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麻味的爱情

老王是我爸,幺妹是我妈,他们的爱情在二十一年前初生蓓蕾。

刚从图书馆回到寝室,老王来电话了,心里有点潮湿,因为他每次打电话都会说一些情话来表达对我深深的爱。

他总会夸自己当年作文写得多好多好,时间久了,我总觉得当年他是靠那触动心弦的情话把幺妹追到手的。

我接通了电话,通过电波传来的却是老王的怒气冲冲:“我不想管你妈了,让不上班偏要去,现在在医院输液了。”

我心头一紧,幺妹怎么在医院了?没等我问,他接着说:“你妈发高烧了,东西也吃不下。”我能感受到老王愠气里的焦急,也能想象他满脸对幺妹的心疼。

“那你现在在干嘛?”

“在外面给你妈买点吃的,医生说必须吃点东西。”老王平静了很多,“都怪我没有好好照顾她。”

“不要自责了,我给她打个电话,会好的。”

挂了老王的电话,我马上打给幺妹,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我没什么,就有点小感冒,你爸又在你那添油加醋。放心吧,没事的!”

放下手机,心里有些不好受。亲情式的爱情,一边为她下着雨,却又一边为她打着伞。十几年了,早就习惯老王和幺妹这种带着山城特有的椒麻味的爱情。初春的雨淅淅沥沥,任思绪在椒麻里漫溯。

老王比幺妹大四岁,他们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相恋的第一年,他们去了贵州,不久我就插入了他们的二人世界。

现在想来幺妹好勇敢,在那个年代,还能未婚先孕。我出生三个月,老王就带着幺妹回老家领证办婚礼,一切都像命中注定,爱情就变成了亲情。

有时候我会被自己感动到,要不是因为我,老王和幺妹的爱情估计不会那么快就升级吧。

爱情总是需要两个人不停的磨合,而不是附和。

老王和幺妹余下的时光都在诠释着这个爱情定理吧。打我记事起,就没见他们停歇过,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

两个人都还年轻,谁都不肯让步,幺妹嫌老王天天打麻将,就把麻将桌掀了。老王觉得幺妹不给他面子,就回家摔箱子。

他们会为了很多小事就吵架,吵得过火的时候,幺妹就撂狠话了:“这日子没法儿过了,明天去把婚离了。”

“离就离,谁怕谁,明天就去民政局!”老王一点也不服软。然后小两口就安静了,谁也不理谁。

第二天,老王就使劲睡觉,幺妹做完家里的事自己就出去了,两人像同时抹掉了关于那段离婚的记忆,不再提起。然后各自相安无事,到下一次的“离就离,谁怕谁。”

后来,家里面又多了个熊孩纸,这并不会减少他们吵架的频率,依然经常吵着,像极了椒麻的呛香。

突然有段时间不吵了吧,还真不习惯,老王和幺妹的爱情就是在一次次的争吵中升华的。

我问老王:“你就不能多一点点温柔,多听听老妈的话,不跟她吵吗?”老王说:“娶到你妈是我的福分,跟她吵,不过是回应她的宣泄。”

那一刻,觉得老王真是帅呆了。吵架不过是回应幺妹的宣泄,是啊,幺妹才二十岁就跟他在一起,还顶着压力生下了他上辈子的情人。

生活从来不是琴棋书画诗酒花,一大家子的生活将这个女孩逼成了整天跟柴米油盐酱醋茶打交道的主妇。

幺妹在自己家排最小,所以什么事都不用干,跟老王结婚后她要学会做饭,洗衣,带孩子,她怎么会没有怨言。

人间烟火有时候会压得幺妹喘不过气,所以老王就是她宣泄的出口。

老王其实很在乎幺妹的,只是他从来不对幺妹说,他很需要幺妹,需要幺妹的锅碗瓢盆,需要幺妹的嘘寒问暖。

我和熊孩子渐渐长大,幺妹把对老王的爱一点点分给我们,老王就跟幺妹吵架,我们都知道他又吃醋了。

幺妹不搭理他,等他自己吵累了就停了。偶然听到幺妹跟她的姐妹闲聊说:“对孩子们好点,因为怕把孩子们得罪了不理我。不怕冷落他,这么多年都了解他的脾气了,他不会离开的。”

幺妹说的是老王,得多爱一个人才不用担心不管怎么待他,他都不会离开啊。爱他,才会在他面前不用伪装,哪怕是自己最糟糕的样子。

老王和幺妹在一起时间越来越长,他们也成了老夫老妻。

但他们依然会经常吵嘴,像刚入油锅里噼里啪啦爆着的花椒,满满的椒麻味浸润在山城湿湿的空气里。

老王和幺妹的爱情,椒麻味的爱情。

文/会开花的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