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麦妞奇遇记丨(四十一)淡淡的烟草味


“我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你怎么还抓我,哇哇,我不想死不想死,不想面对淋漓的鲜血和惨淡的人生,呜呜……”可怜巴巴摔在影视城后殿的麦芃芃肯定是上次绑架自己的人又出现了,登时魂不附体胡言乱语撕心裂肺哇哇大哭,仿佛世界末日已到。

身后一阵急迫的跑步声裹挟着秋风而来,下一刻她已经被一双有力的手拽进带着寒气的怀抱。“别怕别怕,是我。”

嗯?声音竟有些熟悉,一时却又想不出是谁,费劲巴拉的抬眼看,竟还真是熟人!

“沐亦朗,呜呜,刚才有人跟踪我抓我,不会是你吧!”她的两行热泪滚滚奔流,早已哭花了粉嫩嫩的小脸,随口胡说,紧紧抓住他的黑色风衣不放。

“额--”沐亦朗被她问的一怔,脑袋飞速的转动,该怎么回答?是他跟踪的不假,而且他已经跟踪了整整一个小时了,目睹了她从拼尽全力疯疯癫癫到形单影只草木皆惊的全过程,望着她在偏殿外的甬路上偷偷摸摸畏畏缩缩的模样,他突然想暗地戏弄她一下,偷着在她身后扔了几颗小石子,没料到她真的吓哭了摔坏了,他在暗处想都没想即刻便蹦了出来,行动之快出乎自己的想象。

“不是我,我刚好溜达到这里,就看见你摔倒了,遇到什么事了吗?”

“呜呜--不知道哪个王八蛋跟踪我,扔石头要杀我--”。她是真的害怕了,像小鸵鸟一样扎在他怀里寻求保护,委屈的涕泪横飞。

“没事没事,你肯定看花了眼想多了,这附近根本没人。你怎么会觉得有人要杀你呢?”他笨拙的哄着她,试探的问。她如今是如此的没有安全感吗?

麦芃芃流泪猛点头,“嗯嗯,有人要我死,但我偏偏不知道是谁,你说我是不是头猪?!”

沐亦朗的心突然仿佛被蝎子蛰了般疼痛,伸手擦掉她汩汩涌出的眼泪,“谁敢让小麦芽死,我先杀了他。”

他的手冰凉,却在她脸上点燃团团烈火,她的脸藏在他的脖颈间,能清晰的看到他皮肤的纹理,她的呼吸浓重抽泣连连,他的喉结抽动极尽隐忍。她的脸突然火辣辣的烧,情绪悄悄稳定下来,屏住呼吸,因为此时此刻,她发现了一件比刚才恐怖十分的事情,她居然与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男人如此亲密暧昧,这真是太太太可怕了!

其实麦芃芃的内心一直有个小秘密,虽然仅仅认识了几个月,但她有个不太好意思的想法,就是她隐隐觉得沐亦朗对她有点男女之间的小冲动。他的眼神总是在自己身上看来看去,小火苗虽然被隐藏,但她仍然感受捕捉的到。这样的眼神,元洛北与吴诩,都曾经有过。但是她也愿意和他多接近一点,坦白讲,谁不愿意与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呢?

可是,可是喜欢归喜欢,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搂搂抱抱呢!洛北王知道要杀人的好吗!

麦芃芃红着脸,从他的怀里挣扎着一瘸一拐的站起来,推开他,自己萧索的独立寒风,之前的喋喋不休消失了,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些什么,空气中流动着浓重的尴尬与暧昧。

“那个,对对不起,我有男朋友了,不能不能和你过分亲密。”她磕磕巴巴的说,慌不择言,直白的冒着傻泡泡。

“我还是单身。”他站在她对面,低头紧盯着她。

“我,我有男朋友了。”她再次声明。

“我还是单身。”他也再次声明。

“你--”麦芃芃心急了,一个趔趄向前扑倒,沐亦朗手疾眼快,如同猴子捞月给她来了个公主抱。他这才看见她双腿上的殷红。

“好,你有男朋友,但你伤成这样,总得有人帮你吧。”他见她仍是挣扎着欲从他怀里蹦出去,内心懊恼。都伤成这个样子,还要逞强?前一分钟她还搂着自己脖子大哭,现在却把自己当成洪水猛兽了。

影视城西侧的角落拐角处有个小诊所,沐亦朗抱着不老实蹭来蹭去的麦芃芃到诊所包扎伤口。值班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穿着白大褂玩着手机游戏,瞥见有人进来,这小伙子口中打着招呼,眼睛却始终离不开手机。

