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命的厚重(长篇哲思小说)第一百二十一章

96
AB774卢卢
2017.12.22 23:16 字数 1366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卢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在喜旺想来,真正的匹配,在那些卓越不群者心中,在婚姻上已不是物质匹配,门户匹配,而是气质的更深层次的“良知”匹配。因这些人追求的是生命的境界。良知有两层含义:一是与生俱来的人人皆有的道德意识和道德情感,这一层,普罗大众都可以做到,二是内在于人又超越万物的宇宙本原和生命能量,即“生命的厚重”,这一点,景生还差之甚远,所以喜旺必须抓住这等天黑这点时间,耐心地给景生先打一针。男女相遇到成比翼鸟的烂漫相爱,第一印象这一课,喜旺必须替景生用开导的方法不管用什么思维地着手使之在潜移默化中发挥好自己的潜能。

景生毕竟是个聪明人。他也想得极远,知道早悟的重要性,说:“那么,我究竟该不该坚持文学呢?文学比较不烧脑些,还可任着性子用形象思维写自己所好。”

“也不能这么说,不能说形象思维就是任性思维,连用感性思维都不能说是精准,世间事是很难究底随便下定义的。比如你写作,思维也用形象思维去写一个小说,但你就总是写不过曹雪芹也用形象思维写出来的小说,这个问题你怎么解释和定义呢?能用什么思维来定对错与好坏吗?实际上两种思维各有千秋,又不可分割地自然地时进时出着。就象谁都不能规定天空只能出太阳,不能出月亮和星星是一个道理。小说这块,中国起步的比较晚,在思维运用方面就不如西方空间大,放得开。他们有各种流派与主义。你不去接触他们的小说,你就不知道小说也可以这样写或那样写。他们对不同索材的不同布局手法的自由空间是很大的……就哲学而言也可以而且早就用形象思维了,如庄子的寓言,《妟子春秋》等等。中国可说是运用形象思维达到化境的国度了,为什么呢?文字狱。然而,天闷要下雨,人闷要发声。就象悦客吧,为了悦服皇心,也不敢直言,总是转啊转转了个九曲十八弯,让皇上听个舒舒服服,于是即保住了脑袋有说服了皇上。”

“如此看来,得展开革新。”

“革新固当知旧。从《大学》言,若言及生命个体,即:一家仁,则一国兴仁,一家让,则一国兴让;一人贪戾,一国作乱。一言偾事,一人定国。(《礼记.大学》)。”

喜旺是个思考型的人物。这使他变得象个另类。这点,连娟娟也一度很难理解和接受。这也是他感到孤独的原因。在婚姻这一块,他找到了贤妻良母型的娟娟,从独善其心言,他知足了。然而事业的帮手呢?一个象棋高手,总希望棋逢对手。这会不会成为他的麻烦事?

也许冥冥之中有什么上苍的安排,也许他命中注定要走一条复杂孤独很难被理解的路。他一闭上眼,就发现了包围过来的无数的框架,以及太多太多该思考的问题如看到天空中的繁星。

在《与神对话》的前言和封面中有这样一些活:

我们不能继续用“恃强凌弱”而非“相互帮助”的方式,来创造我们的集体经验;我们不能继续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和终结冲突,因为它会不可避免地促使我们将施暴和杀戳作为手段。我们不能继续这么做,因为我们根本不是在解决问题,或者终结冲突,我们只是在延续它们的出现。

我们迟早必须提出这个基本问题是:是什么使我们不断地回到这个地方?为何在这么多年后,在这数千年之后,人类依然找不到和平地、和谐地共处的决窍?

你有看看这个世界吗?

有些人在食品中添加至病化学物,只为货架上能待得更久;

有些人过着纸醉金迷生活,而无数非洲儿童却因饥饿长眠母亲怀中;

有些人贪婪的目光流连资源丰富的国家,使多少无辜百姓死于战火袭击?

我们如何找到和平、和谐共处的决窍?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