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爹地强宠妻

《腹黑爹地强宠妻》

北城,一处安静又奢侈的私人养胎中心。

叶北月的羊水破了,正等着进产房。

负责照顾她的两名护士,紧张地围在她左右。

好一会儿,这层楼的电梯门打开,一名中年男人和两名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紧张地走了过来。

那中年男人礼貌地对她说:“叶小姐,答应给您的报酬已经付了一半了,这是转账记录,您看看。”

叶北月拿到手里看了一眼,整整五百万,到达的账户是她的爸爸叶志鹤的账户。

中年男人笑着问:“现在您可以进产房了吗?”

肚子正在阵痛,叶北月拧了拧眉。

中年男人忙说道:“您放心,只要孩子一落地,另外五百万,我们会立刻打入您父亲的账户。”

叶北月摸了摸大肚皮,爽快地走进了产房。

……

叶北月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对方有提供售后服务,把她转移到了月子中心,这里有最好的月子服务。

看着自己空瘪瘪的肚皮,身体也像被掏空了一样,浑身都不是滋味。

门外有别家婴儿的哭声传来,叶北月揉了一把眼睛,然后拿起床头的手机,给爸爸叶志鹤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

她当即就问:“爸爸,一千万已经到您的账户上了,应该可以还大哥欠的赌债了,我能见爷爷了吗?”

“叶北月你这个小贱货,爷爷早就被你气死了!”

叶北月立刻坐了起来。

电话那头,叶俏嘲讽地笑了了声,“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一千万你是怎么得来的。不就是天天给男人陪睡嘛?我们叶家可是清流世家!三个月前,爷爷知道你被人包养之后就活活被你给气死了!所以你以后也别回来了!”

“我没有被包……”

不等她话说完,电话忽然就被挂断了。

她掀开被子,直往外跑。

门外的护士急忙地拽住她,“叶小姐您要去哪儿?外面正下大雨呢,您才生完孩子要好好休息,不能出去!”

叶北月哪里能听进去她们的话,用力地把她们推开,疯狂地跑了出去。

外面雷声轰鸣,倾盆大雨不停地冲刷地面。

等她来到位于市区的叶家门外时,浑身上下已经被雨水打湿透了。

她不停地敲打大门。

有保姆进去汇报,不一会儿,穿着一身桃红色公主裙的叶俏就在保姆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叶北月,你还真有脸回来啊你?”

叶北月吸了口冷气,冷冷地问:“爷爷在哪儿?”

“当然是被你气死了!”她冷哼了声,满不在意地说道:“他死活要回老家那个从小把你养到大的鸟不拉屎的破地方,现在坟头上估计已经长满草了吧。”

叶北月攥紧了拳头,“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吼声才落下,她肩头就被狠狠推了一把。

扑通——

她狠狠摔在了地上,躺在了水坑里。

豆大的雨点不停地往她脸上和身上砸。

叶俏还不解气,又走到她跟前,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她的脸上踩。

钻心的痛感袭来,叶北月瘫在地上,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吼我?”叶俏又狠狠地踹了她好几脚。

叶北月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觉得浑身冷得颤抖。

叶俏看她这样,越看越兴奋。

然后又来到她跟前蹲下,捏住她的脸,长长的手指甲往她脸上的皮肉里钻。

“你就跟你妈那个贱人一样不要脸!”她往叶北月的脸上吐口水,“以前你别想踏进我家的门,以后你更别想。就算你卖掉自己给我哥还了赌债,也休想进来玷污我们家!就你这种人,只配给男人当下贱的玩物!”

叶北月拧眉看向她。

雨水落在她的眼睛上,遮住了她眼底的红润,也遮住了她眼底的恨意。

叶俏又把她的脸往水坑里摁了几下,然后才起身进了大门。

大门重新合上,留给叶北月的只有砸在脸上的冰冷雨水。

《腹黑爹地强宠妻》

三年后。

南城,老城区。

一家私人的中医馆里。

送走最后一名病人后,叶北月伸了个懒腰,起身离开。

天色正处于昼夜交替之间,橙红色的晚霞布满了大半个天空。

她像往常一样,往自己的住处走。

却在经过一座一桥时,看到了一个正坐在桥边玩遥控飞机的小家伙。

桥边的防护栏就跟没有一样,小家伙只要稍不注意就能掉河里去。

她拧起眉头,二话不说就把这小男孩拎了起来。

紧接着,两只软乎乎的小胖手就抱住了她的脖子,她一低头就对上了一双像黑葡萄似的乌溜溜的大眼睛。

他两眼扑闪扑闪的,小嘴巴一张一合地喊她:“妈妈。”

这奶声奶气的叫声,让叶北月浑身僵了僵。

她生过孩子,却连孩子的面都没见过。

心底软了几分,她笑着对他说:“我不是你的妈妈,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家人呢?”