“你能不能负点责任,小心我明天投诉你!”沐亦朗对陌生人从来都是一副不耐烦的冷漠口吻,与她印象中的他完全不符。

小伙子见来者不善,恋恋不舍的放下手机,来着一个托盘过来,托盘里放着消毒棉和镊子等工具。她膝盖上的旧伤疤还未完全脱落,白一块红一块颜色分明,这下可好,又摔成殷红一片,土渣碎石子深深的嵌在血肉里,消毒棉每碰一下,她便忍不住大叫一声,吓得小伙子哆哆嗦嗦,望着沐亦朗越来越黑的脸色,不敢再出手。

“我来吧。”在一旁揪心的沐老板最终忍受不了折磨,决定亲自出手。在最危险的环境中摸爬滚打多年,身上大伤小伤无数,他对包扎伤口游刃有余。蹲下来按住她的小腿,他示意她忍耐一下,然后迅速的帮她清理伤口,上药包扎,麦芃芃忽然觉得这一幕非常熟悉,却无论如何想不起来这场景是在何时何地出现过。

他的手法精湛,连诊所的小伙子都看呆了。

这时,她的铃声忽然响起,原来是元洛北遇到环九谯非财发现她又一次失踪了,忙不迭的立即打电话过来。

沐亦朗耸耸肩,“看来你的男朋友要来接你了,我可以走了。”

麦芃芃这次不好意思了,“别,别走,我得谢谢你今晚救我呢。”

“怎么谢我呢,小麦芽,”他重又蹲下来,深邃的眼睛紧盯着她,“别害怕,记住,没有人要伤害你,你保持着以前的快乐就好。”

十几分钟后,面色苍白的元洛北冲进诊所。麦芃芃正在屋内闲的无聊,小医生处理好她的伤口复又陷入手机游戏无休止的征战中,无暇搭理她,她自己左瞧瞧右看看,腿上有伤不能动,度秒如年,就像是被监禁冷宫的失宠女人。

元洛北进门第一眼便发现了她腿上的绷带,“怎么又伤成这样?”他抱起她心疼的问,一路上罗列了她无数的罪名,本想狠狠的训斥她,不料见了她可怜兮兮的模样,瞬间什么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能不折腾能让人省点心呢!

“我自己不小心摔的。”她的委屈还未散尽,眼泪说来就来。

“哎!”元洛北深深叹口气,将她抱在怀里走出诊所,一阵秋风拂面,他的心突然一动。

“你身上的烟草味道,是从哪来的?”他问。

“唔,诊所里的吧,那里人杂,什么味都有。”她有些心虚的悄悄闻闻自己,烟草味若有若无,想必是之前沐亦朗留下的。

她的小动作瞒不过心思缜密的洛北王,“若是撒谎,明天头发掉光!”他威胁道。

“那个什么,刚才我摔倒,是有人把我送到诊所的,可能是,是他留下的。”麦芃芃虽然顽劣,但并不善于撒谎。

“那人是谁?”元洛北觉得她说话吞吞吐吐,直觉不太对劲。

“唔……沐亦朗。”

他的脚步骤然停住了,周身冰冷起来。这股若有若无的烟草味儿,他不是第一次闻到。她醉酒的那个傍晚,他便有了怀疑。

“他对你做了什么!?”他的脸色变得严肃而可怕,语气也是她未曾听过的严厉。

“没,没什么呀,就是摔倒了,他恰好出现,就把我送到诊所了,然后他就走了,没做什么呀。你别误会,我跟他没什么的。”麦芃芃以为他的不高兴是因为不喜欢自己与别的男人有接触,急赤白脸的赶紧分辩解释。她可不想让他有所误会。人家是身尊肉贵的王爷耶,身为王爷的女朋友,怎能不检点不自爱呢!

元洛北怒了,“恰好?你确定他不是预谋已久?”

“怎么会!你别多心,真的没什么的。”她搂着他的脖子蹭来蹭去,小宠物一般的讨好他,心里甜滋滋的。

她欢喜的想,男人吃醋的样子原来这么迷人啊!看看大魏王爷这紧拧的双眉、怒睁的丹凤眼,还有这沉重的紧张表情,活脱脱一副被抢了心上人准备与情敌生死决斗的模样!

元洛北望着她,内心波涛汹涌,重重无奈。真是没心肝的女人啊,自诩聪明却糊涂至此,早已深陷危机却毫不察觉,明明有恶狼靠近时刻要伤她害她,她却沾沾自喜以为是场桃花。这让他如何放心的下?愿意相信别人,愿意以诚相待,都是她最宝贵的优点,可如今却也成了她最大的软肋。哎,罢了,事已至此,唯有时刻陪伴着她保护她,让有心人再难有机可乘。

“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尤其是你身边亲密的人,知道吗?”他在夜风中紧紧的抱住她,如果可以把这小东西藏进他自己的身体里该有多么好,这样他便可以不再如此的牵肠挂肚,也无需这般的惴惴不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