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走不出的心魔

今天作为创城志愿者到路口执勤,我注意到在路边一侧人行道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年逾八旬的老太太,她不停地嘟囔着,还用手比划着,由于离的远,开始我并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从她身边经过的路上都禁不住好奇地多看她几眼。

老太太在倾诉

一个小时过去了,六点半了,我的执勤任务也完成了,看着身边下班放学的人群都行色匆匆地赶在回家的路上,我回头一看发现老太太还在那里嘟囔着,没有要回家的意思,脱下志愿服我走到老太太身边,想问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老太太看见我走过来,立刻转身向我,但是口中照样念念有词,我问她家在哪儿?她说她家在城里,我问她你一个人出来的,她说当然一个人,看来她耳聪目明,神志还是很清楚的。我问她你怎么不回家,她说她不回去,她要去找她老头子,听到这句我觉得她好像有点问题了,我又问她多大年纪了,她说她46岁了,不等我再问,她又开始嘟囔起来,俺老头管着整个大院,人家都说俺老头好,可是俺老头被一个狐狸精勾走了,老头跟着跑了,我得去找她,那个死狐狸精,抓住她我要撕了她……后面声音小了,可能是说累了吧,她的声音渐渐听不清楚了。

我看出点门道了,看来她当年是受过刺激,脑子出了问题,她说她四十六岁,莫非是四十六岁那年丈夫出了轨,跟着别的女人跑了,听她话音,她丈夫还当了点官……正当我在猜测之际,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对我说,不要搭理她,她是个神经病,她家就在附近小区住,这肯定是她儿子一眼没看住跑出来了。我说她说的事是真的吗,中年妇女说,谁知道,他老头都死了二十多年了,她还整天跑出来找他。说完,中年妇女面无表情地从我身边走过去了。

再看老太太,这时她竟然没点动静了,原来是她点着一颗烟在吸烟,老太太目视前方,目光游离,仿佛置身这个世界之外了。我忽然对这个老太太充满了深深的同情,当年她一定是非常爱自己的丈夫,把丈夫当成了自己的天,所以才深受打击,丈夫虽然走了多年,但她一直在寻找着他,如果他丈夫在天有灵,会不会有悔悟之心。而这位老太太,她的美好岁月戛然停止在了四十六岁,后来的几十年她再也没有了自己的意识和生活,正如行尸走肉般过了这么多年,她活的真是不值啊。

自古以来,一个“情”字,困扰了多少痴男怨女,又演绎了多少悲天恨海,面临变故,如果自己走不出来,就会一辈子深陷其中。

我再次靠近老太太,说大娘,我送你回家吧,没想到,她立马站起身,说走,我扶着她走在路上,这时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急匆匆迎面走来,对老太太说,不在家好好待着,你看你又跑出来?脸上表情充满责备和担心。大慨是刚才那个中年妇女给他捎过信去了吧。

男子朝我点点头,便搀着老太太离开了,望着他们夕阳下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心轻松了,但愿老太太能得到善待,能在懵懂中平安度过晚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