小家伙嘟了嘟小嘴,赖皮地叫道:“你就是我妈妈!”

叶北月耐心地解释:“我真不是你的妈妈,告诉我你的家人在哪儿?你身上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吗?”

她往他的身上去找。

小家伙主动把自己衣兜掀了出来。

叶北月嘴角抽了抽。

他盯着叶北月,嘟起了小嘴,又委屈巴巴地说道:“我从小就没有妈妈,我家人不要我,你能带我走吗?”

叶北月在心里把他的父母骂了一通。

想了想,她说道:“拐卖人口是违法的,走,我带你去找警察叔叔。”

哪儿知道她这话才一说完,小家伙就哭了起来。

两只小胖手抱着她的脖子,肉包子脸贴在她的领口哭。

一抽一搭,呜呜咽咽的,别提多可怜了。

叶北月的心都要融化了。

这可怜的小家伙……

“我不要去找警察叔叔我就要跟你在一起,我要你当我妈妈,你快带我回家!”他不停地冲叶北月撒娇叫嚷。

叶北月紧紧地拧了拧眉,纠结了好半晌,她无奈地叹了声气,“好吧,我先带你回去。”

把他丢在这里她也不放心,交给警察他又不乐意。

只能先带他回家,然后找人帮忙找他的父母了。

打定主意后,叶北月把他带到了自己的住处。

是个一室一厅的公寓。

进来后,她想让小家伙去睡觉,然后她去找几个朋友帮他找父母,哪儿知道这小子就是个跟屁虫,无论她走到哪儿,他都屁颠屁颠地跟着。

叶北月只能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让他跟着来了厨房,做了两碗面条。

小家伙竟然不挑食,把里面的青菜鸡蛋和胡萝卜全都吃干净了,就连汤汁也喝掉了一多半。

吃饱喝足,他两眼弯成明亮的月牙,奶声奶气地对她喊:“妈妈,你做的饭好好吃哦。”

叶北月目光动了动,笑着抽出纸巾给他擦了擦小嘴。

然后,这小子又跟在她屁股后面转了起来。

叶北月只好拿出看家的本领去哄他睡觉。

她拿出了一本童话故事书,念给他听。

念到了一半,小家伙还睁着两只晶亮的大眼睛,她却扛不住睡着了。

穆子昊紧紧地抱着她的胳膊不放,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在夜光中闪闪发光,十分的狡黠。

第二天早上。

和小家伙一块吃完早饭,叶北月就把徒弟小明叫了过来。

中医馆里每天进进出出很多人,她也很忙,没办法带小家伙过去,只能让小明寸步不离地看着他。

她跟小家伙也解释了一下。

小家伙意外地乖巧,还抱着她的腿,软软地冲她喊道:“妈妈,我会乖乖在家里等你的,我也会想你的,你下班后早点回来哦。”

叶北月摸了摸他的圆脑袋,“好。”

又跟小明嘱咐了几声,叶北月这才放心地离开。

医馆里,每天过来调理身体的人都有很多。

这不,她才来到这里,还没开门呢,就见到外面排了一长溜的人。

心里莫名地惦记家里的那个小家伙,她忙活的速度也比平时快了很多。

才过了中午,就把今天的工作量全完成了。

关门下班。

她背上背包,加快脚步朝家里走。

就在她走到必经的那座小桥,也是昨天捡到那个小家伙的小桥时,忽然又看到了一抹肉呼呼的小身影。

小丫头穿着粉色格子裙,扎着两只羊角辫,就坐在桥边,晃荡着两只小胖腿。

稍不注意,就能一下子摔进河里。

叶北月脑门上蹦出了一个大问号。

来不及多想,她迅速走过去,把这小胖丫头也给抱了起来。

小丫头也有一张白白嫩嫩的包子脸,包子脸上,大眼睛扑闪扑闪亮晶晶的,小鼻子翘翘,一张小红唇可怜兮兮地抿着。

叶北月把她抱到怀里,她立马伸手小胖胳膊抱住她的脖子。

她的身上还有一股儿清甜的奶味。

叶北月当即就问:“小丫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的爸爸妈妈呢?”

