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孩(五)

常飞看着躺在床上的两个人,不可置信的看着z,“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我哪里对不住你?我们都要办婚礼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常飞竭斯底里得喊。z没有回答,只是把自己埋在于浩怀里。听到他那么难过的声音。她害怕自己撑不住说出实情。她不想的…不想看到他难过…于浩却在一边玩味的说:“因为她要的你给不起啊!”

追来的常妈和欧阳月一边骂一边劝,“这样的女人配不上你。儿子,你看,她都和别的男人开房了,我们不要了啊,不要了。妈给你找个更好的。比她好一千倍,一万倍…”一边把人拉出房间。

z偷偷的看着被拉走的常飞,在心里说,再见了!亲爱的。愿没有我的你,事业有成,人生美满!再见,再也不见!

z倒回床上闭上眼睛。于浩一看,戏演完了。收拾一翻,准备离开。“z,我走了啊!”说完没听见回话,走到床边一看,z面色苍白,眼角挂着泪珠。“z,z醒醒……”喊了好几遍都没有反应。于浩呆了,刚还好好的呀!赶紧送医院。抱起z送到了最近的医院检查。焦急的等待之后,医生拿着报告说到,“你是家属吗?”

“是!”

医生看了两眼,说,情况不太好。你要有心理准备。

她得了什么病?

人陷入了深度昏迷,自己放弃了生的希望。而且因为放弃生机,她的血友病也发作了。用药的话,药不便宜,会不会醒还是未知。怎么处理,你看?

于浩心里咯噔了一下,原本以为就是演个戏,这怎么还摊上事了!“用药吧,我去交费!”医生把药费单子开给他,还说,这个病啊,还是得去国外,国外的药物效果好一些,而且他们也是权威。医生开了三天的药。于浩一看,两万多。眉头皱了皱,倒不是拿不出钱,只是觉得成了冤大头。有些不痛快。至于医生说得去国外,他压根没想。想着先把药用上,再去联系她的家人。

他正准备拿z的电话打电话给z家里。突然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臭小子,你要玩女人也挑一下。怎么找了个快结婚的新娘子?我们于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赶快消失一段时间,不要让那些记者找到你!”

“什么?什么新娘子?”

“你自己看看今天的报纸!”余爸爸吼到。

于浩是于家的私生子,他妈死了之后,他就被接回来余家。家里有个哥哥接手余氏家业。没有人对他有要求,做个安分的纨绔子弟就好。玩个小明星什么的没人管他。只要不闯大祸,家里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于浩也觉得事情有些大条了,匆匆忙忙去买了张份报纸,打开一看,好嘛。他昨天和z一起进宾馆的照片就那样印入眼帘。虽是远景,可两个人的样子还是看的很清楚。还有一张是z和那个常飞的婚纱照。虽然都打了马赛克,可只要是认识的人,都能看出来是谁。他现在也没法解释,主角之一还躺在病房里生死不知。另一个估计是相信自己看到的。自己一个人还解释啥!收拾收拾出国避难吧!看着病房里那个没有生气的女人,咬了咬牙,得,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一起带走。

花了大价钱把z一起弄到念书时待的澳洲。安排进了当地最好的医院。早就知道家业没他的份,他在澳洲和同学一起有些投资。还有一点小钱给这个女人治病。没事的时候,他也出医院和z说说话,“你说,你怎么那么傻呢!男人嘛,没了就没了。你怎么把命赔上了呢!…”虽没有回复,可他差不多隔两天来唠叨唠叨。过了一个多月,医生说有反应了,脑电波开始活跃起来了,可能要醒了!

另一边的常飞被带回家后,几乎癫狂,他根本不敢相信看到的,又不得不信。因为那个男人是有名的纨绔子弟,z能从他那里得到许多钱吧!够她看病,孝敬高老师,回报乡邻………他接受了被z背叛的事实,按照父母的安排和欧阳月结了婚。

z醒来的时候看到满屋子的老外,有些迷茫。在于浩的解释下才知道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而且他们在澳洲。

醒过来,病情已经控制住了,z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受,大概是很早自己就知道婚事不能成,有心理准备吧!給高妈打了电话,说了近况,说是在澳洲给一个朋友帮忙也算散心。高妈没有追究。

出院回到于浩的住处,于浩拿出一张医院的缴费清单,告诉z,你一共花了40万澳元合两百万多万人民币。

看在我们是朋友的份上,打个折,两百万,你写一个200万的欠条给我。至于你是回国还是留下来挣钱还我,你随意。我可以友情提供路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