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到那年彼岸花开

文/鱼儿君

01

这是一趟开往海城的动车。

陈诺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窗外飞过的风景,思绪缥缈。

她打开自己的博客,更新了一条动态后,拉下遮阳布,睡一觉。

“天哪,那个行李要掉下来了!”

“快,把那个女孩子叫起来!”

还沉浸在睡眠中的陈诺感觉自己听到了什么,迷迷糊糊睁开眼,

“什么行李啊?”

一抬头,陈诺瞬间清醒了。盯着行李架上摇摇欲坠的行李,下一秒它已经掉了下来——

陈诺瞪大了瞳孔,脑子一片空白

忽然,在千钧一发之刻,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托住了那袋行李,一把将行李推进架子内侧,动作一气呵成。

陈诺大呼一口气,算是逃过一劫,刚想感谢那个男生,不料男生转身就走,只留下一个酷酷的背影。

陈诺只好作罢。她又开始发呆,忽然,脑袋中有一乍,她回想到刚才帮助她的青年脖子里跳出的那块玉佩,

那块玉佩……

陈诺激动的站起来,望着青年离开的车厢方向,眼眶一热,升起一片氤氲雾霭。

“女士们先生们,前方到站是海城站, 请下车的旅客提前整理自己的行李……”

02

趁着这个暑假,陈诺来海城旅游,她喜欢一个人背着相机瞎转悠。

最近,她不转悠了,常常光顾一家老街口的奶茶店,一坐就是许久。

“给我一杯金桔柠檬!”

陈诺笑嘻嘻的说。

顾子琛点点头,心底有一丝不耐烦,她怎么又来了。这个女孩眼神里毫不掩饰的灼热,让他不适。

陈诺领过自己的茶,就安静坐在二楼靠边的位置,这里可以看到下面的服务台。

陈诺也没想到居然还能再看到他。

那天走累了的她随便走进了一个奶茶店,却一眼瞥见了皮肤白皙,五官俊朗的他,最重要的是他的脖子上分明戴着那块玉佩。

这块玉佩,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戴。

“嘿,我的子琛,魅力四射呦,小姑娘又来看你了。”老板一脸调侃,“我说你呀,也别整天冷着个脸,你要是能给我笑一笑,我这店里的业绩还不得涨上天~”

顾子琛扯了扯嘴角,他想他一定是一时糊涂才交了老板这样的朋友。

顾子琛实在是受不了头顶上那个“花痴”的关注了,干脆上了二楼。

“同学,能擦擦口水吗?”

“啊?”陈诺赶忙扯了扯纸巾擦了嘴角。

顾子琛鄙夷的翻了白眼。

“同学,我知道我长的不赖,可是我对你这种只看脸的肤浅女生真的没有兴趣。”

说完顾子琛就要下楼。

“等等,那个不是的,我们认识的啊!”顾子琛顿住了脚步,

“就是,嗯,那个……在动车上的时候,你帮过我。”

顾子琛回想了一下,也实在想不出来他做了什么好事,“举手之劳罢了,你也不要太在意。”

他没有回头所以看不见陈诺眼眶里的晶莹。

那天以后,陈诺有两天没去顾子琛的奶茶店。

顾子琛以为她终于放弃了。却不想,第三天,陈诺就和他成了同事。

顾子琛看着躲在一旁幸灾乐祸的老板,和前台脸上都能开出一朵花来的陈诺,他全身都在释放着生人勿近的冰冷气场。

陈诺才不管他冷不冷,反正她很热啊。

“阿琛,要一杯奶绿。”

“别叫我阿琛。”

“阿琛,那个奶绿要加珍珠。”

顾子琛: ……

陈诺是顾子琛见过的最厚脸皮的女生,没有之一。唯一有价值的地方就是帮他挡了不少桃花。

老板可不乐意了,他已经不止一次和顾子琛唠叨他后悔招陈诺进来,以前那些垂涎顾子琛女生都不来店里买奶茶了。

“活该。”顾子琛笑的解气,一点也不理会痛哭流涕的老板。

03

几个星期后,顾子琛渐渐适应了陈诺的存在。

今天他值晚班,陈诺一直陪着他。

“走吧。”顾子琛拉好卷帘门。

今天客人走的迟,凌晨一点,海城的天空黑的深沉。

“天好黑,我好害怕,阿琛,你要送我回家。”

“哦。”

接下来一路无言,他们踏在老街的石板上,能清晰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阿琛,你见过星星吗?”

