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着爱情外衣的罪恶

王怡萍被强奸的消息短短几天时间就在小区里传的人尽皆知。

不用多久,就成为了街头巷尾的谈资。

一个已婚妇女,三十多岁的女人,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停电夜晚被入室偷盗的歹徒强奸了。

小区里认识的人看着王怡萍的眼神,充满了同情,却也免不了好好询问一番。

中国人的特性一直都是这样,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好不容易发生了点大事还是自己身边的人的事情,一定要详细知道过程跟被人说起时,才显示的了知道的多。

遇到好事者,王怡萍沉默多于言语。她在这件事情上,本身就是受害者。她应该追求小区保安的责任,应该报警将凶手绳之以法,讨回自己的公道和避免更多的受害者受伤。在这件事情上,她没有错。所以她不惧怕任何人的眼光和讨论。

她相信世界有正义。

可是,她的老公蒋国华却不是这么认为的。

王怡萍出事的那天,他在邻市出差。一听说王怡萍出了事,吓的客户都谈不了马不停蹄的开车回家。

他心疼搂住王怡萍非常男子气概的愤愤不平谴责强奸犯,却一边安抚王怡萍忘了这件事。他不想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影响不好。

在这一点上,王怡萍和蒋国华产生了极大的分歧。最后还是王怡萍强行打了110,警察来的时候蒋国华还在生闷气,关在房间里,留王怡萍一个人面对警察录口供,去医院调查取证。

事情过去了一个月,警方那边并没有什么线索能够抓到线索。但是王怡萍被强奸这件事,却像瘟疫一般蔓延着。

她的婆婆对待她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相敬如宾。现在见到她的面,都是翻着白眼,像跟谁过意不去一样的哼着气,借口她情绪不好照顾不了小孩,把她5岁的儿子凯凯带走。蒋国华,她相濡以沫6年的老公,起初对她还是很心疼的。尽管在行为上如以前一般的对她呵护备至,但是她能感觉到他的变化。

他回家的越来越晚,回来的时候她躺好在床上要睡觉了。上床一改以前裸睡的习惯,和衣而睡,而且,已经一个月没有跟她有性生活了。

在这件事之前,他们原本是打算要二胎的。

甚至蒋国平也有意无意的提起过两三次要换床,明明这张床他们搬新家的时候刚买没多久。

王怡萍知道,蒋国华的心里是介意的。

她心里有阳光,所以她不惧怕任何的黑暗,也敢于和恶势力做斗争。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和她一样勇敢。王怡萍有点心寒,但是她很坚定的告诉自己。哪怕没有人支持,她也要找到那个,侮辱她的罪犯。

一年后,同床异梦的蒋国平提出离婚。孩子归她,因为他在外面的小三已经怀孕了。他不在意这个孩子。

王怡萍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却咬住牙不让泪留下。就算蒋国平在她面前忏悔不已,却还是口口声声说,他实在接受不了别人用异样的眼光对待他,他也没有办法和她进行正常的夫妻生活,要进行的关口,他总会想起这具身体被另外一个歹人碰过。但是他也是男人,他克服不了心里的阴影,也解决不了自身的需求。

所以他出轨了,早早的找好了退路。

王怡萍一直能够理解蒋国平,所以一直没有逼他。他的种种反常她都看在眼里,但是她相信多年的感情能够抵挡住眼前的艰难时光。他们是站在悬崖边的夫妻,哪怕眼前是万丈深渊,只要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无所畏惧。却没想到一个人先松了手,留下她一个人万劫不复。

她的儿子凯凯6岁的眼睛里有着淡淡的一层忧伤,用小手托着她的脸,问她,妈妈,为什么奶奶一直说你是不干净的人?在凯凯的心里,妈妈还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王怡萍所有的坚强在这一刻功亏一篑,她抱着她的儿子泣不成声,心里要抓住凶手的念头却越来越坚定。她必须向她的儿子证明这个世界的清白。离婚后的忙碌,让王怡萍更加分身乏力。却不忘时不时的去警察局问问情况。

在一天公司开会拖延了一个小时,赶到凯凯的幼儿园,发现幼儿园没有一个人,王怡萍慌了。手忙脚乱的打电话给凯凯的老师,老师说凯凯被一个叔叔接走了,那个叔叔凯凯还认识,聊的很愉快。以为是他的家人就让他接走了。

王怡萍的头一下子炸开了。

叔叔?不是爸爸。可是结婚多年,王怡萍早已经任何的男性朋友,更何况还是凯凯相熟的?

