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再见

字数 1000阅读 47

——我写故我在

表达,大多数时候就是说话,可是我的嘴太笨,很多话分明到嘴边,却卡在喉咙眼里出不来,不是觉得矫情就是各种不好意思。只是,或许不会说的人也有另一种表达自己存在的方式,比如最初给人印象冰冷的韩冰洋可以用他的小提琴来表达自己,而写或许在某种程度体现着我自己的存在,写的时候完全不会觉得矫情或不好意思。

其实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自己不需要表达,后来才明白我之前那么执着于学画画,也不过是想通过画画来表达自己,是在寻找自我表达的方式。

想学画画的初衷是为了记录梦境,或说是重现梦境,梦里的场景是现实中未曾见的,似乎只有通过画才能表达。然而,想用初学的笔去捕捉那本就模糊的梦境画面,太难,无从下笔,终究半途而废。但下不去画笔,总是下得了书写的笔的,于是,退而求其次,用我极不熟练的文字遗憾地做着匮乏的记录,以期留下梦境的影子,哪怕只描摹了其万分之一。

其实,你会发现文字或许是比画更合适的表达,因为你经常在阅读中发现文字描述充满了画面感,而且!这种画面感可以是动态的,与画比,是否过之而无不及?

只是,写字于我也绝非简单的事。

我自幼上语文课都是云里雾里,写作文更是每每有被逼上梁山的感觉。记得高中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前两节课的作文,接下来是大课间做操,而我,在别人做操的时候,还一个字都没写出来。上学十多年,语文课是我最讨厌的课程,我严重偏理且生在一个重视理科的时代,没有人觉得有何不妥。走出校园我方知文理本就不分家,理甚至依靠着文的表达,它们共同带领我们领略世界的美。

除去自幼因不懂而不爱语文课之外,我还严重缺乏阅读,高中之前或是从未读过课外书,课内书想必也是爱不起来,尤记得每学期末教室后墙上的背课文记录表,别人都是小旗子或红花一溜到底30多个,而我则总是只有前4-5课下面有内容。也记得每学期开学前两天猛补假期作业。

所以,我现在的文字写得这样流水账、这样乏味真真是情有可原的。语文课懵懂中过的,书从来不读的,没有付出哪里会有收获?

这些日在读舒明月的《大师们的写作课》,读她摘的段子,看她的解读,暗暗佩服她的文学功底和敏锐度,始发现,原来我连读书都不会,我似乎都是把书当成一个想法来读,自然无法理解其中文学的美、文字的美。无论是看她的文字或她摘录的文字,都让我无比惭愧,我离可以使用文字来表达自己,还差距太远。

宝贝的小学还有整整五年,我也要再上五年小学,和他共阅读共写字,补上缺失的阅读和语文课,五年后江湖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