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社会的小甲

虽说小甲大四暑假有过美的实习的经历,但是毕竟那会还没正式毕业,在他的认知里自己还是个学生。

而去艺龙的实习,意味着他离毕业就只差一个答辩了。这一刻他已经不能只把自己当普通的学生了,他需要做好成为社会人的心理准备。而这份工作也不可能只是短短的几个月就能结束,当时的他对第一份工作的规划是坚持3-5年。

刚刚上班的小甲一度心理压力很大。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同事、陌生的业务,所有东西都是陌生的,上海是个大城市,但小甲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是怎么样的。那段时间支撑他的是各种各样的心灵鸡汤。那时候的他还喜欢看悲剧,他靠别人的艰难来安慰自己:你再辛苦再累有人家辛苦人家累吗?就这样靠着鸡汤和悲剧,小甲算是顺利度过了过渡期,最后请了一个月的假回校准备毕业答辩。

时隔近四个月,再次进入校园的小甲第一次被铺面而来青春的气息震撼了。正如“入幽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过往的三年多小甲从来没觉得学校里的女生和外面逛街看到的女生有多么明显的区别。但这小半年和社会女性的接触,乍回到校园,他实打实的感受到了大学生身上虽散发着那种青春的气息。这一刻,他情不自禁的觉得“大学,真好”。

校园生活总是过的很快,一个月后小甲正式的毕业了。而这次回到公司他的心态完全变了。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已经不是学生了,他对待工作开始更加上心认真,同时他也不在那么伤春悲秋,不再需要鸡汤和悲剧的滋养了。

小甲是幸运的,他休假期间恰逢携程收购艺龙。而他实习期间的领导决定离开去创业,走之前抬了他一把,让他从助理变成了经理,开始独立负责上海两个区域的酒店业务了。这一刻小甲觉得他提前去实习是正确的选择,其他毕业才来的管培生就没有他的这种机会了。

小甲本身不善和人交流,甚至说有点内向,这次职责转变对他来说是这个不小的挑战。小甲外向的巅峰应该是小学时候,那时候做过班长、当过主持人,上了初中虽说还是当过班长,但对外表演却屈指可数。而且小甲说话语速有点快,口齿稍显不清,初中时候被同学开玩笑式的笑话过。虽说同学可能没有恶意,但这个却成了小甲每次开口说话的顾虑,害怕别人听不清。渐渐的,小甲越来越不喜欢表达。高中虽说成绩算是全校前十,但没有在出任任何班委。大学更是怂到和女生说话都不敢,也拒绝了很多女生的邀请,错过了很多机会。

而这个需要和酒店频繁打交道的岗位,小甲希望借此能慢慢恢复沟通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