忐忑尴尬的40岁

闺蜜送我一本松本弥太郎的《给40岁的暂新开始》,她读的感慨万千,我却有点淡淡,因为作者很乐观认为40岁仅仅是70岁而立之年的生命之初,绝对是一个有阅历有资质的暂新的开始。我却心中流淌着淡淡的忧伤,想到40岁已与我如影随形。

某日同事叹息一声,无比哀怨地说:"40岁以前没挣到大钱,人生一辈子就是如此了。"我仿佛随之听到,他的生命以山体滑坡之势向下运行了一大截。40岁怎么就成为如此刻骨的分水岭?我虽没有他那么悲观,却也心中不免随他哀怨一下。我如何承受40岁之重?

读我最近至爱的作者梁衡的《我的阅读与写作》,他谈自己学习古代散文的热情,喜欢司马迁,韩愈,研究也深,每日早晨都诵读背诵,末了着重提到那是他40多岁的时候。

突然我觉得有强烈的羞耻感。40岁的确应该是一个有学识,有成就,有底气,有气势的年龄,而我却认为自己还是一事无成,还是不谙深事的小学生。从前我遇到想学的技能,像专门研究的知识领域,想钻研的功课,都觉得有大把的时间,都在思想上推到后来,总认为照着自己的推进策略和进度,30岁肯定在某一方面已有所成。

这样的决心天天在学天天在下,不同之处是涉猎的方向都是不同的,不集中,感兴趣的很多,专业研究的很少。于是到了这致心伤的年龄,自己仍像忙忙碌碌的蝴蝶追花,没有像执着的蜜蜂采到蜜,也是绝对公平的。

猛抬头,发现自己计划之中该取得成就的30岁居然都已经过去10年了,40岁的自己有时候越学习越无法面对自己,因为按照进度,这些不是早就应该完成了吗?我不是过去把所有的事情都没完成在当下,都推到30岁了吗?可是我现在都到40岁了呀。

越学习越觉得知识含量匮乏,令自己满意的状态还遥不可及,仿佛从来都远在星辰,未曾有唾手可得之时。

深深地自省了自己的学习状态,太不稳定是罪大恶极。对于某专业的学习热情和学习时间分配出现间隙很大的间断性连续。心中充满火火的热情,被日常事务一打断,落到实际的行动就明显弱拍节,时间深度分配更是显得软弱无能。

学习中通常擅长扩散,一点一点稳打稳扎前进几乎成为不可完成的败笔。例如,读梁衡的《记者札记》,心中澎湃万分,不知道如何释怀那份喜爱的热情。一字一句学习,一篇一篇膜拜自然不再话下,有时候甚至能达到写作时模仿,下笔前先读其文章找寻到合适的文章气势切入点。看官们要发问:这么具体实际的方法不是很好吗?为何要如文前部分那样抨击自己呢?

且听我接着说自己的学习劣势,因为我对自己最了解。上面一字一句开头的内容是多么完美,如果深入下去,我岂不是在30岁就可以实现自己期待的自己啊!可是,我这样的完美时刻一般是很短暂的,马上被洪水一般的热情冲垮了。洪水来了,我每次都被猛兽吞噬,都没有一次幸免于难的。哦,这么说是不符合实际的,因为迄今为止,我从广泛意义上讲,读书,写作,跑步都在不停歇地继续着,虽然都不精到,但是从未放弃,但是又却都泛泛地很,这是一种病,得治,专有的病名叫:不求甚解!

热情是水,能载学习之舟亦可覆舟。热情可使学习产生动力,可使学习持续。但是正如过浓的感情容易"作"到很快分手的道理,似火般的热情把本该静心学习的心冲击得无处安生。四处泛滥,狂轰滥炸,最终疯狂到只能搜敛梁衡说到的,写的每一本书。先是寻找梁衡写的书,因为崇拜梁衡嘛,他写的必须尽收囊中。再者是寻找梁衡书中谈到的每一本影响他的书典,从古至今,能找到的,在各种实体店,网上书店,微信读书,kindle等电子书籍上。

猛抬头,发现自己计划之中该取得成就的30岁居然都已经过去10年了,40岁的自己有时候越学习越无法面对自己,因为按照进度,这些不是早就应该完成了吗?我不是过去把所有的事情都没完成在当下,都推到30岁了吗?可是我现在都到40岁了呀。

越学习越觉得知识含量匮乏,令自己满意的状态还遥不可及,仿佛从来都远在星辰,未曾有唾手可得之时。

深深地自省了自己的学习状态,太不稳定是罪大恶极。对于某专业的学习热情和学习时间分配出现间隙很大的间断性连续。心中充满火火的热情,被日常事务一打断,落到实际的行动就明显弱拍节,时间深度分配更是显得软弱无能。

学习中通常擅长扩散,一点一点稳打稳扎前进几乎成为不可完成的败笔。例如,读梁衡的《记者札记》,心中澎湃万分,不知道如何释怀那份喜爱的热情。一字一句学习,一篇一篇膜拜自然不再话下,有时候甚至能达到写作时模仿,下笔前先读其文章找寻到合适的文章气势切入点。看官们要发问:这么具体实际的方法不是很好吗?为何要如文前部分那样抨击自己呢?

且听我接着说自己的学习劣势,因为我对自己最了解。上面一字一句开头的内容是多么完美,如果深入下去,我岂不是在30岁就可以实现自己期待的自己啊!可是,我这样的完美时刻一般是很短暂的,马上被洪水一般的热情冲垮了。洪水来了,我每次都被猛兽吞噬,都没有一次幸免于难的。哦,这么说是不符合实际的,因为迄今为止,我从广泛意义上讲,读书,写作,跑步都在不停歇地继续着,虽然都不精到,但是从未放弃,但是又却都泛泛地很,这是一种病,得治,专有的病名叫:不求甚解!

热情是水,能载学习之舟亦可覆舟。热情可使学习产生动力,可使学习持续。但是正如过浓的感情容易"作"到很快分手的道理,似火般的热情把本该静心学习的心冲击得无处安生。四处泛滥,狂轰滥炸,最终疯狂到只能搜敛梁衡说到的,写的每一本书。先是寻找梁衡写的书,因为崇拜梁衡嘛,他写的必须尽收囊中。再者是寻找梁衡书中谈到的每一本影响他的书典,从古至今,能找到的,在各种实体店,网上书店,微信读书,kindle等电子书籍上。

电子书找到了,点击下载放入书架中陈列。纸质书找到了,放入购物车成总购买,等待收单。热情就在这样点点滴滴中随着时间的消散而找到该有的出处。书架中的书轻轻点轻轻关,纸质书褪去新膜翻开合闭,算是对所有的书和所有的热情,主要对梁衡,有了基本的交代。

蔓延的太广泛势必贪多嚼不烂,时间一定,钻研就少。所以目前为止,钟爱了很久的梁衡连最基本的一本也没有看完。

多惨多惨!

40岁提炼自己的学习,体检自己的散打的不客观,于是,我找到了忐忑尴尬的根源。现在全国倡导扶贫要精准,学习研究也一个道理,只有精准到位才能见效。如此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