“见过。”

“真正的星星要去山上看。”陈诺小心翼翼说出这句话,尾音都在发颤。

顾子琛回头,黑暗中陈诺捕捉不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迷茫。

“喂,陈诺,你的破相机里装的什么啊。”

“装的你呀~”

“你真是……”

“我怎么了,我只是喜欢你啊,真的,我很早就喜欢你了。”

这样的表白自陈诺进店以来,他的耳朵听了都能长茧了。

“你怎么不说你打娘胎里就已经开始喜欢我了。”

“我也想啊。”

顾子琛决定终止话题,快点把她送回家。

老板说和陈诺一起工作的顾子琛明显开朗多了,但顾子琛并不觉得,他只是仿佛能从陈诺身上看到一个人的影子。

不知不觉,8月底了。

陈诺辞职了,要回去上课。走的那天在陈诺死皮赖脸的要求下,顾子琛去送她。

“阿琛,你有喜欢的人。”陈诺说出这句话,语气坚定。

“嗯,对。喜欢了好几年。”

最后陈诺还是勉强扯出了比哭还丑的笑容,和顾子琛挥手告别。

动车上,陈诺再也控制不了自己,泪如雨下。

04

顾子琛,我们很早就认识了啊。

顾子琛,我说我很早就喜欢你了,不假。

可你忘记了,你真的忘记了。

那年,陈诺10岁,顾子琛11岁。

那天,母亲说隔壁搬来一户新的人家。出于好奇,陈诺从门缝里窥探。

那是陈诺第一次见到顾子琛。

顾子琛很白,白的近乎孱弱。很瘦,五官也没完全长开。他跟在他爸爸后面,一脸不高兴。

没过几天,陈诺就知道他不高兴的原因了。

“唉,我和你说啊,隔壁新来那一家是一个重组家庭。那孩子父母离婚了,跟着爸爸,现在那女人估计是后妈……”

饭桌上听到爸妈的八卦后,陈诺就格外关注隔壁的动静。

她能听到隔壁时常有吵架,谩骂,碗落地的声音,鱼缸碎了的声音,摔门的声音……只是她从来没有一次听见顾子琛的哭声。只有偶尔能撞见被关在门外的他,那坚定而倔强的眼神。

陈诺还知道那个女人会打骂顾子琛,却还会不要脸的跑来和她妈妈诉苦。

陈诺记得有天晚上为了点小事和妈妈大吵一架,从家里跑出来,她扬言要离家出走。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遇见了站在楼下鼻青脸肿的顾子琛。

“琛哥哥。”陈诺知道顾子琛和她一个学校,但比她大一个年级,所以她这样叫他。

“啊?”顾子琛没想到这个不算熟的隔壁女孩会这样叫他。

“你见过星星吗?”

“嗯。”

“真正的星星要去山里看。”陈诺抹掉眼泪,笑的灿烂,“琛哥哥,我们去看吧。”

顾子琛可能也被那笑容蛊惑,竟然答应了。

那晚,当他们脚踩山下那片灯光闪烁的迷人夜景,头顶漫天璀璨的无涯星空的时候,所有的难过,委屈,压抑都烟消云散。

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们存在。

“琛哥哥,你的玉佩好漂亮。”

“我妈妈送给我的。这块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玉佩,你看它上面恰有一点白。”

“真的呢,可是你妈妈去哪了?”

“我妈妈和别人跑了。”

“琛哥哥,对不起”

“没事。那个女人是不是经常和你妈说我坏话。”

“嗯……对啊……”

“你相信她的话吗?”

“不,我什么也没听见,我只相信你。”

“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你的家庭啊,一家三口,和和睦睦”

“哈哈,也还好啦。”

他们不再说话,只是一起抬头仰望星空,一起数着天上的星星,还企图用肉眼看穿星云外的宇宙。

而陈诺还会偷偷看顾子琛线条流畅的侧颜,看晚风吹过他额头前的碎发。

后来,陈诺很不争气地在山顶睡着了。陈诺怎么都想不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年竟有这么大的毅力背她下山,背她回家。

后来的事,谁也没想到会发生的这样突然。

一年后的一天中午,又是大家习以为常的大吵大闹,然而一阵锅碗瓢盆的落地声后,一切戛然而止。

一滩血流到了门外,警笛响彻了整个老城区,警察带走了顾爸爸。

据说是顾子琛报的警。

那天是陈诺最后一次见顾子琛,记得他一脸的冷漠茫然。

05

陈诺走了,顾子琛还是按部就班地在奶茶店里上班,看不出一丝情绪变化。

店里的其他店员纷纷找老板要钱,

“就说陈诺怎么可能追的到顾子琛,来来来,老板愿赌服输,给钱。”

顾子琛被他们的无聊之举闹的有些心烦,干脆放下手中的工作,用店里的电脑上一下网。

刚想登入微博,却发现一个已有账号。

“彼岸花”这三个字突兀的跳进他的视线,直击神经末梢。

他点击登录,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在发抖。

7月28日:

今天出发去海城。长大以后我能去很多地方了,每去一个地方我都会在想,会不会遇到你。

7月28日:

不可思议,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吗?我真的遇到你了,琛哥哥。下车后我在出站口等了好久,可是直到最后一个人离开,我都没有看见你。

8月1日:

惊喜!我又找到你了,你在奶茶店打工。今天我仔细打量了你,你变高了,变的好帅。曾经的少年已经长大。虽然有点冷漠,但我知道你没有堕落,我很开心。

8月5日:

今天,你告诉我你不会喜欢我这种只会看脸的肤浅女孩,可是,我们认识的啊,几年了?好久好久以前吧。你忘记了。

8月7日:

这两天我没有去奶茶店找他了。他忘记我了也好,能忘记过去对他来说是件好事。可是我还是不甘心就这样走,能不能让他喜欢上现在的我呢?

