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花事(3)——再见,我的墙脚小花园

去年,佳琪送我的王不留行,今年只长出了一棵,它很争气,一朵朵粉色的花在风中摇曳,引得蜂蝶流连忘返。

我等待它花败后收集种子,明年,它将不再孤单,就可以是一片了吧。

花闭之后,它们一个个挺着圆鼓鼓的小肚子,悄悄孕育着明年的希望,看起来,像草,一位同事发现指甲花丛中有一株“异类”,好心的帮我掐掉扔了!

后来,从根部又弱弱地发出一个小枝,弱弱地开出几朵小花,我如获至宝,精心收集了几粒种子,有了它们,就有了希望。

石竹花是我去年从景区收集的种子,也不知什么时候种,就在早春时胡乱撒在了墙根,春天,有几株破土而出。石竹,叶如竹叶,奇怪的是,几株石竹,花色竟大不相同,红与白的组合随心所欲,有的白色多些,有的红色满些。像一群爱美的小姑娘,有的化了艳妆,有的涂了腮红,有的只抹了红嘴唇。

见我喜欢花草,学生伟多次从家带来花种,那一片波斯菊(手机拍叫秋英)便是他给我的,波斯菊很讨人喜欢,种下便拼命地长,大一点就忙着开花,一朵又一朵,比赛似的,从五月到七月,越长越高,越开越多,眼看着早开的种子就要成熟了,我计划明年在学校大花坛也种些,让更多的学生爱上它们。

我每天去办公室的时候,先拐到小花园看看,帮花儿拔拔草,看着它们又长大了一点,与它们一起憧憬一下美好的未来,也常有学生跟我来看花,他们已渐渐熟悉了花的名字,知道了这些花的特点,第一朵波斯菊开放的时候,是伟跑来告诉我的,下课的时候,他们偶尔也会到花丛旁转转。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七花生命力太顽强,准确地说,我是把它们插在沙石堆里的,可它们似乎并不嫌弃这里,一簇簇枝繁叶茂,还开出了朵朵黄色的花,它们的弱点是站不直,一场雨过一阵大风吹过,便扑倒在地,乱草般,我准备明年全部拔掉,不再种它们,终没舍得下手。三七是可以食用的,一位老师移一些到自家露台上,据说掐嫩顶用水一焯,凉拌,味道还不错。

我的凤仙花依然是茂茂腾腾的一大片,奇怪的是我种下的明明都是紫红色的,却有几株开出白色和淡紫色花,也许染发效果不好,可人家美呀,怎能舍得拔去?




班长甜瑜来到办公室,手里端着的塑料瓶里,插着一棵半枯的植物:老师,你看这个怎么啦?半死不活的?这是甜瑜从家里带来的一截凌霄花枝,我接过来换了清水,摆在窗台上,养了几天,竟生出了纤细的根,趁着雨天也给它在墙脚安了个家,过几天去看,顶端竟抽出了几枝嫩绿的芽,我对一起来的同事说:明年春天,我把它上面的枝牙剪去,再在旁边育几株,几年下来,这墙上就爬满了凌霄花。

理想与现实总是有点距离,暑假的某一天,我到学校来,看到小花园旁边有几位工人在忙碌,原来,这堵墙要拆了,墙在我上初中时就有了,不安全,学校准备趁暑假拆了重建,墙头要倒花上,我匆忙间收集了石竹花的种子,移走了十几棵指甲花,其他的花儿,不知该把它们栽到哪里。

墙头倒了,正砸在这些花花草草身上,我一直没敢走近看,似乎能感受到它们面对危险时用无助幽怨的眼神看着我。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多的伤感,因为我知道它们没有死去,依然在我和学生的心中灿烂着,明年的春天,我还会在这里种下更多的花。

只要有种子,哪里都可以开辟花园。

我会让美丽延续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