王怡萍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想蹲在幼儿园的门口哭,却哭不出声。

突兀的,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她想叫又叫不出口的绝望。

电话那头传来了凯凯的声音。

“妈妈你快回来了没有,我在楼下的叔叔这里。你快回来呀,妈妈”

儿子糯糯的软软的声音传到王怡萍的耳朵里。让她笑着流出了眼泪。

她到达楼下徐志家里的时候,凯凯一打开门就扑倒她身上。

她看着徐志有点眼熟,把脑回忆想了好几遍想起来他是凯凯同班女同学的家长。有一次那个女同学的爸爸还没有去接,她让凯凯陪着小姑娘玩了许久等她的爸爸。等她爸爸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是住在同一个小区上下楼。

难免多聊了几句。

徐志是属于温文尔雅型。长相温和,斯文有礼。当时聊天记得他离婚了三年,独自带着女儿。

彼时对他有点同情和佩服,现下倒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凯凯和他的女儿玩的正欢,徐志顺势邀请她一起吃饭。经过了精神的高度紧张,王怡萍也没有再客套,落落大方的进了徐志的家。房子收拾的很干净,一点都不像没有女主人的家。餐桌上摆了几道家常菜,看起来温馨又可口。王怡萍一直坚挺强大的内心被这种久违的温暖融化着。

接下来的日子,徐志的出现总是恰如其分。在她忙碌的时候帮她接送凯凯,偶尔一起带上子女去个超市,一起出去逛个公园。他一直都彬彬有礼,对凯凯也视如己出般的疼爱。可是他日益渐浓的含情脉脉对已婚已育的王怡萍瞒不了。

王怡萍很想问他,难道一年前她被强奸的那件事他不知道吗。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当时那件事警察连续出入她家好几天,他就在楼下不可能没听说。如果他知道,他依然对她有情,那是不是说明他对她的感情是真的?

王怡萍,不是不心动的。哪怕心里再无比坚定和强大,没有一个女人不希望得到依靠和怀抱。

更何况,徐志这类成熟温和又谦逊有礼的男人就是用润物细无声的感情温暖着他。

想通了以后,王怡萍就在等。等一个顺其自然的机会。

刚巧周末的时候,凯凯他们幼儿园组织春游。两个小朋友欢天喜地的结伴去了。那个中午,徐志邀请王怡萍去他家吃饭。

王怡萍隐隐感觉时机到了,换了一条黑色束腰低领的裙子,卷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化了个妆。才款款下楼。

徐志家里的客厅的纱帘被拉上,照进房子里的阳光显得格外温暖。在徐志开门的时候,王怡萍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惊艳。他绅士的侧身让她进门,拿了一双拖鞋蹲下,为她脱下脚上的高跟鞋替她换上。

王怡萍进厨房帮徐志洗菜,心却跳的厉害。她将洗好的菜递给徐志的时候,四目相对,两人眼里的情愫都盖不住。

徐志拥住了她,横着抱起她,向卧室走去。

徐志把她平放在床上,跪在床尾的地板上。他亲吻了一下她的脚心,手顺着她的脚踝一路向上,很温柔的抚摸过她的大腿直至她的私密处。

他轻轻的掀开她的内裤,开始挑拨她。

唇落在她的腿上,深深浅浅的吻着。

一种熟悉又羞耻的感觉涌上王怡萍的脑海,撕裂着她的记忆。

蒋国华是她第一个男人,另外一个男人就是……那个强奸犯!这个模式不是蒋国华的!是那个强奸犯的!

王怡萍被自己难以接受的认知震惊着,一脚踢开了徐志。

徐志也不恼,温和的看着她问她怎么了。

你敢不敢跟我去警察局验一下你的精液。

王怡萍说完这句话看见徐志温和的脸刷一下的白了。

王怡萍就什么都明白了。

痛不欲生都不为过。

她早该明白,为何那个歹徒入室抢劫却能直奔她的卧室,还能精准的知道那天小区停电她的老公不在家。因为他跟她住着一样户型的房子,因为他就一直在她的身边时时刻刻观察着她。

强奸犯一进卧室就拿着绳子绑住了她,却不像电视剧里其他强奸犯那样匆匆忙忙行事,他死死的抓住她的脚,吻了她的脚心,然后顺延着她的腿一直亲吻。整个过程不急不躁,非常具有仪式感。如果不是完全看不清脸,她会怀疑她是和深爱她的男人做爱。

以至于后来录口供的时候她都没有办法说出这些细节。

可是哪怕再温柔,那也是强奸!那也是犯罪!这场变故毁了她的一切!哪怕叫她认清了身边很多人和事也不应该是如此代价。将她坠入地狱,万劫不复。

徐志跪在王怡萍的面前苦苦哀求,诉说他初次见到她就被她的气质所吸引,他一直都在默默关心她,却发现越来越爱她,几乎情难自控。才会抓住时机做出那样的事。

他是爱她的,那么爱她。爱的失去理智,沦为禽兽。

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他们可以一起抚养孩子,一起过幸福的生活,忘记过去。

能忘记吗,那些被人指指点点的日子,那些身边的人都不能接受和理解的痛苦,那个耻辱又抹不去的夜晚。都深深的刻在王怡萍的骨子里,血液里。

她每天的信念都是找到那个凶手,绳之以法。

她不能忘。

徐志被判刑三年缓刑2年去坐牢的那一天。王怡萍给他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两个孩子她都会一起好好抚养,等他出来。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妥协,但是心中的光明决不能妥协。

哪怕因为爱情,也不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