毫。年轻的我不懂什么是爱与喜欢,只知道陪伴就好。不过这份平静还是在我高一的时候被打破,那微微的涟漪让一个少年第一次想离开家,她们中考,进了所有人仰慕的典高,我留在了这小镇唯一的高中。六中如一尊地神默默在那里看着,一个男生一遍又一遍的走在那两个女孩走过的路上。

      事实多年以后,在我身上发生的太多的故事,让我知道这份美好,将会永远陪伴着我走完一生,那两个女神却永远不会知道分毫。

        真正意义上的离开,是在2007,鬼使神差的我穿上了军装,颇有意义的在镇政府,我向送行的爸妈和众好友挥手、流泪、大哭、拍窗,然后看着牵手的爸妈越来越远,身影渐渐消失在模糊的视野……

      人越大,欲望越多。当兵回来的第二年,我离开了家乡,前往京津寻找自己的梦想和心灵的寄托,这一走便是遥遥无归期。回家,便成了一个奢望。每当自己委屈或受伤的时候我便抱着双腿,坐在床上,默默想着家乡。然后倒数年来到的时间,想着那个避风港的温暖,躲避着世事的无常。

      时间从未有过等任何人的意思,转眼间已到了2017年。我已经彻底的离开了家乡六年的时光。而我也从一个懵懂的少年,走到青年的尾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有了车,有了房,有了爱自己的人。也有了大肚腩,有了白发,有了皱纹。这就是年轮吧。过年回家发现小镇建设的越来越年轻了,而我们,却越来越老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