8月8日:

收买了老板,套了顾子琛不少八卦,他现在还没有女朋友,开心。明天就去奶茶店上班。

……

不知不觉,顾子琛浏览了所有微博。

“我怎么了,我只是喜欢你啊,真的,我很早就喜欢你了。”

耳边回荡起的话,他只觉得心像被什么握住了一样,发涩的厉害。

彼岸花啊,彼岸花,原来真的是你。

儿时的回忆并不美好,所以顾子琛潜意识选择遗忘。

只有那朵开在心尖的彼岸花,是他不愿也不能遗忘。

11岁,那时候的顾子琛沉默寡言。家庭难言的烦心事让他深深自卑,他从未想过会有人给他写信。

几乎是每个星期一,他的抽屉里都会准时出现一封信,署名彼岸花。

信的内容,有时候是几句鼓励的话,有时候是看不懂的诗,有时候是几颗手折的星星,有一次甚至是除疤的药膏。

一向就比同龄人心智早熟的顾子琛怎么会不懂这个女孩的心事。他隐隐有猜到会是隔壁的苏晴,但是,他不敢问。他怕是更害怕不是。

那个时候,收到来自彼岸花的信,他才有觉得自己存在着,被关注着,被鼓励着,被温暖着。更有初开的情窦,埋下他蠢蠢萌动的喜欢。

彼岸花盛开在灰暗的那年,为他干枯的灵魂注入了清泉。

他有猜测苏晴就是彼岸花,只是,后来事发突然,他已经顾不得向苏晴求证,就离开了。

十年,他已经不太记得苏晴的眉眼,可是他记得那朵彼岸花。

06

那夜,一向不酗酒的顾子琛,喝了好多酒。

他盯着窗外高楼,不知在想些什么。

半醉半醒之间他掏出手机,昨天才向老板要的号码,今天他已经熟记于心。输入一个又一个数字,第十一位:

“留住你一面,画在我心间。谁也拿不走,初见的画面。哪怕是岁月,篡改我红颜。你还是昔日,多情的少年……”

一阵彩铃过后,

“喂,”

一个粗犷的单音,醍醐灌顶,比什么醒酒汤都有用,顾子琛瞬间清醒了。

“喂?找陈诺吗?她在吹头发。”

“你干嘛,别接我电话。”

“谁接你电话了……”

顾子琛挂掉了电话。

他苦笑,相隔了十年,他怎敢奢望那个女孩初心依旧。

佛说:「 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生生相错,世世永不相见」

果真如佛所言?可他顾子琛不信佛。

那天以后顾子琛离开了奶茶店,他悄无声息地走了,没有和谁告别。

但老板知道他去哪了。

07

A大的校园里,顾子琛逮人就问:

“同学你好,认识陈诺吗?”

已经不知道被拒绝第几次了,顾子琛有点灰心,傍晚,他独自坐在操场。

拿出手机,他拨通了那个电话,他原本是希望给陈诺一个惊喜的,无奈找人并不容易。

“喂?”

传来清脆的女音,

“苏晴,我在你的学校操场。”顾子琛的声音沙哑,

“阿琛,我在你后面。”

顾子琛转头,看到泪眼婆娑的陈诺,差一点他都想掉泪。

这一次他毫不犹豫地冲过去狠狠抱住了陈诺,

“你记得我了。”

“我一直都记的。你怎么改名了”

“我爸妈离婚了。”

顾子琛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有液体划过他的脸庞,

“对不起,对不起,我在你的生命里空白了十年……”

“阿琛,你看过星星吗?”

“嗯。”

真正的星星要去山上看。”

“我带你去。”

彼岸花最近更新的一条微博:傻瓜,彼岸花的真语是互相思念。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下午的课不去了。” “又翘?老头点名的。” “不管他。” 魏无羡伸手捋了一把头发,飞快地从堆了一堆杂七杂八的...
    青沢奚阅读 22,268评论 3 43
  • 四季 一月北方的风吹来北方的雪 二月大风沉默着凛冽 三月新植的小树抽出绿芽 燕儿衔泥筑起新家 四月 孩子在田野里奔...
    麻球蛋蛋头阅读 251评论 0 1
  • 什么,你要去外省了,就这么抛弃我! 晃了晃她脑袋,我故作镇定,内心却笑开了花。 又不是说不回来了,还不是去为了学些...
    雨天的生活陪伴阅读 117评论 0 2
  • 家人们,晚上好! 我们先来欣赏吴宇宸的作品: 一笔一划,认真书写,就会有好看的作品啦!看着孩子们的这些书法作品,我...
    赵诚彬阅读 18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