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黄花梨霸王枨方桌曾出现在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上

每次有古典家具展我都会去一揽其芳华。 今天我们继续观默砚勤耕之陈增弼先生收藏的古典家具——黄花梨霸王枨方桌。上一次见这件方桌是在2011年首都博物馆《物得其宜--黄花梨文化展》上,当时摆放在展室一进门口的地方。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此桌尺寸为:长82厘米;宽82厘米;高81.5厘米。

看尺寸,这桌子也可称为“六仙桌”。我们可能对“八仙桌”更为熟悉。其实,方桌一般有大、中、小三种尺寸。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研究》中指出:“按照北京匠师的习惯,约三尺见方、八个人可以围坐的方桌叫‘八仙’,约二尺六寸见方的叫‘六仙’约二尺四寸见方的叫‘四仙’......至于它们的高度,六仙比八仙约矮四五厘米,四仙与六仙相等,或更矮一些”。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参考图

我们看到的这件黄花梨霸王枨方桌,曾出现在艾克先生所著《中国花梨家具图考》版11。《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记录此桌为马赛厄斯 科莫(Mathias Komor)医生收藏。这桌子能流传至陈增弼先生手中,可能是因为艾克先生、杨耀先生与陈增弼先生的师承关系。这样一件方桌《中国花梨家具图考》的记载及实物例证,对我们研究中国古典家具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传承有序,有典可查,让它拥有着更具“人情味儿”的人文价值。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石面

我在展示区看家具时,适逢陈风先生跟他的朋友讲这件桌子。他说,这件桌子的桌面原为木面,但有些破损。恰逢陈增弼先生收到一件柴木石面方桌。陈先生就把柴木的石面装到这件黄花梨霸王枨方桌上,原来的桌面予以保留。这样的修复,是一种创新也给这件桌子增添特别的韵味。从《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我们看到的这桌子是木面。这也解了我的一大困惑。陈增弼先生化腐朽为神奇,将这些破损的家具拆分重组,让它绽放更绚烂的光彩,也增添了它的人文历史价值。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黄花梨优美的纹路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石面

看细节图,我们不难看出,黄花梨优美的纹路及润泽的包浆与石面恰到好处的契合。可惜石面有一裂缝,但并不影响其整体视觉效果。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桌面下穿带及榫卯

从桌面下的视觉看,桌子下有两条穿带且中间还加一条横带,且皆为透榫,因桌面为石面,穿带承重要比木面的大,需要更稳固的架构。我们从图可看到横带是新加,两条穿带也不是黄花梨。我曾经撰写过关于红木家具满彻的文章,我认为像这张黄花梨方桌,不是满彻也不损它的风韵。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线脚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边抹冰盘沿,有束腰,内翻马蹄足,霸王枨采用勾挂垫结构与面下穿带相连接。这件桌子与众不同的是牙板与牙条的安装方式以及腿子及牙板的线脚的使用。腿子两侧起阳线,而牙板和牙条退后安装亦起阳线。我想,牙板及角牙退后安装,也为了更好的遮挡霸王枨与腿子的相交处。让桌子看起来更加精致简练。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马蹄足

黄花梨霸王枨方桌马蹄足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件黄花梨霸王枨方桌的马蹄足都非常耐看,兜转有力,挺拔隽秀。

明沈春泽《长物志》序曾说:“几榻有度,器具有式,位置有定,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也”。这件黄花梨霸王枨方桌是件传承有序的家具,它承载了艾克、杨耀、陈增弼先生对古典家具的热爱之情,也是我们研究中国传统家具的重要实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