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的伞,在别处开花

风传花信,雨濯春尘。在一个火烧云渲染 半边天空的傍晚,我收到小何捎来的结婚请柬。

打开一看,新郎的名字竟然不是……

“喂,这上边是不是印错啦?”

“不必惊讶。能相遇,已经花光我所有的运气,不敢奢求到白头。”

“你想好了?你要是舍不得他,我现在就去把他绑到你面前!”

“害,别胡闹,随缘吧,也该松手了。”

经过一番确认,原来余生陪伴她,真的另有其人。

小何曾有一个鲜肉男友,小她三岁,两人异地,那段感情羡煞众人。

遇见男生之前,小何是不近男色的灭绝师太,刻意把择偶条件标得老高,让家里催婚的长辈烦到头秃。

突然有个人闯进了小何的生命,哦不对,是有一把伞,让小何莫名其妙坠入爱河。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男生跟她的择偶标准八竿子打不着,却在一次聊天时,给她发了一把五颜六色的雨伞的照片,竟然吸引了小何,让千年老树开了花。

两人开始了解对方,在彼此生命里留下印迹。虽然是男生主动提出交往,自然而然地走到一起,但在感情中主动却永远是小何。

大概,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哪怕是待人很高冷,做事也冷静的“何师太”,遇到他也成了黏人的大傻瓜。

喜欢一个人,恨不得用一百种方式让他知道。若被人放在心上,是一定能体会到的。可偏偏男生对小何越来越……

小何临近30了,面对各方压力,小心翼翼地提出结婚,甚至做好了为他去一座陌生的城市的决定。

可自从她提了这事,男生便开始游离,十天半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以前是小何不找他,他很少会主动联系;现在是小何心急如焚地找他,也很难联系上。

我们曾试图帮小何,联系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小何却说,如果自己的事,还用别人架一把刀在脖子上,那只能证明,这事在他心里不重要。

小何的无奈和忧愁,像纹在脸上,每次见到她,我们对男生的恨铁不成钢就多了一分。

不知何时,心里的小鹿垂垂老矣,再也撞不动了。

小何接受了家里安排的对象,各种条件都符合预期。

于是很顺利,几个月双方父母便挑了日子,定了婚期。

“不管怎么说,不管是谁,要是对你不好,你一点头,我们提刀来见他!”

放弃一个深爱过的人,一定很痛吧。哪怕嘴上说,遗憾啥呢,离开他,我还不能活了?

我不敢再提到那个男生,小何却懂我的惋惜:“我该放手了,让他的伞,在别处开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