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是个无知的小孩,

渴望画出美好的梦想。

手中只有单调的铅笔,

身旁仅有粗糙的纸张,

尽管屡战屡败的尝试,

却有屡败屡战的气量。

祂带我到破晓的更新,

在那里重塑我的信心。

在那地结识了您,

自此开始有交集。

三年刻骨铭心的打磨,

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痛失至亲之时,

撕心裂肺的疼,

无力承受的苦……

把眼泪当饮食,

任劫难当衣裳。

但您一句“How are you?”

如同残冬腊月的一支梅,

提醒我夸姣时光莫辜负。

煎熬的日子服事不止——

雅歌诗班唱经典、

英语角里担大梁、

学生团契承牧养、

英文堂中扛小旗。

若非安卓露本色,

何苦为难弱女子。

赶尽杀绝情不顾,

撕破脸皮为哪般?

被迫离别爱之所,

众叛亲离愁苦多。

柳暗花明转机现,

乐邀您老来察看。

可惜可憾您没来,

婚礼现场无人现。

不顾身孕近生产,

远赴京城把您见,

怅然若失难受归,

此后不愿再见面。

千呼万唤不出来,

犹抱忙碌遮颜面。

与君一希话,

请君倾耳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