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无端(二十七)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目录

今夜偏知春气暖,虫声新透绿窗纱。

隔夜醒来,一眼便瞧见窗外的春意浓了许多,稀疏的桃枝上已泛了红晕,浅雪碎红的旖旎了一场春事。埋着苏城的那株桃树,却与其他不同,长得异常繁茂,错乱的枝桠上托了一枚枚精致的血色花苞,在这片香海中,显得格外凄烈些。

怀里的桃花络又是一阵刺痛,我不由得弯了腰,将那桃花络从怀中拿出来,恍若间能看见苏城从桃花林中缓缓而来,笑着问我:“你怎么不肯叫我声哥哥?”

我脸上的笑意层层绽了开来,轻声唤道:“哥哥,我唤你了,你可听见了?”

旁边的云裳脸色顿时变的不好,过来挽起挽我,警惕的望着周围,小心翼翼的问道:“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我被云裳这样一问,从幻觉中走出,木讷的摇摇头,“不知他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云裳的眼眶又起了潮红,抿了抿嘴,说道:“公子如此牵念,他在那边不敢不好。公子,快起来罢,将军刚刚差人过来吩咐厨房,说今日留您过去用膳。”

因着苏城之事,爹爹心中极是怪罪于我,除了每日的例行请安,其他一概免了去,各自的早膳也只在各自小厨用着。今日,爹爹特意差人来请,我瞪眼诧异了一番,让云裳简单束了发,便匆匆出了门。

待赶到膳厅,连翘站在一旁正为爹爹娘亲布菜。

爹爹仍是一脸威严,不喜不怒,自顾自地低眉夹着吃食,只当没有看见我。从小,我就比苏城讨喜些,一贯会瞧着他人的脸色行事。原本爹爹特意允我一同用膳,我揣着欢天喜地而来。但现在爹爹面色冷峻,心知唤我用膳应只是娘亲的主意,心里的欢喜被凌空泼了冷水,于是低声敛了气,乖觉的坐在娘亲一侧,不敢多语。一时间只能听见侍女们来回上菜的轻慢脚步,偶尔夹着碗筷特有的清脆碰撞。

“城儿,尝尝这红豆糜合不合口。”娘亲笑着,完全不顾爹爹刻意散出的冰冷气场。

不得不说,娘亲是这世上最宠爱我之人,苏城在时便总是抱怨娘亲偏袒。而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也从未责备过我,反而劝我宽心。今日娘亲刻意缓和,让我心里一暖,双手接金丝玉碗的时候,正收到娘亲将眼色递到那盘杏仁佛手之上。这杏仁佛手是爹爹最爱的吃食,我立刻会意,抄了银筷递到爹爹盘中。

爹爹手中的银筷僵在桌旁,抬眉望着我,我怯怯地对视着,望那眼神像是冬日里的一把银刀,一刀刀的剜着心,却又不知道是为何被剜着,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娘亲清声咳着暗示着爹爹,爹爹却也无动于衷,我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与其如此,不如不见,免得爹爹见我心悲,又惹的娘亲为难。正欲放下银筷,起身辞别,斜对面的爹爹却夹了我递的杏仁佛手吃了起来。

“为难我儿了。”爹爹的声音一出,惹的我内心的情绪一片翻江倒海。

不知为何,一直以来爹爹怨恨我,怪罪我,我都不曾有过今日的感觉,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波涌,仿佛这世间再没有什么能抵得爹爹这句略带温情的话,为难我儿了,为难了……爹爹是不是从来没有怪罪过我,他只是一时不能接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罢了。

“陛下从白家搜出天玄老人的锦盒,据说里面藏着四野令,但那锦盒机关奇巧,陛下召了许多能人异士,却至今无人能破。此事虽已禁言,但人多口杂,难免不会有泄露。城儿,你平日巡城多注意些,防着他国细作。”

“是。”我听着爹爹之言,有着许多疑虑,正欲开口问询,爹爹却放下碗筷,“我还有公务在身,城儿多陪陪你娘亲,好好吃顿早膳。”

说完,爹爹起身出门,听的他脚步声已远,我长长舒了口气,脸上的神情也活泛了许多,觉得心情自在舒畅了许多,拿着碗筷大口朵颐起来。满嘴塞着吃食,还不忘夹给娘亲,“娘亲~”

唤了几声,无人回应,我抬头看娘亲却走了神,恍恍惚惚的,不知在哪里神游。

“娘亲?你怎么了?”

我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角,她看见我满脸惊疑,安慰着笑了笑,“没什么,想起我的师父来。”

“娘亲,爹爹刚刚说的四野令是什么?”

娘亲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起身又为我盛了碗红豆糜,“慢慢吃,别噎着了。”她替我拭了拭嘴角,接着说道:“四野令只是传说罢了,百年前四野原本一国,君王特意制了玄铁令象征权威。但世间事原本如此,久合必分,四野分崩离析之际,君王不甘心被他人夺权,又将玄铁令分割为四块,让四位贴心宫人奔了天涯。后来,四野便有这样的传言,若能收集齐四野玄铁令,便能重新称霸天下。不过,都是传言罢了。”

我一边听着娘亲说着,一边往嘴里胡乱塞着,忽听见一阵埙声似有似无的飘来,无端引的心绪不宁,想出去瞧瞧。“娘亲,我吃饱了,有事先走了。”未等娘亲反应过来,我便急急忙忙的跑出了府。

门前的青石路上远远走着几个行人,或神态安闲,或急色匆匆,我作顾右盼,可没有哪个面孔是我熟识的。

我瞧着自己失魂落魄,略带失望的样子,不禁哑笑,这街上涌着各处喧闹的叫嚷声,我是怎么听的见那清幽埙声的?

但,却由不得自己不失落,那日后,便没有再见过梅大哥。有时,真觉得梅大哥才真正如谪神,来无影,去无踪,也不知仙居何处。这安国城中有望的青年才俊,我望穿秋水,也不知哪家有姓梅的。

突然,背后有人轻轻拍了下,觉得心尖微微轻颤,不需回头,我便知,身后是我心中想见的人。身后的缕缕梅香缠绵在鼻间,我竟有些脸红的低下头,痴痴望着自己的脚尖。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章 目录 安国三十四年,陈、凉二国以天玄老人客死安国为由,率了十万兵马,聚在安国边境,时刻以阵待发。列国征战总...
    末晓阅读 204评论 3 9
  • 上一章 目录 娘亲和爹爹自远处急急匆匆而来,望见我将刀剑举过头顶,双眼赤红,戾气腾腾。而我眼前的云裳瞪圆了眼睛,无...
    末晓阅读 172评论 0 10
  • 上一章 目录 待我悠悠的睁开双眼,正对上云裳一脸焦急,我皱了皱眉头,喉咙徘徊的尽是陈酒的余香,我木木的敲着脑袋,还...
    末晓阅读 218评论 2 13
  • 我决心离开巫峡的时候,阿巫一手捏着小手绢儿一手攥着我的手热泪盈眶地表达了极度的担忧与不舍。七千多年的老姐妹了,她舍...
    袋鼠小说阅读 175评论 0 0
  • 太阳照着身上,所有的阴郁一扫而空。那些杀不死你的,最终都会让你变得更强大。两个人在一起,只解决了孤单,却让寂寞更寂寞。
    异乡人_304e阅读 3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