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雨,整整下了一夜,注定这是一个不安分的夜。滴滴答答的声音骚扰了我即将进入梦乡,想要与周公来一场棋艺上的交流,但却被雨声闹着无法入睡,一颗难愿以尝的心,久久不能作息。心里面忍不住了想要臭骂一句,这老天爷就是爱捉弄人。弄得好像欠钱不还,找人来要债,吵的不得安宁。

嘀咕完以后,心情逐渐也变得安静下来,呆神入坐的听着外面的雨声肆虐咆哮着,像是人们种下了罪孽深重的过错,正在举行着一场洗礼仪式。

雨,依然我行我素的下着,完全不理会世人的感受,在大地中,它自己觉得是一位主宰者,想要任性多久,就任性多久,无人可挡。忽然,一阵浩大声势的雷声滚滚传来,直击人们心房,想要敲醒正在沉睡的人们一声警钟。似乎、它想要告诉世人,不能再对它进行侵略的行为。不然就要发动自身的武器,来表达它的不满,谁都不能来捍卫它的怒威。

雨、继续了它的霸道权利,在这座城市的深夜里,肆无忌顾狂舞着叫嚣着。犹如一首革命进行曲,有时缓慢歌颂,有时热情高昂,像一支打赢了胜仗即将要归来的战士,歌颂着澎湃喜悦的心情。

雨,渐渐地减小了,变得温柔优雅缓慢地飘着飘着,像个低声细语的女子在轻轻哼唱着,每个音符好像在诉说着一份思念一份渴望,盼望着那远方的朗儿何时能归,何时能归来。

雨,终于停顿了,不再下。可能是觉得累了吧,想要歇息似的。城市里面瞬间又陷入安宁状态中。闭上眼睛,我似乎又看到了周公热情地来临,然后开始那场还没开始无硝烟的棋战。迷迷朦胧之中,忘了最后胜利者是谁?

雨、它走了。梦,也散了。醒来之后,只记得雨它曾经来过,然后留下了伤心的眼泪,记忆中,好像也有一个女孩的名字,它也叫作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