小丫头憋了憋嘴,“我没有妈妈,爸爸也不要我,唔……”

她挤着眼睛哭了起来。

虽然光打雷不下雨的,但是看起来也十分可怜。

叶北月心底一软,又问她:“你爸爸在哪儿?我带你去找他。”

“不要爸爸!要哥哥!”

哥哥?

叶北月又问她:“你哥哥在哪儿?”

“呜……哥哥说他会在这里等我的……”她小手指向自己刚刚坐过的地方。

叶北月不由得想到了昨天傍晚见到的那小子。

她不太确定地问:“你的哥哥什么时候跟你说,让你在这里等他的?”

她撅起嘴巴,鼻尖通红,委屈地说:“昨天说的。”

得。

叶北月又提出要带她去找警察叔叔。

小丫头委屈得不行,只要哥哥不要警察叔叔。

叶北月又问了她和她哥哥的名字,她叫穆小宝,她哥哥叫穆子昊。

然后叶北月就把她也给带回来了。

公寓里。

叶北月抱着小丫头才一进门,就看到被绑得像粽子似的小明。

他和小家伙不知道在玩什么游戏,脸上也被贴满了纸条。

见到叶北月,他跟看到救星似的叫她:“师父……您老人家可算回来了!”

又看到她怀里的穆小宝,他两眼一愣,“师父,您又从哪儿捡来了一个孩子?”

叶北月还没来及解释什么,怀里的穆小宝就对不远处的小家伙脆脆地喊道:“哥哥!”

果然,这俩孩子是亲兄妹。

看身高个头,应该还是对龙凤胎。

叶北月要把小丫头放下来。

穆子昊却先她一步跑了过来,抱着她的大腿喊她:“妈妈你真厉害,竟然把妹妹也接回来了!”

叶北月:“……”

这边,怀里的小丫头也两眼亮亮地看向她,甜甜地喊了她一声:“妈妈。”

叶北月:“……”

这俩活宝真的是被家人给抛弃的吗?

十分钟后。

她把穆子昊和穆小宝关在卧室,拎着小明来到了客厅。

把捡到两个孩子的事情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然后她就对小明说:“你去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寻人启事。”

“师父,要我说,咱们还是报警吧。这件事也太蹊跷了,还是让警察来处理吧。”

叶北月目光有些沉重。

想到这两个活宝即将要离开自己,心底就像是少了一块什么东西似的,怪难受的。

但是他们毕竟不是她的孩子。

呼了口气,她说:“好,报警吧。”

与此同时,和这栋公寓只隔了两条街的一座占地百亩的庄园别墅里。

一间放映厅内,大屏幕上正实时把叶北月公寓里的景象投放过来。

大屏幕下方,穆亦琛孤身坐在一张真皮沙发上。

他双臂环胸,狭长深邃的眼眸安静地看着屏幕上投放的景象。

那个被两个小家伙叫妈妈的女人去了客厅,卧室里,穆子昊和穆小宝正凑在一起商量什么。

窃听器的收音效果很好,客厅里的谈话都被收了进来。

穆亦琛微微侧头,看向站在门边的德叔。

“德叔,你看上的就是这个女人?”

他嗓音淡漠低沉,听不出任何情绪起伏。

然而从小看着他长大的德叔却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兴致。

如果他对叶北月不感兴趣的话,昨晚小少爷就被接回来了,他也更不可能让他最宠爱的小小姐再过去让人家给捡到。

暗暗笑了笑,他走上前说道:“少爷,我上半年身体不好,一直都在她的医馆里看的病。这位叶小姐不仅医术好,人也特别好,私生活那更是干干净净,一点坏毛病都没有。而且这两天你也看到了,她对一个半路上捡来的孩子都这么贴心,更何况,小少爷和小小姐都喜欢她,不如你就……”

穆亦琛漆深的目光扫向他。

德叔摸了摸自己花白的胡子,讪讪地闭上了嘴。

穆亦琛回过头,目光看向大屏幕。

卧室的门被打开,那个女人走了进去,把两个小家伙都抱在了怀里,并对他们说:“你们两个乖乖的,很快你们的爸爸妈妈就能来接你们了……”

这话的意思可不就是她已经报警了?

