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熊婆的传说

古时候,在广西梧州地区的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山村里,住着稀稀拉拉的几户人家。在半山腰上有一户人家,住着一家三口,一对儿女和他们的母亲,父亲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病死了,母亲靠着娘家的救济一把屎一把尿把他们俩拉扯大。在对面的山上也有一户人家,住着他们的外婆。

有一天,他们的妈妈挑着木薯去几十里外的镇上去卖,从早上出发,也得傍晚才能到,这一走一回,加上休息,买卖的时间,第二天才能回来。于是,母亲给他们准备好了一天的饭菜,并告诉他们如果晚上害怕的话就叫山对面的外婆过来陪他们,如此嘱咐一番之后就出发了。

到了晚上,姐姐感到有些害怕了。于是她对着山那边大喊:“婆戴,婆戴,你来我家陪我睡觉吧,我母亲不在家,我有点害怕。”稚嫩的声音在山谷里面回响,却没想到这天外婆因生病吃了药早早的睡下了,没有听到外孙女的喊叫。这时候,山上的人熊婆听到了姐姐的喊叫,模仿老人苍老的嗓音答道:“我的好外孙女哦,婆戴关好鸡鸭就来啊,不怕哦。”

“好,婆戴,我开着门等你。”姐姐转身进入了屋里,轻柔地摸了摸弟弟的头,“婆戴很快就来了。”

人熊婆说罢立即奔向姐弟家,哼哧哼哧地从狗洞钻进去。“婆戴,是你来了吗。”姐姐听到了响声,问道。“哎,是婆戴来了。”人熊婆一边吃力地钻过狗洞一边压低嗓音回答道。

“婆戴,我点火照照光,你不要摔了。”姐姐刚想点火,人熊婆怕露真相,立即制道:“不用的不用的,见火光我眼睛会痛。”

“婆戴,我搬个凳子给你坐。”姐姐刚想去捧凳子。人熊婆又制止道:“不用的,婆戴屁股尖尖坐鸡笼。”

人熊婆说罢便拿个鸡笼来做下,鸡笼被沉重的躯体压得尖叫起来。

“婆戴,睡觉了,你睡哪头?”姐姐问道。

人熊婆看见了弟弟,说:“我同弟弟睡一头,你自己睡一头吧。”

姐弟同人熊婆去睡觉了。

睡到半夜,人熊婆以为姐姐睡着了,便把弟弟偷偷弄死了,准备吃。姐姐醒来伸脚碰到弟弟的血,便问:“婆戴,棉被湿了?”人熊婆掩饰道:“弟弟尿床弄湿的。”

不一会,姐姐好像听到婆戴吃东西的声音,便问:“婆戴你吃什么呐?”“我吃山上的果榄子,吃来吃去吃到你。”

姐姐听罢,明白了几分,暗暗想着对策,以小便为由,想起床,却被弟弟的肠子缠住了双脚。

“婆戴,什么东西缠住我脚?”姐姐问。人熊婆说:“是弟弟的背带。”姐姐这时已经明白弟弟已经被吃了,强忍悲痛立刻起床,摸黑爬到楼上,并把木楼梯拉上。人熊婆见姐姐这么久不上床,便知事情不妙。立即爬起来,发现姐姐已经爬上了楼。但没有楼梯,只能在下面急得团团转。

姐姐用楼上装萝卜干的坛子对准人熊婆的头砸过去,正好打在了人熊婆的鼻子上,鲜血直流。

“不犯天不犯地,雷公劈我大鼻子。”人熊婆便擦鼻子的血边骂道。

一声鸡叫,让人熊婆惊醒天快要亮了,便急忙离开了。

天亮了,母亲回来了,只见姐姐在楼上,不见儿子,姐姐见到母亲,哭着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母亲。

母亲伤心欲绝,决定要杀死人熊婆替儿子报仇。

母亲把一只猪笼装在狗洞里,叫女儿晚上的时候继续喊婆戴来陪她。

人熊婆听见了又立刻从山上下来。

“婆戴,你从狗洞进来吧,我没有开门。”姐对着门外的人熊婆说。

人熊婆从狗窿钻进了猪笼,母女俩立即将人熊婆套进猪笼,拉紧笼口。

人熊婆见势不妙,极力挣扎,想要逃脱笼口,最后挣扎得筋疲力尽,猪笼还是死死地困着她。

于是她可怜巴巴地对那个母亲说:“刀砍不死我,开水烫不死我,只有糖鸡屎能够杀死我。”

母亲半信半疑,但还是叫女儿铲来了一坨糖鸡屎往人熊婆身上一擦。瞬间人熊婆的骨肉横飞,人熊肉飞到山上变成蚊子,飞到田里变成蚂蝗,他们都改不了人熊婆吃人肉吸人血的本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突然在照片上看到那双爱笑的眼角旁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爬上了皱纹,岁月这东西溜得太快。想起那个十七八,二十一二的自...
    米勒儿阅读 13评论 0 1
  • 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哈hope阅读 31评论 0 0
  • 上周参与了一个领导力的培训, 其中有一个小活动,大致要求如下 1. 隔离墙壁大概3-5米划一条线,从线到墙壁是运输...
    三冷人阅读 5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