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科幻译文连载]Seveneves七夏娃010

上一章:七夏娃009

全部译文目录:七夏娃译文目录

作品介绍:科幻小说Seveneves(七夏娃 )

作者:尼尔·斯蒂芬森 Neal Stephenson

翻译:诸葛恐龙

联盟号

侦察兵04

A+0时,整个国际空间站的12人团队中,只有一个俄国人。陆军中校费奥多.安东诺维奇.潘特莱蒙,一个经验丰富的55岁的老兵,执行过6次太空任务,进行过18次太空行走,俄罗斯宇航员队伍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从人数上看,这可不太寻常。早些年,ISS的常规6人成员中一般至少会有2个是俄国宇航员。阿玛尔忒亚项目和扩建大圆环把空间站的人口上限扩容到了14个,正常情况下俄国宇航员的人数应该在2到5个之间。

仅在月球分裂前两周,艾薇、康拉德和莉娜已经被安排好返回地面,他们本将由2名俄国宇航员和一位英国工程师代替。

由于火箭和船员们都已经准备就绪,于是俄国的航天管理部门,俄罗斯联邦航天局继续按原定计划在A+0.17从拜科努尔发射了这架火箭。

联盟号宇宙飞船无惊无险与伊希的中轴舱完成了对接。和喜欢手动操控的美国人不一样,俄国人很早就已经把对接操作自动化了。

联盟号作为人类航天运载的主力已经好几十年了,它由三个舱体堆叠而成。它的尾部是个包括了发动机、燃料舱、光伏板以及其它各种不需要空气就能运行的设备的机械集合体。最前端的那部分则差不多是个球形的容器,这意味着里面充满着供呼吸的空气,以及供宇航员活动、工作、生活的空间。中间部分是个稍小的钟形的舱体,里面有3张躺椅,宇航员们进入太空或返回地球时就穿着宇航服躺在躺椅上。返回地球时它会在大气层中拖出一条彗星般的焰尾。这部分的内部空间非常狭窄,不过由于仅在升空和返回时短暂的使用,所以问题也不大。轨道舱,那个位于最前端的更大的球体,才是宇航员们待得时间更长的地方。在其最顶端是对接装置,用于和空间站或者其他适合的飞行器对接。


联盟号结构图

直到几年前联盟号飞船一般都是和国际空间站尾部的星辰号服务舱对接。近些时候一个叫中轴舱的新船舱被装在了星辰号服务舱上,将空间站的中心轴向后部进行了延伸,同时为大圆盘的自转提供了旋转的中轴。为了和广泛使用且久经考验的联盟号飞船兼容,中轴舱上装备了对应的接口和舱门。

由于其他11个人都在忙着斯帕基分配给他们的任务,黛娜只好穿过整个伊希(因为她的小铺子正好在空间站的最前部)到空间站的后部,打开对接舱门去欢迎新来的船员。她本以为会在刚来的联盟号的轨道舱里看到几个家伙飘来飘去,谁知道她看到的是塞得满满的一船舱“维他命”,“维他命”中间冒出了一个俄国宇航员的头和胳膊,她勉强能认出是马克西姆.科舍列夫。

“维他命”是航天爱好者们使用的术语,专指一些小而轻但是价值很高的小物件。微型芯片、药品、零件、小吉他、生物样本、肥皂、食物等等,都可以归类为“维他命”。当然,人类可算得上是最重要的一种“维他命”了,除非你是那种相信太空探索任务都应该派机器人去执行的人。黛娜在和她小行星采矿行业的同事们开会时,曾不止一次的听到这种极端的说法:太空火箭是如此的昂贵,它们应该只用于运载“维他命”。金属和水之类的又大又笨重的材料就不该从地面运上来,它们应该从早已在太空中游荡的数以十亿计的岩石中去获取。

一盒封好的注射器翻滚着飞了出来,弹到了她的额头上。随后而来的是一袋真空包装的氢氧化锂石块,一小瓶吗啡,一卷表面贴装电容和一把用橡皮扎住的削好的2B铅笔。当黛娜把这些东西扒拉开,她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整个场景:整个联盟号飞船被巨量的维他命塞的满满当当,马克西姆则被塞在这堆维他命中的一个人形的缝隙中。

秋拉塔姆某位有着先见之明的人士塞了一些折叠垃圾袋进来。受此启发,黛娜撕开一个垃圾袋,把那些四处逃窜的小东西们兜进袋子里。然后她开始扒开更多的维他命。许多物件飞开了,不多大部分还是飞进了垃圾袋里。马克西姆从维他命中挣脱出来,进入到中轴舱内伸伸胳膊。他被塞在这堆东西里面长达6个小时。黛娜的个头小一些,她可以爬到他空出来的位置,把里面的维他命扔出来,他则拿着一个垃圾袋来接。