德叔急眼了,小声地念叨:“少爷,小小姐和小少爷还小,不能没有妈妈疼,您也一把年纪了,身边总得有个伴啊,不然得多孤独……”

大概是受不了他的唠叨,穆亦琛忽然起身,跨步朝外走。

德叔立马跟上去追问:“少爷,你要去哪儿?”

“去接孩子。”

德叔目光一亮,激动地跑了起来,“我这就叫人把车准备好!”

好好的天,说下雨就下雨。

还突然下起了大暴雨。

大雨点“砰砰砰”得往窗户上砸,伴随着不时落下的打雷声。

穆小宝吓坏了,小包子脸煞白煞白的。

叶北月一手抱着一个,把他俩都抱在怀里,同时对他们轻声地说道:“不怕不怕。”

她担忧地朝门外去看。

刚刚警察说了会很快赶过来,但是这个天气,她真的不放心让两个小家伙就这么被带走。

就在她忧心忡忡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门铃声。

她放下胆儿大一些的穆子昊,抱着穆小宝起身来到了门前。

以为是警察来了,她直接打开了门,抬头后却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一袭黑色西装,衬着他峻拔的身姿。

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就像是上帝精心画的一幅画,剑眉乌黑,眼窝深邃,鼻梁高挺,双唇凉薄地抿着。

很英俊,气场也很强大。

叶北月抱着穆小宝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穆小宝却在这时,脆脆地喊了声:“爸爸!”

叶北月目光一惊,紧接着一股儿无名的火气就冲上了头顶。

她瞪着他问:“你就是两个孩子的爸爸?”

穆亦琛神色一怔,看着她气愤质问的模样,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毕竟,他活了三十年以来,这是第一个敢这么跟他说话的人。

叶北月冷哼了声,“你到底是不是他们的爸爸?”

他动了动唇角,“是。”

“怎么证明你是他们的爸爸?”叶北月继续追问。

穆亦琛蹙起了眉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顺着她的话回答:“里面的那个叫穆子昊,这个叫穆小宝。”

名字倒是对上了。

但是现在的人贩子手段层出不穷,而且这俩活宝一见她也开口叫妈妈,明显是个自来熟。

叶北月不放心,朝他伸出一只手。

穆亦琛看着她白嫩纤细的手掌,莫名有种想要握一握的冲动。

他忍下这股冲动,问她:“你要什么?”

叶北月直接说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穆亦琛迟疑了一秒钟,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搁在了她的手上。

手机没有设置密码,叶北月打开后就翻开了他的相册。

哪儿知道相册里空空荡荡的,连张他的自拍都没有,更别提这两个小家伙了。

她没好气地问:“你的相册怎么是空的?”

穆亦琛抿了抿唇角,“我不喜欢拍照。”

叶北月白了他一眼,然后冲穆小宝问:“小宝,他真的是你的爸爸吗?”

“嗯嗯。”穆小宝乖乖地点头。

叶北月又冲穆子昊问了一遍。

穆子昊拉着她的手回她:“他是我们的爸爸,你是我们的妈妈,我们是一家人。”

叶北月:“……”

穆亦琛微微抿起唇角,幽深的目光打量着叶北月。

比起屏幕上看到的要漂亮很多。肌肤白嫩,五官精致,远看清丽,近看俏丽又不失女人的妩媚。

尤其刚刚斜他那一眼,媚中带俏,很好看。

叶北月一抬头就对上他看自己的目光,瞪了他一眼,然后她冲穆小宝轻声地问:“你爸爸叫什么名字,悄悄告诉我,好不好?”

