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冒了。”“是吗?那等你好了再来见你!”

3

好像小时候索求忙于生计的父母的额外关心一样,我们有一种叫做假装生病的天赋,明明只是高烧、咳嗽,也许睡一觉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好转的轻微病情,也会被我们抓住机会狠狠地夸大演绎一番。于是,父母不得不放心手头的活计,守在床边上嘘寒问暖、端茶倒水,摸着你滚烫的额头、看你实在难过,于是便给你裹上厚厚的棉衣,焦急地抱着你去医院看医生。那时生着病的你,虽然身体有些迷糊的不舒服,但被父母轮流抱在怀里、从肩头看出去的风景却分明是如此幸福的,在平淡的日子里留下格外温暖的记忆。

朋友小夕每每回忆这些,都无限感慨。她说,自从度过了青春期,她好像从来就没感冒过。一来自己一个人在外打拼,习惯了万事自力更生,已能够自己把自己照料得好好的,下雨备伞、降温加衣,也不曾被隆冬寒春成功袭击过;二来平常有健身的习惯,身体综合素质也不错,也不会这么容易就因为流感中招。那次初春出差,去到的城市正是料峭寒意,还下着绵延不绝的大雨,她穿的衣服还是显得单薄了,因为同去的同事没有带伞,她的那把伞遮挡两个人也是够呛,所以她基本半个人都淋了雨,还是受寒了。还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她真的感冒了,当晚喉咙火烧火燎,整个人发烧都说不出话来。

睡了一整晚,感冒症状稍微好了一点儿,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会感冒,依旧如期去见了预约的客户、继续谈判,自己也没当多大一回事,想着应该没两天就自己好了。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在见客户的会议室里,整个人开始变得头重脚轻,头晕眼花,对方说什么都好像轻飘飘地打在棉花上,她不能正常思考、接收到任何讯息了。于是,想着先起身与客户道别,赶紧去买些感冒药。倒是客户瞬间放下了甲方的身份,恢复了一个单身暖男的私人身份,在她快要晕倒之际,伸手扶住了她。她自己倒没当多大的事,可这位暖男却像是自己女友生病一样焦急关心,又是急吼吼跑着给她买来感冒药,又是倒热水,又是送她回酒店躺下休息,还默默为她买来清淡的晚饭。时隔这么久,她第一次体会到原来感冒也算生病,原来被人照顾也是一件很久违暖心的事,当然,这也成了她后来答应成为暖男女友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可日子就是反转这么快,异地恋在一起快第5个年头了,她因为办公室同事重感冒被传染,再次感冒,整个人难受到虚脱。她心想着周末能得到男友细心的照料,但男友只一副觉得她太娇气的反应,说:感冒没多大事的!你自己看看,要太难受的话赶紧去楼下药店买点药吃!不太难受就忍忍,说不定明天就好了。这阵子我也不过来了,两人都感冒了就不好了!等你好了再来看你!

人生病,往往是最脆弱的时候,男友这样的反应,反而像是责备小夕在很矫情地“作”一样。小夕便沉默了,最后还是自己下楼去药店买了药,听着药店老板关心的询问,都觉得很心酸。这么平常的一句关心,最终却是在陌生人那里才听到。

2

朋友小乌谈恋爱那会儿,天天朋友圈晒的都是女友惊艳的颜值,还有惊艳的厨艺。各种各样的美食天天轮番上阵,让我们好生艳羡。

那会儿,天天下班他最期待的就是女友做的菜,世界上最难的一个问题“这顿吃什么”,因为女友的出现迎刃而解。女友的厨艺传袭自未来的丈母娘,家常小菜不在话下,时下流行的新菜式、餐厅吃过的大菜和买过的甜品,她基本回家后在厨房琢磨几次,就能拿出个七八分的新菜品来。早餐也能拿出烤面包、自制酸奶,或者包子、自榨豆浆果汁等各种品类。那时,两人正热恋着,而且女友刚从老家来他工作的城市和他团聚,每天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变着花样给他做饭。每天看着他吃得津津有味,把饭菜都扫荡一光,就觉得超有成就感,两人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就是最甜蜜的时光。偶尔的拌嘴也只是因为他临时加班不能一起吃晚饭,女友便会很失落,他一回来也会去解释、安慰,好在这样的时候毕竟少,女友的不高兴也是短暂的,哄一哄就没事了。

但后来女友找到工作上班了,因为公司离家较远,下了班回家再做饭两人都会饿得饥肠辘辘了。起初一段时间,小乌体贴女友,想着女友上班长途奔波也累,自己到家早,还是可以做好饭等女友回家吃的。但女友却是嫌弃小乌做的不好吃,常常吃了一点就搁下筷子了,小乌辛苦一小时的成果就只能白白浪费,最后倒掉了事。得益于网络的便捷,于是,他们开始了点外卖的生活,那个最难问题“这顿吃什么”又回来了。点了湘菜,女友又说大姨妈到了吃不了辣。点了粤菜,女友又嫌太清淡不下饭。唯一两人能达成共识的就是东北菜,但天天吃来吃去也就那两个菜,没吃一阵子,两人都腻了。常常到了饭点的时间,便比较发愁,为不知道吃什么而争执。

没有想到的是,有那么一天,他们居然连坐在一起晚餐都成了件达不成共识的事,两人都颇为伤脑筋。

1

雯觉得很好笑的是,以前没车的时候呢,自己周末出门遛弯子,男友也会加完班、见她还没回家就赶紧出门接,担心她一个人晚上不安全。好多次她和朋友看电影、聚餐晚了,一个人回家,他也会叫车去电影院或商场门口接她。

可在一起没半年,买车后,不管是出差往返,还是加班很晚,喊男友开车接送自己一下,却总是得到“我也很累”的反应,只是说着:叫车也很方便,你叫个车回来就可以了。或者说着:你赶飞机那么早,我也起不来,送你了也赶不及回来上班,还是你自个儿打车。好像不管她多早多晚的行程,他是一点都不担心了,像放心一个哥们一样地放心她。

那晚,接近12点,她赶上最后一班地铁回家,出了地铁到家还有一段很长的人少、灯暗的路要走,离开公司的时候,同事都是老公来接的,还跟她开着玩笑说:你坐地铁的话,叫你男友到地铁出口接你就没事啦!她却站在那个地铁口犹豫了再三,拨电话了,电话里他的声音是被吵醒一样的不耐烦,听完她的意思,他还是一向的态度:你拣灯亮的路段走,没事的,这么短一条路,我走去接你,你都可以走回来了!有啥情况随时给我电话!

于是,电话挂断。其实,她也推测得到这样的反应,犹豫就是不想要再次自讨没趣、期望落空,好不容易还是打算试试,结果还是一样失落。便笑笑自己,抱紧包,鼓起勇气,自己走回了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