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的世界 22 阿尔·晚冬

96
大狗说
2016.08.30 14:52* 字数 1037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阿尔·晚冬

文/大狗

二月下旬,我搭上前往马赛的列车,离开了巴黎。我打算先在阿尔待一段时间,然后看情况再去马赛。

在巴黎的日子已经让我变得麻木,无心作画。南方,我希望在这里可以让我找回心中的平静,同时也能恢复健康。快到达拉斯贡(Tarascon)时,我看见了壮丽的巨大黄色山岩,峡谷之间一片橄榄绿色,我想那是片柠檬树。

到了阿尔,所见之处皆是无垠的平地,有块田里种着葡萄树,地面上隐约露出红色的土地。半米多厚的积雪把小镇装扮地纯净而安详,远方的山脉映衬在瑰丽的淡紫色天空下,异常美丽。雪白的山头显得非常明亮,俨然一片日本浮世绘上的风景。


图 32《阿尔雪景》,文森特·梵高,1888年。

才不过四天,我已经画了三张油画。看来我来对了地方。逛逛博物馆,实在没什么可看的,文物馆倒是不错。干冷强劲的北风并没有阻挡住我的脚步,我喜欢出去走走,到山头上看看修道院遗迹,在田野里看看明亮的太阳。

住到半个月的时候,我发现这里的生活成本并没有想象中低廉,每天得花上五个法郎,甚至和巴黎一样。现在,我已经积累了八幅作品。不过这并不算数,因为我还没有进入最佳状态,我渴望春天,那温暖的阳光已近在眼前。

有一天,我在阿尔南边的田里闲逛。沿着罗纳河附近的一条小河行走,忽然见到了一座木质吊桥。那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橘黄色的干草地已渐渐铺上青草。岸边挤着一排洗衣的妇女,她们穿着五颜六色的长裙,一边干活儿一边聊天。静静的河流里荡开了悠悠波纹,一架马车正好从桥上经过,连马儿都在侧目欣赏那碧蓝的河水。明媚的阳光洒向大地,一切都是那么光彩明亮。我转过身,正是那太阳,璀璨鲜黄。


图 33《朗格卢瓦吊桥》,文森特·梵高,1888年。

这只是一个平凡的春日,我无法想象再过些时间,当夏季来临,阿尔将是何样的景象。

看遍了草木房屋,也慢慢熟悉了当地的居民。这里原本是古罗马人的居留地,现在仍能见到很多遗迹。人们都说阿尔的女人可谓天下最美,她们保留着希腊祖先优雅的体态,同时融合了罗马征服者的强健体魄。撒拉逊人的入侵又为这里的子孙融入了一股东方神韵。我有幸亲见了当地女子,果真名不虚传。

长久暴露在肆虐的狂风和炽热的烈日之下,阿尔人也变得疯狂。白衣牧师的祷告像是别有用心,狂饮的酒鬼不知回家,妓院的姑娘令人迷惘,驻守此地的士兵也尽干些疯事。那天在妓院门口,我亲历了一场凶杀。两个法国步兵和三个意大利劳工发生了争执,被捅死了。事后当地人都异常愤怒,非要处死凶手。可真正遭殃的却是所有的意大利居民,男女老少,都遭人唾弃,甚至被驱逐。

我并不是说这里有什么不好,相反,我更乐于活在这座热闹的疯狂之城。


上一节   《梵高的世界》目录   下一节

梵高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