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之泪 (12)

96
温竹梅
2017.10.02 23:40* 字数 1806

《深海之泪》系列文章目录

上一章 深海之泪 (11)

Chapter12 沉落深海 大结局 (下)

她种花,喂鱼,打扫屋子,擦拭地板,穿印着蝴蝶花纹的素衣,不带胸罩。屋子里的香水百合散发出浓郁潮湿的香气。英国某个部落的乡村音乐充斥着整个房间,屋外的阳光令人刺目而眩晕。

他下班回家,她开门与他激烈拥吻。然后端上佳肴。他去淋浴。她收拾碗筷。饭后一起散步,夜间的风有些凉意,他拥着她,将她藏入风衣之中。去超市购买零食,回家看老电影,相拥而眠。

从未有过的温情美好,美好的让她觉得不真实。

某日,她发现,他在她不在的日子里,其实有一个女朋友,并且因为该女生的父亲在事业上能够给予他辅佐,答应了与之订婚。她后来在一本书籍中看到,对于男性而言,比起情感上的缺憾而言,他们更难忍受生理上的折磨。

女子找到她,挺着大肚子。女子给她下跪,请求她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孩童是她的软肋。

她不想又一个小孩经历她童年所遭受的一切。

某夜,像往常一样,他们饭后一起散步,然后去超市购买零食,一起看了老电影,在要睡觉的时候,他抱她,被她推开。

他不解的问:“怎么了?”

她说:“你有女朋友。”

他的心脏突兀的跳了一下,竭力装作平静,然后说:“可是我爱的是你。”

她说:“所以呢?你要我当小三么?”

他说:“我带你走。”

她说:“那你的孩子呢?”

他错愕:“孩子?”

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

他沉默片刻。用手胡乱的抓着头发,暴躁的说:“让她堕胎。”

她站起身来,盯着他的眼睛愤怒的说:“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他也愤怒的站了起来,咆哮道:“我自私?这些年来,你只想着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你可曾为我想过。为这个深爱着你的男人想过,他这些年日夜所受的煎熬!”

她说:“所以这是你同时占有两个女人的理由?”

他有些不耐烦的说:“我说了,我爱的人是你!你听不懂吗!我爱你!”,“你收拾东西,明天我带你走。”

她说:“我应该对你对我的爱感恩戴德么。”

他彻底愤怒了:“你怎么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她苦笑着说:“你当真愿意带我走?”

他被她一问,突然沉默了。

她说:“你不会舍得你的事业,既然因为她的父亲能给予你辅佐而和一个你不爱的人结婚,这说明爱情和事业在你的心中显然是后者更重要。我又何必自找难堪呢。”

他被她说的哑然。

他说:“你鄙视我么?”

她说:“何谈鄙视,我们都过了年少轻狂的年纪,自知自己的选择将带来怎样的代价。”

她站到最后一排,看着他笑容满面的拥着一个年轻的女子跟来宾敬酒。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她不能毁了他的婚礼,这么多年来,是她负了他。

他看到她的身影,内心剧烈的开始跳动,他想追出去,想不顾一切,放弃所有,拥她入怀。

可是,他还是没有追出去,心不在焉浑浑噩噩的忙碌到夜晚。

新婚之夜,他抛弃新娘,来到这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她还在房间里等他,为他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他以为她会不告而别。深夜中他们做爱。她尝到泪水的味道,不知是出自她的泪腺还是出自他的。她感到一种巨大的绝望,绝望的爱情。她想到玛格丽特杜拉斯和她的那位中国情人无望的爱情,她的眼泪从未有过的决堤一般倾泻而出。席卷她的全身。她在痛苦中呻吟出声。

她回来原本是打算和他结婚的。走了那么多的路,看了那么多的风景,还是依然逃脱不了对他的想念,她想,是时候放过自己了,可是他亲手毁了一切。

清晨他睁开眼,发现她已经离去,房间里关于她的一切,她都带走了。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晃的他睁不开眼睛。他看着窗外,无限怅然。窗台上的香水百合枯萎了,似乎空气里都没有了她的味道。

他在这个房间从清晨坐到黄昏。

窗头柜上,放着那枚戒指,红色的鹰眼在昏暗的房间里时隐时现,在恰如其分的光线的照射下刺得他眼睛生疼。他在暗中盯着它的眼睛看,想象着随着时间的流逝自身躯体的腐蚀,戒指也会锈迹斑斑。他试图将戒指戴到自己手上,可是她的手太细了,他的小拇指都戴不进去。

深夜中他独自一人,失眠带来的烦躁让他无措,他拿起枕边的一本书,是她留下的赫尔曼黑塞的诗集。书签夹到的那页是<<美好的世界>>

“无论年老或年轻时,

我始终感觉到:

黑夜里,

一座山

阳台上一个沉默的女性

月光下略有起伏的一条白色的路

……”

他在心里念出声音。寂寥而空旷的声音在心底盘旋,如同一只孤寂的苍鹰,拍打着羽翼,在苍茫天地间漫无目的的盘旋,在世界末日的最后一个黄昏,发出寂寞而绝望的声响。

他在梦中又看到了她,她的长发被海水浸没,想海藻一般漂浮着,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感觉到她越沉越深,似是一块被投掷到海中的珠玉,沉到海底,无声无息。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