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量子玫瑰

“好久都没有到过这么多的星星了,好漂亮啊!”余航静静的坐到吕乐旁边。

  许久之后吕乐轻轻“嗯”了一声。

  这声音如空谷幽兰,让人倍感舒适,余航深呼了一口气压制自己不平静的心,“你看到的是金星,八大行星之一,是夜空中除月亮外最亮的行星了。”他在一旁解释道。

  “哦,那天上还有别的恒星吗?”话音从吕乐的身后传来,她依旧在仰望星空。

  余航则顺势躺在草地上,头枕在手臂上,明亮的夜空透露着似有似无的光,像他此时平静的心不起半点波澜,银白色的月光洒满了半边的萃英山,清冷不含一丝温存,清风徐来的夜里让人舒适的想要安眠。“西北的云层薄、地势高、污染少,好久都没有看的到过这么多的星星了,几乎挂满了天空。”余航说道。

  “其实大部分的星星都是恒星,他们本身就有巨大的能量,发光发热照亮了这冰冷的宇宙。”

  “离我们最近的是4.2光年外的半人马座比邻星,就在那。”余航用手指道。

  吕乐顺着余航的手看去说道“姥姥小的时候告诉我星星眨两下眼睛表示生气,眨三下就是开心。”

  “你现在看到她“眨眼”发出的光都是她四年前发出的,如果有人在上面冲我们喊话,我们现在听到的都是他四年前喊出来的。”余航继续说道。

  “还有一些恒星是我们肉眼看不到的,但他们发出的光也曾到访地球。这些恒星即使我们现在看到了,但它们可能在很早之前就死去了。”

  吕乐的美目看着躺在草地上的余航,不知是走了神还是入了迷。

  “也许哪天,我们就会收到地外文明的信息,他们的‘信鸽’飞了几千万年甚至是上亿年,可能他们的恒星早就熄灭塌陷了。”

  “如果他们还活着呢?”吕乐问道。

  “即使我们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向他们驶去,即使不考虑宇宙的膨胀,至少也需要同等的岁月。那个时候地球上又经历了多少代,又有谁还记得那些出行的人。说句玩笑的话,人总是在进化的,这么多年过去以后,我们可能都不是同一物种了。”

  “人类就真的没有希望了吗?”

  “其实你也不必在意,在人类不知道太阳系之前,不也繁衍了几十万年吗?咱们又有谁能活到那个年代?”余航说道。

  吕乐没有发现她坐的位置离余航越来越近,余航也没有发现他几乎枕在了吕乐的腿边。吕乐低头差点撞到余航的脸,他们四目相对,气氛瞬间暧昧起来。吕乐瞬间羞红了耳朵,她屁股蹭着草地背身转了过去,留下余航一人尴尬的躺在她身后,余航用手支撑着地慢慢坐了起来,吕乐感到余航就要起身离开,又立马问道“余同学,你知道人死了会去哪吗?”

  “嗯?”,余航楞了一下,他没想到吕乐会问这种问题,“天堂或者地狱?”余航说道。

  “还有别的答案吗?”吕乐的脸色黯淡,静静地问道。

  “别的答案......”余航慢慢陷入了思索。

  “天堂和地狱都是神话里面的,那么在物理上有答案吗?”吕乐问道。

  “我也不清楚,但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量子态的话,那么人的灵魂也可能是量子态的。”

  “什么意思,余同学你可以说清楚点吗?”

  “如果一个人有灵魂,那么灵魂在肉体死亡后便处在量子态,就像是沈老师课上讲得薛定谔的猫,处在死亡和存活之间。”

  吕乐眼里竟噙着泪珠激动地问道“那他活着还是死了。”

  余航对吕乐的情绪波动略微吃惊,他又说道:“不知道,即死又活吧?”

  “哦。”吕乐失落地说道。

  “你小时候遇见过鬼吗?”

  “嗯,什么意思?”

  “就是突然感觉背后有人,但转身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不清楚,可能吧。”

  “如果量子假设成立的话,那么人在死后处在量子态,介于死亡和存活之间,实体和虚幻之间,他存在的范围很大,整个地球甚至整个银河系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出现。”余航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你爱的人去世了,机缘巧合下他就可能出现在你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你。”

  “我能看到他吗?”

  “不能,也唯有整个世界安静下来,安静到只有你一个人存在,没有第三观察者的时候,他才可能出现,如果你看到他,同时,你也让处在叠加态的他塌陷到唯一的状态——死亡。”

  “那种曾经出现在身后的熟悉的感觉,会是你吗?”吕乐在心里问自己,曾经背后那熟悉的感觉,此刻让吕乐的心狂跳不止,她不知道自己是害怕还是恐惧,“你还活着对吗?不是幻觉对吗?”她是多么希望他还活着,多希望再看他一眼。背后那熟悉的感觉越来越近,她仿佛已经看到他微笑的脸庞,那温柔的目光。

  吕乐鼓足了勇气,带着期盼和说不上来的一丝失落,转身。眼前却是余航略有发呆的脸,眼泪终于一粒一粒地从眼眶里滚落出来,她不愿擦干,也不愿停止哭泣,很快,上衣湿润了一片。

  “你.....你没事吧。”余航看着眼前的泪人,心里一阵刺痛但又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手忙脚乱的从兜里扯出来一张又一张纸巾递给吕乐。

  吕乐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失控,转身站起来就往宿舍楼走去。余航在原地挣扎再三,起身喊道:“我看过一篇小说,女主在死后同样化身成量子态,她给男主留了一朵玫瑰,一朵量子玫瑰,你不要看他,他肯定一直陪着你呢。”

  吕乐突然停下奔跑的步伐“谢谢你余航,你是个好人。”

  “不客气!”余航冲着吕乐挥手大声喊道,“你是个好人?嗯?”余航从甜蜜中惊醒,“我被发好人卡了?”他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