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人

“小莹呀!又去火车站接泽浩了吗?”住村口的谭大叔看到了韩小莹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小莹紧紧握着一封书信,羞羞地点了点头,心里默默想着能够早点跟心爱的黄泽浩想见,小莹高兴地把一切都忘了,谭大叔看着小莹离去的背影,叹了叹气说着:“真是可怜的孩子呀!又要去通知翁哲强去车站接人了。”

南方的冬季,有时候很冷,今天的天灰冷灰冷的,北风无情地肆虐着,带着一点点小雨,已是傍晚时分没有了一点阳光的温暖,天冷得入骨。小莹来到火车站,紧握着书信的手冻得有点发紫了,小莹把手放到口边不断呵气,在看看火车站的钟表,快6点半了,火车要进站了,小莹高兴得忘记了手冻得发紫的痛了。轰隆轰隆的汽笛声,从远处看不见的森林里传来,而且声音越来越清晰了,火车站里的人都闲不住了,纷纷跑到铁轨的两旁,满是期待的样子。远处依稀出现了一点光,像最黑的夜里的一只萤火虫,等待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心里默默念着将要相见的那个人。小莹终于肯把书信放回口袋里了,然后把双手放在口里一边呵气一边错手,想把手弄得温温暖暖的,用温暖的手去抚摸泽浩的脸。

火车越来越接近了,车站的人眼里尽是火车的车头灯。雨停了,可是北风更加肆虐了,但是没有在意这刺骨的冷风了,每个人的心里都开始变得暖暖的。火车进站了,等待的人都在乘客下车的门口里拥着,小莹也拥挤在其中,一个下来了,两个下来了,直到拥堵在门口的人群散去了,也没看到泽浩,小莹跑上车厢里一边找一边细念着你呢?你在哪?泽浩我看不见你?小莹失落地走下车厢,风吹红了她的眼眶,小莹自言自语地说:“他一定在给我惊喜!”火车离开这个战了,泽浩依然没有出现,小莹失落地走到一旁的椅子上,还是忍了忍眼泪安慰自己说:“他应该赶不上这班车,泽浩一定在下一班车!”又过了半个小时,第二辆火车驶入站里,依旧没有见到泽浩。

车站里的喧闹声盖过了北风的呼啸声,离开车站的人都是一对情侣,或者一家人。情侣的甜蜜的说笑声,一家人简简单单的嘘寒声,都似乎在嘲讽一边等待的小莹,小莹抱着膝盖痛哭着。北风没有喘息着,天又开始飘着小雨,明明是小雨,却是透骨刺心,天冷得让人窒息。小莹啜泣着对自己说:“你为什么要骗我?这么多年没见你变心了吗?”

翁哲强气喘吁吁地跑到车站,慌忙地寻找着小莹,哲强看到坐在一旁的小莹,跑过去蹲着摸了摸她的头说:“小莹,对不起,我又来晚了!”小莹抬起头看着哲强,感觉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哲强紧紧抱住小莹,小莹很想推开他的双手但是却不自觉地安睡在他的怀抱里,及温暖又熟悉的感觉,好像是泽浩,她从梦里醒来了。哲强背着小莹回家,走到村口遇到梁大婶,梁大婶问哲强:“小莹的病又发作了?”哲强苦笑了一下说:“小莹她没事就不要紧了。”梁大婶也苦笑了一下说:“真是难为你了!”哲强转头看了看小莹,熟睡得像初生的婴儿那般天真无邪,他所有的苦都放下了。

哲强看着书信,想起了五年前的今天发生的事。五年前的今日,小莹冒着发烧去火车站接泽浩,泽浩迟迟没有出现,小莹晕倒在火车站里,醒来的时候变得疯疯癫癫的样子,一醒来就想跑去车站接泽浩,后来听村里人说,泽浩在那天赶火车的路上撞上了汽车,离开了。哲强望着明月叹息着,他把小莹的书信放进她的首饰盒的时候,看到了另一张书信。哲强忍不住打开看看,只是两句话写着:“泽浩你在天堂那边还好吗?我很好,他很照顾我这个疯子。”

哲强看着书信,眼泪还是忍不住,他的泪水是甜的。小莹偷偷微睁着眼,看着哲强捧着书信在流泪,自己的眼泪也忍不住了,她的泪水也是甜的 。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