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过

  老年痴呆症的母亲总是不认识我了,把我当做她妹妹。叫我的时候,“宝爱,宝爱”。起初,我耐心的解释,后来也是很不耐烦,心里想着,你不论怎么叫吧,反正我是你女儿。

    今天又是如此,怔怔的看着我,问“咱妈咱爸可好?”我又是一番解释,告诉母亲,我是你的女儿。母亲看着我,突然间难过起来,说到“我的女儿是玮玮,她年轻漂亮,你不是,你都老了。”

      这番话说得我的心五味杂陈,呵呵,老母亲啊,四十多岁的女儿,怎么能不老么!岁月不饶人啊,而母亲的记忆里,她的女儿还是年轻漂亮的模样!

      难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