一分钟后她又挖出了一条穿着蓝色连衣裤的大腿,然后是肩膀,然后一条胳膊。这条手臂动了起来,把更多的维他命向她推过来,露出了一张脸。黛娜认出这正是她半小时前在维基百科上看到的那张脸。她是博洛尔.额尔德尼,曾经因为身材过于矮小没法穿标准尺寸的太空服而被俄国宇航员计划拒之门外。她坐在一张明显是为了这次任务临时安装的躺椅上。躺椅用几根临时固定货物的布条绑在轨道舱内一个叫“矮沙发”的部位上,布条上满是哈萨克斯坦马路上的灰尘。黛娜禁不住想这会不会是她能看到的最后的尘土,随后便试着把这个念头压抑下来。

看来博洛尔额尔德尼和马克西姆都是乘轨道舱来的,这可是史无前例的,一般人类都应该坐在后面的回返舱内。

这么说可能不是很合适,但是坐着轨道舱上来的这两位,进行的是一趟单程的旅程,如果随便哪儿出点差错,这可能就会变成一次自杀式的任务。本来飞船返回时轨道舱是会被丢弃然后在大气层里燃烧殆尽。理论上只有待在回返舱的乘客才能活着回到地球。

维他命打包工作一直持续到通过舱门到达回返舱内部,当更多的人手被解放出来后,工作进度明显加快了不少。回返舱内用来坐人的三张躺椅上,坐着两个原本就在计划内的俄国宇航员,尤里和维亚切斯拉夫,此外还有个英国人,名字叫瑞斯。

博洛尔额尔德尼、尤里和维亚切斯拉夫第一时间解开安全带站了起来,穿过轨道舱进入了中轴舱。瑞斯则要求再多给他一点时间缓一缓。

黛娜回到中轴舱和另外四个人打招呼。正常情况下,这至少是个值得开心的时刻,新来的人会被给予热情的拥抱,或者至少击个掌什么的,当他们从舱门滑进来时,还会拍几张照片。地球上每个人都即将死去这一事实给这一时刻蒙上了阴影,但是黛娜还是觉得她应该对每个人说点什么。

博洛尔额尔德尼强烈要求黛娜叫她波波。她很明显属于远东人种,但是她的眼睛和颧骨的一些特征看上去又不太像中国人。黛娜已经提前在谷歌上查过,波波是个蒙古族。

尤里和马克西姆分别是第三和第四次来到国际空间站了。维亚切斯拉夫似乎是在最后一刻把一个原本是首次来ISS的宇航员替换下来了。维亚切斯拉夫曾经执行过两次ISS上的任务,所以除了波波,所有的俄国宇航员都是老手。他们和黛娜交换了简短的问候后,纷纷滑过中轴舱的中段,好奇的四处打量,因为有几个以前还没见过这个中轴舱。随后穿过舱门来到星辰号服务舱,到这儿就像到了他们的家一样。他们用俄语简短的聊了几句,黛娜大概能听懂一半。伊希上工作的每一个人至少要了解工作相关的俄语。

瑞斯.艾特肯是个靠建造新奇建筑谋生的工程师,通常都是给一些富有的客户。直到17天前,他接到了这样一个任务:国际空间站要造一个更大的大圆环用于承接更多的太空游客。圆环将绕着一个新的中轴舱建造,新的中轴舱则会加装在现有中轴舱的后面。他的任务就是为建造工作进行前期准备。这本来是NASA和瑞斯的雇主之间公私合作计划的一部分,瑞斯的雇主是个英国的亿万富翁,也是太空旅游行业的先行者之一。瑞斯现在有了新任务,不过他依旧是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黛娜穿回联盟号的轨道舱,站在舱门外看着他耐心的一动不动的躺在他的长椅上。

“第一次上太空?”黛娜明知故问道。

“难道你们这儿不能上谷歌吗?”他回答道。如果一个美国人这么说话会被认为有点招人讨厌。但是黛娜和英国人打了足够多的交道,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你看上去并不急于参观你的新家。”

“我刚刚打算开始我的发现之旅。此外,有人警告我说别移动头部。”

“避免恶心。对,这是个不错建议。”黛娜说。“但是你终究还是得移动你的脑袋。”一袋松开的黄瓜种子从她眼前飘过,袋子上印着俄文字母。她小心的把它从空中拽了下来。当她发现他们俩的距离已经足够近的时候,她伸出了手。“我叫黛娜,”她说。

“我是瑞斯。”他伸出手来,眼睛仍然遵照指示直直的盯着前方。但是出于绝大部分人类男性历史悠久的传统,他转动眼球朝向黛娜的方向以便看清她,然后他的头也就不由自主的跟着转了过来以便看得更清楚一点。

“你会后悔做这个动作的,”她说。

“哦,天哪,”他惊呼起来。

“你恐怕得花上几分钟才能吐干净,出来吧,我给你拿个袋子。”




下一章:

侦察兵05

欢迎各位朋友讨论剧情以及翻译中的问题。

推薦閱讀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