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几年,我们住在303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学毕业八年了,毕业的时候还没有微信,如今,当年留下的qq号码,很多已经不用了。于是,我们等同于失联了。散落在全国各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不知道是从哪个人开始,我们又被召唤在了一起,一个群,一天一夜的时间,竟然召唤到了几乎所有的人。三十多岁的我们,笑的像个孩子。

整个大学,我不记得都学了些什么,不记得哪些老师都姓什么,不记得素描,不记得色彩,不记得国油版雕,但我至始至终都记得,我们住在一个叫303的地方,那里的蟑螂都带着香。

我们一共六个人,一个来自湖北,两个山东,两个山西,以及一个河南。我就是河南的那一个。大家都是第一次离开家,起初,她们对河南的印象很差,以至于很长时间,她们都不敢跟我讲话,睡我下铺的女孩儿甚至三天没有回来睡觉,只因为我是河南人。当然,这都是起初,后来,我们关系很好。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只有19岁,排行老三,后来她们习惯叫我王姐。

那是个寝室固话狂响的年代,我们买很多铁通的电话卡,20元,50元,每周固定给家里打个电话,聊上很久。

那是个还有书信的年代,跟闺蜜写信,一写就是十页,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事儿。

那是个qq通讯的时代,我们在网吧视频,包夜看韩剧,我们拍很多大头贴,剪成小小的样子,却并不舍得贴。

那是个还有小灵通的时代,移动联通小灵通,三大巨头一到开学总会打上几天价格战。我们发很多条短信息,因为总总原因不舍的删除。

那是个翻盖手机牛逼的年代,带个摄像头就算模糊的要死也能飞上天。

那是个全民织围巾的时代,买很粗的毛衣针,很软的线,为了织出松松垮垮没有花样的大平针,成夜的熬通宵。好像每个大一新生,都会自学成才的必修课。

那是个集体玩儿劲舞团,劲乐团的时代,左右不分的我愣是陪她们通宵过好几次。

那是个,我们再也回不去的时代。

我以为我会忘记,那不过就是个地图上小小的地方,去之前没听过,回来后再说起,还是没人知道的地方。可是,并没有。十几年过去,我还是记得很清楚,记得那儿的方言,记得那儿的汤粉,记得那儿的故事,记得那儿的人。

不止是我,我们都记得。否则也不会一天一夜的时间,我们找齐了所有人。

青春,总是短暂,带着一去不复返的决绝,却又让所有人缅怀。望,珍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大二的时候,以前的高中女同桌跟我以每周一次的频率打了半年电话,期间我丝毫看不出所以然,当时甚至想她总跟我打电话干...
    汇文轩阅读 2,691评论 23 98
  • 昨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让我猜他是谁。我感觉声音挺熟悉的,但确实想不起来是谁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高中老同学,他是从别...
    罗大耳朵09阅读 254评论 3 12
  • 毕业后,热闹和喧闹开始停止。日子归于平静,朋友散场。 记得小学时临近毕业,会请那个最喜欢的同桌送她自己最喜欢的零食...
    子卿文案馆阅读 96评论 2 4
  • 记得我初中的时候,也有过年少无知的时候,记得那个时候我父母怎么和我说我都不听话,因为她们把我扔在了住宿班,我就觉得...
    蚕豆好吃阅读 107评论 0 9
  • 有那么一种关系,断的无声。 不是吵闹结局,也不是愉快散场,而是悄无声息的不再联系。 可能学生时代那会还是很好的朋友...
    我是苏晔阅读 176评论 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