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 《关系、社会资本与社会转型——深圳“平江村”研究》

     看到打着引号的平江村,我就在想,估计相当于过去打这引号的浙江村吧。的确,本书将的就是湖南平江县城关镇以及周边农村的人聚居在深圳田心村的故事。

     为什么拿起这本书,其实主要是奔着关系和社会资本这两个词去的,本以为书的开头就会浩浩荡荡地讲诉社会资本的“前生后世”,但是看到目录时,我有点懵。 这本书的目录其实很简单,可以说内含着一条时间与类似于马斯洛需求这样的从最基本的经济分析到社会、以及精神层面的分析线,最后一章才提出关系、社会资本与社会转型,作为对前面扎根研究内容的总结与提升。没有什么噱头,没有现在论文写作中的套路,有着社会学者深入社会的研究精神!想到梁漱溟先生的乡村建设实验,真心觉得过去的学者研究的心很纯正,能够沉下心来做学术,而不像当代,疯狂地写论文,而实际上,可能连你的研究区域都没去过,说来真是好笑。

深入調研是研究的第一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本書目錄

本书的纪实性让人读起来非常顺畅,通过对村民的深入访谈,作者带着你走进了他们的“平江村”生活,告诉你那些人从哪来,为什么来这,来这又主要是为了什么,做什么工作,工作有什么特性,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他们的想法呢?最后以实证为基础,提出了关系、社会资本是推进“平江村”形成的主要因素。作者认为平江人的社会资本有这样一个规律:家庭>家族网络>扩展的(朋友、同学、邻居)→外部社会资本(货主、官方有关部分)。他们的生产工作还是以核心家庭为主,跟我现在研究的大集镇一样,这是中国社会根深蒂固的东西吗?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小农经济的副产物?可是为什么广东那边家族还那么联结呢?社会基础哪些方面的异同会带来这个分异?

     不过看过之后,也深深体会到规划与社会的差异了,这本书一直以平江人为研究对象,并没有怎么去考虑他们对当地社会造成的影响,更别提在空间环境上的影响或者是一点描述也行,而做为规划学人,在关注空间的同时必须去应该去学会探究其内部的社会运作逻辑,就像乡村治理,没有善治,乡村的建设又怎么可能推进呢?又怎么可能成功呢?梁漱溟先生乡村建设试验的失败就是一个先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