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叫“陪伴”的幸福

今天写了第一篇美篇,奉献给了儿子[偷笑]

想起那会儿开简书,也是为儿子,自己写着写着,一年写了12万字,加上没公开发布的将近20万字。我也是第一次知道那些牙缝里的时间有多大的产能。

孩子那时对作文畏难,不愿动笔,说得好听写时难,可谓出口成章,动笔成戕。

儿子从小阅读量大,词汇量丰富,思维也活跃,我知道他的潜能。总得想点办法激发激发,一咬牙,我就说,妈妈陪你写作文。你写的时候我也写,你写300字,我保证写3000字。

有了对赌,孩子想看我笑话也好,激出了斗志也罢,最后是孩子愿意好好写了,有兴致的时候也愿意琢磨着怎么写得有意思,写得特别一点儿。

写得好一点儿的作文我也把它单独收录成集,发到朋友圈和家人群里,最初还四处动员招呼一下亲友帮他点个赞打打气,我也试着帮他在简书上投了一些专栏,收录率还挺高,他自己也特别高兴,一来二去还赚了不少赏金。为此他还给自己张罗了笔名“木辛”,取自自己的名。

对于我最大的受益就是,自此孩子写作文这事儿就不再需要我苦口婆心做什么思想动员了。

这大抵就是一种叫做“陪伴”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