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斗将军(4)

上一章

楼高休独倚,高处不胜寒。可惜的是人人都知道这个道理,可登楼的人依旧不曾停步,楼上风景固然好,但是登楼远眺的还想看更好的,还要再上层楼,如此一来,争斗不休,楼越高越寒,风越刮越大,偏偏所有人都喜欢往高处爬。

雷周就是其中一个人,他平时练功也喜欢在高处,从天光熹微到日暮时分,看着他自己的影子发力,摧破院墙,每天四个时辰,直到筋疲力尽为止。江南霹雳堂雷家战斗力分四级,田廷辟历,最高的是“历”字级,他是雷家少有的年青高手,未及而立之年就到了“历”字级,在江南武林小有名气。按理说世家子弟闯荡江湖都是顺风顺水的,这一点雷周也不例外,可惜的是,没有脾气秉性完全相同的人,哪怕是双胞胎兄弟。雷周不知受家门长辈谁的影响太深,出手不留余地,心胸狭窄,睚眦必报,结下了不少仇家,也惹了不少祸事。换作其他人,也许早就身首异处了,雷周有整个江南霹雳堂撑腰,才保住性命,而且,他被家中长辈下了禁足令,三年未能出大门一步。

本来是保护他的好办法,可惜有的人天生性格暴戾,越是劝阻,他就越容易犯错。越是叮嘱,他就越容易冲动。那是暮春三月,群莺乱飞,江南草长的时候,绿水为春风拂起一阵柔和的涟漪,惊起一对燕子。桥边的朱红栏杆有些年头,不止有微风陪伴,刚刚的小燕也在呢喃低语,说着雷周听不懂的话。那是他第一次独自闯荡江湖,他的心情好的像绚烂的彩虹,而且他薄衫左侧的衣袋里放着一叠整整齐齐的崭新的银票,足够像他这样的年轻人舒服地花上三个月。

他看到了呢喃的燕子,觉得自己轻松得就像燕子一样,轻松得就像可以飞起来一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一点忧虑也没有。江南霹雳堂实力雄厚,从不随意派遣弟子行走江湖,尤其是直系弟子,背负的期望更大。雷周他这次的任务是用最低的代价拿下逐夜刀,如果有人阻碍他,格杀勿论。虽然刀头舔血在所难免,可是雷周还是不想杀人。无奈的是逐夜刀名动江湖,无名小卒要借此一鸣惊人,成名之辈要保住地位,人心不齐,动乱不止。雷周深深吸了一口气,去往江南顾家的弄玉山庄,等他赶到时天色已暗,他苦笑,发出一声叹息,而他的手刚刚碰到门环时,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如芒在背,他冷汗直下,脸色苍白,那种感觉是一股无孔不入的杀气,已经侵入了他的精神。

雷周不敢动弹一下,因为如果他随意动作,破绽立现,敌人在他身后可以有十几种方法杀他,可他却又不得不动,他赶路已经没什么体力了,一直对峙下去,他撑不住的一瞬间就是他的死期。冷汗湿透他的薄衫,他已快撑不住,煞气陡盛,他头皮发麻,雷周高声喊道:“阁下莫非是为了逐夜刀而来,我可以退出,我不要了!我立刻离开这里,什么也不会说出去,只求阁下放我一条生路,阁下的大恩大德我铭记五内,没齿难忘。”奇怪的是杀气忽然淡了许多,雷周等了一刻钟,也没听到回话,他心一横就要出手。

他将要出手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他师傅告诫他的一句话:“敌人让你看到的破绽未必都是真的破绽,你以为这是敌人的弱点,其实是故意暴露给你看的,就在你贸然行动的时候给你致命的反击,不知多少独霸一方的武林大豪就这么死了,一定要记住,莽撞是匹夫之勇,只会让你白白送命。”所以他转身,全神戒备。然而他还是错了,他转身就看到了敌人,一个头戴恶鬼面具披着盔甲的稻草人,雷周心神不宁,正在此时,一声轻响,像俏丫鬟撕扇,似贵公子撕书,雷周背心一痛,一口血箭喷了出来,整个人都飞了出去,直到撞断了七里之外的一棵柳树才颓然倒地。