穆小宝立刻趴在她的耳边小声地对她说。

叶北月又冲穆子昊问。

穆子昊也在她耳边悄咪咪地说了一声。

接着叶北月就看向穆亦琛,冷冷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穆亦琛。”他露出一抹微笑,浅声回答。

对上号了。

再看穆子昊和他相似的五官,可以确定他就是他们的爸爸了。

叶北月舒了口气,摸了摸他们的脑袋瓜,有些不舍地说道:“既然你们的爸爸来了,就跟爸爸回家吧。”

“不要,我要和妈妈在一起!”穆子昊叫嚷。

穆小宝跟着叫道:“我也要和妈妈在一起。”

叶北月:“……”

穆小宝紧紧抱着她的脖子不肯撒手。

穆子昊也抱住了她的一只大腿不放。

叶北月只好看向穆亦琛。

虽然她很不爽他这个不称职的爸爸,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她这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

“穆先生,他们好像都很想要妈妈,他们的妈妈没有跟你一起来吗?”她压着火气,心平气和地问他。

穆小宝两手拽着她的衣领,把她胸口的纽扣扯开了两颗。

叶北月没有注意到,穆亦琛却一低头就看到了她里面好看的风景。

喉咙突然发痒,他低咳了声,“他们没有妈妈。”

叶北月紧紧的拧起了眉头。

真是两个可怜的小家伙,从小就没有妈妈,爸爸还这么不靠谱。

想到自己曾经生过的孩子,她心底一阵难受。不过对方家里很有钱,那个小家伙应该过得很好吧。

没再往下想,这两个小家伙都不愿意回去,要是现在强行让他们走,指不定多伤心呢。

她把穆小宝和穆子昊都带回了屋里。

穆亦琛也跟着走了进来。

这是个一室一厅的标准公寓,叶北月平时自己住的时候还觉得挺宽敞的,就算多了两个小家伙,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可这个男人一进来,她莫名就觉得家里的地方变窄了。

大概是因为他身材过于高大的原因吧。

叶北月看他不爽,和他也没话说,给他倒了杯水,就让他自己坐沙发上了。

然后她去到厨房给两个小家伙做吃的。

穆小宝和穆子昊都紧跟着她,她去到哪儿他们就跟到哪儿,俨然俩跟屁虫。

没过一会儿,一盘水果味的曲奇饼干就出炉了。

再配上酸酸甜甜的冰激凌,两个小家伙趴在桌子上吃得可欢了。

直到他们玩累了睡着了。

外面的大暴雨消停了不少,天也黑了。

叶北月来到客厅,在穆亦琛的对面坐下。

穆亦琛看向她,目光幽深,神色却浅浅淡淡的。

叶北月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她只好先开口,“穆先生,小宝和昊昊都已经睡着了,外面的雨也停了。”

穆亦琛点点头,“嗯。”

叶北月眉头一拧?

这个男人是听不懂她的意思吗?

既然这样,那她就直说了,“穆先生,您可以带他们回——”

不等她话说完,低磁好听的男性嗓音就传了过来。

“我平时工作很忙,没有时间陪伴他们。这两天,谢谢你帮我照顾他们。”

叶北月看他一脸诚恳的样子,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也对,一个大男人要养两个小孩子,不仅要精力,还需要很多金钱。

叶北月不由得开始同情起这位可怜的单身父亲。

穆亦琛把她小脸上的神色变化看在眼底,接着说道:“叶小姐,我有个不情之请。”

……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读点故事懂人生”,请转载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马老师曾经曰过,离开是因为:钱,没给到位;心,受委屈了。这是概括了两种主要的情况,而且好记易懂,但现实不是...
    黑客咖啡屋阅读 48评论 0 2
  • 夜晚的月亮有多大,在你的认知里,月亮像玉盘?还是像灯笼?还是它的阴晴圆缺让你迷惑?也许,你很久都没有抬头看见...
    辣番茄阅读 35评论 0 0
  • 美国电影《朝九晚五》中有这样一个经典画面: 女主上班前匆匆忙忙把衣服扔进洗衣机中,用洗漱、早餐时间把衣服洗干净,下...
    深几度阅读 29评论 0 0
  • 每个人都有可能出现负面情绪,当负面情绪来临时,我们应该怎么去处理呢,关于如何应对负面情绪,终极解决方案是拓宽心量。...
    简心_c072阅读 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