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不语|柠檬很酸,可你真的好甜啊

字数 2148阅读 439

这里食不语的第七十一个故事

颖王爷 料理 | 公子胡吃 插花

如果大家喜欢,请支持一下哦!

瑞雪兆丰年,外面的雪又清了一遍,王爷喊着公子出来看。

“这样的大雪都能把明年的麦子给洗干净了!”公子这个吃货并不能表达得清楚天气与谷物的关系,但是单是看这白花花的光景,便是感到满嘴粮食的芬芳。

“是啊,又是一年的好面。”王爷感慨完,也不像公子那样在门口堆雪人,径自回屋去招待等候已久的食客了。

据说这位食客今晚是来跟小店告别的。

“公子,你看这次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布衣青年从怀里掏出一块长木,上面还粘着几根素弦。

“像是……三弦琴,我以前听人说书的时候弹过,怎么?今晚用古琴配柠檬水?”

说得布衣青年脸有点儿红,“本来想着今晚换个饮料,毕竟开心嘛!但好像爱上你们家的柠檬水了,仿佛有一种魔力,让我来了就想它。”

不是每一位食客都是在欢快的时候想畅饮的。

正如三个月前,布衣青年是带着满面愁容进的店。

“你想吃点什么?只要我会做,都可以试试。”王爷的招牌揽客标语。

青年猛然趴在桌上摆了摆手:“吃不下,老板,要不来点儿喝的吧。”

公子听罢,嘴角泛起一抹微笑。

“来杯柠檬水吧!王爷亲自配料。”

“你们这儿老板的名字倒是有趣,不像我的老板是个二百五。”


小职员关锦年的故事

青年叫关锦年,在一家公司当个小职员,每日就负责办公室报账和琐碎之事。他的直属上司是办公室的科长,据说叫做二百五。这个科长除了不讨喜外,还总是对关锦年的工作极为的不满意。

“你是猪吗?让你报个专有发票,你却拿来个普通发票,这二百五我管谁要去!管你要吗?你不应该叫关锦年,你该进局子里关几年!”

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学生会主席,在这一刻也只个可怜的尚未转正的新人罢了。走过他身边的女同学毫不避讳地在那里笑着,他的头瞬间低得更深了。

他去洗手的时候,突然有一只冰清玉洁的手递来一块水果糖。抬头便看到两轮弯月在对他笑:

“别理会他,他那人就那样,我们都习惯了。”

锦年接过糖果,看见上面的字样:“柠檬”。

柠檬应该是酸的,可是这糖却甜得很。

第二天,感觉又对工作充满了期待,关锦年打起十二分精神迎接新的琐碎。

可是会上的大领导却说:“你们要打起十二分精神迎接新的挑战!”

锦年心里很不屑,日常杂活,每天搞得这个饭碗都跟恩赐的一样。

大领导接着情绪激昂地讲:“你们可以问问同一行业的公司,哪个有我给你们的工资多?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你们的位置,你们就天天这么给我干活吗?要你们有什么用?”

日夜煎熬的工作居然成为了竞相争抢的热门。

二百五回到科室抚了抚自己的金丝眼镜,语重心长地对锦年说:

“看见吗?大老板不高兴了,要是辞退也先得是你们这些没有转正的。你还天天不感恩戴德地好好干,我要你有什么用?”

锦年不知道公司要自己有没有用,反正二百五终究也是个狗仗人势的家伙罢了。他想将自己的这一想法告诉那个“柠檬”女孩,因为整个公司只有她看上去正常一点儿。

又加班到深夜,锦年尾随女孩出去,刚想上去搭话,便看见她上了二百五的宝马i8。

他没有再上前,只从裤袋中抓出一张糖纸,闻了闻,觉得酸极了。


食不语

“我发誓我这辈子都再也不要吃柠檬。”

然后公子就递上来一杯柠檬水。

“唉,上班受人欺负,下班连点餐的权利也没有了吗?”关锦年虽这样说着,但还是用嘴猛吸了几口。

“还挺酸爽,怎么做的?教了我,我也回家做着喝。”

“这个简单,我就能回答你啊!把柠檬切片放进玻璃瓶子,灌入些许桂花蜂蜜,封瓶放入冷藏室。什么时候需要喝,取出两片放置苏打水中,口感还是相当不错的。”

“确实,而且心情也奇怪地跟着好起来了。跟你说,我早晚有一天得离开二百五!有工作没他,有他没我……”

此后,锦年小哥受了气就来小店坐坐,每次无论点什么晚餐,都要配上一杯柠檬水消消火。


小职员关锦年的故事

关锦年辞职后,回科室整理东西,在门口再次撞上那个“柠檬”女孩,他此刻也不羞涩了,当然也没有看不起她,毕竟世道艰苦,都是各自讨生活罢了。

“小关,你要去别的地方工作了吗?”

“嗯,讨生活罢了。”

“哈哈,其实工作也不是你想得那么糟糕,还是有很多乐趣的。”

锦年刚想问:“是坐宝马里笑的乐趣吗?”又觉得不太礼貌,便改成:“你看过契诃夫的《小职员之死》吗?”

“哦,那个被自己的焦虑与胆怯折磨致死的故事吗?”女孩若有所思,然后双眼又眯成了月牙,“你喜欢这个故事?”

“谈不上吧,我可能更喜欢《局外人》这个书名吧!”此刻的他并不想显露自己读过多少本书而与他人不同,这样显得自降身价一般,但还是跟眼前这个女孩袒露了出来。他觉得相对于那种卑于权贵死了也活该的小职员,自己更像是不愿与世道同流合污的边缘人。

“柠檬水好喝吗?”

“什么?”关锦年大惊。

“咯咯,我看你平时喜欢带苏打柠檬水,就问下好喝吗?”

《聊斋》中婴宁的笑也不过如此得好听了吧。

“好喝的……怎么?”

“嗯,可不是嘛!有甜有酸有气泡,才比柠檬美味多了。”女孩笑了笑转身要走,又想起了什么,对他讲,“其实我哥这个人除了嘴贱了点,并不坏。他可是我从小欺负大的啊!你真别介意他的话。祝你以后顺利!”

等等?什么哥哥?



这就是食不语,一般卖花,二般做菜。

我们想为每一个美食,写一个故事,无论喜悲!

如果哪一天,你恰巧路过,请一定要进来问一声:“公子,桃花怎么卖?”

颖王爷一定会臭屁的告诉你:“不卖不卖,明年开春,我就切了桃花换酒喝!”

我有故事,也有酒

你愿意切三两桃花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