他强撑着坐起来,只能隐隐约约看到弄玉山庄大门之前立着一名浑身笼罩在薄雾中的紫衣人,眼神发亮,盯着他渗血的嘴角,一动不动。雷周正奇怪这人是谁,又发觉这雾气也有蹊跷,薄雾微白,打伤他这人身边的雾气却是淡淡的紫色,只有一种解释:毒雾。雷周本来还想拼一下,这会儿已经不作他想,本已受伤再中毒,后果堪忧。他靠着断树,苦苦思索求生之法,忽然有杂乱的声音传来,紫衣人笑了,笑声嘶哑,还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风骤起,雾气和人一同消失不见,雷周这才放松戒备,点了几个穴道,慢慢站起来查看伤口,发现一道凄厉的刀伤,就在他第三节和第四节肋骨之间,刀口长四寸深九分,流出来的血都是漆黑如墨的颜色。他稳住心神,疲惫望向接近他的人。

直到近了才发现来的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救兵,因为领头的人他认识,“断命刀”第三十六代门主南三诺,杀人如草的独行大盗。像南三诺这样的人不会为了一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家伙救人。雷周苦笑作揖道:“南门主,多日不见,你还是那么威风凛凛,英武不凡,小弟很是佩服。”南三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从鼻孔里哼了口气,问道:“雷周,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可曾见到行踪可疑的人?你最好老实说清楚,我手里的刀可不认识你,要是欺瞒我,你的脑袋就要搬家,老子的刀柄上又会添一个名字,杀死你,老子的名气更大,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没工夫在这耗。”

雷周眉头皱起,反问他:“南门主,你们又是从哪赶来的?为何我没遇到你们?”南三诺眼神一冷,刀已经出鞘,雷周连连作揖,南三诺才还刀入鞘,这是很短暂的一瞬间,雷周强提真气,飞掠而起,直接进了弄玉山庄里面。南三诺一愣,才知道自己被耍了,不怒反笑:”好小子,好小子,居然敢耍我,兄弟们,一起上,杀了那小子,我刚刚看见他衣衫左侧鼓鼓的,想必是银票,大家杀了这小子,一起发财,岂不快哉?”跟着他的十余人应声而去,撞开了弄玉山庄的大门,可眼前看到的一切,让这些见惯生死的大汉不寒而栗,浓重的血腥气扑鼻而来。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298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701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078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87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1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10评论 1 21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29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12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24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79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03评论 1 25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68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94评论 3 23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7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35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12评论 2 26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氤氲情起,虎啸龙吟剑气横 洞宫山庄的后园里,瀑布落下荡起烟雾般的朦胧,水汽氤氲池边一小亭。亭周多竹,一片翠绿,随风...
    爱佛僧阅读 1,066评论 37 16
  • 上海,中心大剧院。人头攒动,霓虹重叠,流金光亮浸染着整个剧场。戏台上,明艳的戏服上绣着的飞凤还在随着台上的人影晃动...
    喵爱眨眼睛阅读 616评论 0 5
  •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你今天的生活是由三年前的选择决定的,而你今天的选择也将决定你三年后的生活。 是的...
    一个有个性的女汉子阅读 741评论 2 1
  • 最近开始研习佛教的哲学,并非为了宗教信仰,而是朋友说我太自我,读读佛学可以放下些自我,把自己看轻些,这样能够更全面...
    心在汉阅读 2,552评论 0 1
  • 有时需要在 onCreate() 方法中获取某个 View 组件的宽度和高度,而直接调用 getWidth()、g...
    wuzhen阅读 35,356评论 11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