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八)魂绣缘

        吴妈和李老板二人走进来了。筱雨低着头专心刺绣,无暇顾及二人的到来。二人也不急,就在一旁仔细研究筱雨的刺绣。

        筱雨绣的是一副江南烟雨景。画面占主要部分的是一座桥,桥上空无一人,淅淅沥沥的雨点砸在了桥面上。周围是一排排的白体黑瓦的房屋。天空因为下雨显得雾蒙蒙的,整幅绣像都有一种朦胧感。令人奇异的地方就是那些点滴的雨滴。虽是丝线织出却像图画一样真实逼人。透明感通过一针一线表现了出来,也是不容易。

        李老板虽然很是心疼自己的五千两银子,但也为自己收获这么聪慧的人才而窃喜。他喜滋滋地看着筱雨制作的艺术品,心里盘算一下要卖得卖多少钱。他的双眼一下子就看到了源源不断的钱财进了自己的腰包。满脸堆笑地说:“筱姑娘的技艺可真是不赖啊。我那绣坊可就没有这么厉害的人才了。”

      筱雨置若罔闻,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继续绣。李老板自讨没趣,尴尬地笑了两声,退到了吴妈身边。吴妈双手藏进袖子里,一脸淡漠地看着筱雨。这是她亲自培养的孩子,对她来说也只是个赚钱的工具罢了,到头来也没有任何的感情。

        二人站的累了,坐了下来。不知等了多久,筱雨抬头把绣像递了上来。李老板满脸惊艳,吴妈很满意地点头。筱雨面无表情,双手贴在腹部,静待二人的评价。

      李老板没敢出声,他怕自己要是说了什么让吴妈不高兴的话,吴妈就变卦了。他斜眼瞟了一眼,看见吴妈波澜不惊的眼神,咳了两声,凑近了说:“吴妈,要不,您来说?”吴妈冷哼一声,扭头看向这个畏畏缩缩的小老板,心里想着把筱雨交到他手上是对还是错。也罢,他能给出那么多的钱,也算是有诚意了。吴妈扭回头,对筱雨说:“打今儿起,你就要去这位李老板的绣坊了。”李老板立马把脸皱成了一团,对,他在笑。筱雨点下头,问:“今天开始?”吴妈点头,她倒是有些诧异了。她本以为筱雨会为自己为什么,哭着喊着说自己不想离开。没想到,她竟然平静地接受了这件事。

        筱雨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此别过。感谢您对我多年的栽培。”说完,卷起自己的绣像,走出了屋外。李老板有些呆滞,这就完了?吴妈说:“人都走了,你打算坐到什么时候?”李老板这才反应过来,摆手向吴妈告别,追上了筱雨。

        筱雨跟着李老板到了他的绣坊李老板对这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是有求必应。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怀里怕摔了。但筱雨只有一个要求:不准除老板和贴身丫鬟以外的人见到她的真容。因此,丫鬟必须要找一个守口如瓶的人。李老板不解,精美的绣像配上艳丽的绣娘更能吸引群众的目光啊,为何要隐藏自己的容颜呢?筱雨解释道:优秀的绣像本身就可以令群众赞叹不已的,若再加上绣娘端庄的容貌就有哗众取宠的意味。

        李老板恍然大悟地一拍脑袋,对筱雨竖起大拇指,称赞不愧是吴妈带出来的人,就是与旁人不同。筱雨抿嘴一笑,其实她是存了私心的:不让别人认识自己,对自己的诸多行动是件好事。离开吴妈后,她第一件事就是想找回母亲。太过出名是一种束缚。

        筱雨在李老板的安排下搬到了一个偏僻的府邸。好像多年无人居住过的样子,到处都是杂草,大门上的油漆还干成一片一片的,府中的各间屋子内都蒙上了一层灰尘。筱雨挎着自己的小包裹,安安然然住了进来。她不是什么柔弱的大家闺秀,在吴妈那儿不少事也要自己动手。她放下包裹,给自己收拾出一间屋子,住了一晚。隔天,李老板雇佣的下人们都到了,众人一齐把整个府邸都收拾干净了。

      此时的筱雨穿着素静的衣服,不带任何首饰,挽起袖子和众人干活。她长的低眉顺眼,静悄悄地,大家都以为她是个下人,对她的态度也蛮横了不少。管家看她做事太慢,一挥手中的鞭子,狠狠地打在了筱雨的背上。筱雨闷哼一声,继续干活。也说筱雨耐力好,一天下来,管家好像故意针对她,抽了她好几鞭,她的背上骤然增添了几道血痕。但她并没有说出自己就是新来的绣娘,看着众人的架势,怕是不会相信。况且自己也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新身份。

        入夜之后,厨子给大家做了饭。吃过后,筱雨犯了难。晚上睡觉她是回到自己的屋子还是去下人房呢?回屋就会被发现身份,去下人房估计也不会有自己的位置。她坐在饭桌旁,想。忽然感到袖子被人拉住了,顺着袖子上的那只手向上看,看到了一个长相乖巧,眨巴着两只大眼睛的青葱少女。筱雨疑惑地歪下头,小女孩竖起食指立在嘴前,压低声音说:“你不要出声,我给你上药。”筱雨了然地笑了,也压低声音说:“不用啦,谢谢你,结疤就好了。”小女孩眼睛一瞪,不容置疑地说:“女孩子可不能留疤,不好看的。你来我这屋,我给你上药。”说着就把筱雨拉走了。这女孩的力气可真大,筱雨挣不开,只得跟上。

        小女孩小心翼翼地给筱雨上了药,叮嘱她不要让伤口碰水之类的注意事项。筱雨感谢地笑了。小女孩又关切地问:“你是不是还没找到住处。也是,今天大家都是新人,肯定要给自己先占位子,你估计是没抢上。我这里可大了,你来我这儿吧。”筱雨这才注意到小女孩住在单间里。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小女孩解释道:“我是这附近的人家,一直在照料这座府邸。第一次看见有这么多人来。”

        筱雨当晚住在了小女孩那儿。 第二天,筱雨还是依照个丫鬟的本分,早起干活。那个管家还是看她不顺眼,又抽了她几鞭。说这是李老板给的特权,看见谁不认真就鞭子伺候。哼。筱雨在心里冷哼。

      到了晚上,筱雨回到了小女孩那儿,小女孩心疼地给她上药。这种状况持续了半个月,直到李老板的到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那天正是夏季里最炎热的一天,筱雨穿着轻薄的纱裙,应吴妈的要求到一家绣坊里给其现场刺绣。 绣坊的老板是...
    樾墨阅读 103评论 1 2
  • 那个老妇人一看就不是等闲之辈。 她身着一身暗紫色的衣袍,衣袖上用金丝绣着朵朵牡丹,并没有把边绣全,意...
    樾墨阅读 30评论 0 1
  • 最近做咨询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已经提了离职的她,正纠结于是否接受已经拿到手的offer之一开始工作,原因是那两个o...
    花开生涯阅读 180评论 0 3
  • 最近有个功能需要拿到视频流的帧转换成图片,对图片做处理再显示出来。先了解AVFoundation的一些基本类,后面...
    逆风g阅读 1,192评论 2 2
  • 3.原以为终于要变了 夜华回了自己寝殿,辗转反侧睡不着的他又去了元极宫寻他三叔。 看见夜华进门的三殿下像是寻到了救...
    缪小喵M阅读 837评论 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