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熊儿一岁半

2014年,润九月初九。大婚那日,当我握起拳头,带着一颗无畏的心准备迎接生活的时候,压根儿不会想到时隔三年后,家里会蹦出一个肉墩墩的小家伙,一岁半就露出了“熊孩子”的萌芽儿,让你总想虎起脸儿却又真真发不起火儿来。这家庭教育的挑战,来得也太早了些。

熊儿自小和爷爷奶奶,姑姑姑父长在一起,还有两位小堂姐一路玩耍照应。作为熊爸熊妈,只有法定假日与寒暑假是伴儿时光,其余的日子一半是追着信仰,一半也是要给胃口极好的熊儿挣些奶粉钱的。

熊儿的日子过得还是蛮舒服的。捣蛋的时候,奶奶常说的就是,非要打你屁股不可!然据我观察,似乎一次也没有落实到屁股上。没事跟着爷爷剃剃头刮刮胡须,姑姑常三五日给买零食玩具小衣物,还有小堂姐们一起摸爬滚打,电视也整日被熊儿的儿歌与动画片占领……看上去真是无忧无虑。不过这次清明假期,熊儿遇上妈,可就没那么好过啦。

这一日,带着熊儿去探望姥姥姥爷。不知为何,熊儿对水有一种难以自拔的热爱。帮他洗手,定是赖在水池不肯走的;常常到洗手间向马桶里探头探脑,一不留神就伸下手去;给他洗澡,全程闷头玩水,硬生生拎出来后手脚并用哭闹不停,非吵的你再找个湿脸盆儿给他,耍上一耍才甘心。

姥姥家楼下院儿里常有水桶一只,接水用来淘米洗菜的,位置高度正适合一岁半的熊儿。于是,开始了一个有趣的循环:

走宝贝,我带你到门外玩。

在门外一小会儿功夫,熊儿飞速回转,

准确地跑回水桶处开始舀水。

走宝贝,我带你到门口玩……

再回转……

熊儿以每两分钟一次的频率,

无数次地迅速转回到指定位置。

于是采取零食分散精力大法。我和宁哥先后给了熊儿的食物有:一块甜甜的苹果,半根黄瓜,半个馒头。于是,这些食物无一例外地也陷入了循环中,熊儿的操作办法是,回转指定位置后,投进!咚! 啪!乓!

于是我决定惩罚他。每次他投进去,我便抱住他,翻过他的小屁股,不轻不重地打三下:啪,啪,啪。他一开始不以为意,后来觉得痛了,便转过身来抱住我的脖子,哭上两声表示委屈和不满,我却偷偷地忍住了笑。

即便如此,还是没有杜绝熊儿的“捣蛋”:他发现了姥爷的酒瓶儿们,稀里咣当乒乒乓乓,然后姥爷的酒杯光荣牺牲;姥姥跳广场舞的音箱,他开开关关拧来拧去,听着最大音量还探头晃脑;我放在小凳子上的手机,一回身的功夫,就被熊儿拿起来丢进水桶听声儿了(所幸第一时间拿到了售后修理主板,挽救了它的性命)……这一天,熊儿挨了不下十五次的手板子。

就在我以为,熊儿的小屁股“打也没用”时,又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从姥姥家回来的第二天,正巧爷爷上午有事出门,他见爷爷径直关门走了,没有带他出去玩,便自顾自地在奶奶身边撞头哭闹了一番。我跑到他身边,想要抱抱他的时候,发觉他似乎在躲着我。刚开始以为感觉有误,便又拥抱过去,这一次感觉很明显了:熊儿笑咪咪地,把自己的屁股藏在奶奶那里,一面用身体的正面对着我,一面用右手捂着自己的小屁股。我几乎要大笑起来了:小家伙心里有“鬼”,怕我又是来敲他屁股的吧!

熊儿虽然调皮,但从不冥顽不灵。假装哭闹的时候,如果我说:宝贝,妈妈藏起来了,快来找!他便饶有兴趣地忘记了之前的不快,闷着头儿闻声寻来,对了门后的我扬起小脸儿露出小牙,满是“发现”的快乐。

熊儿晚上常让读书,最爱的还是那本《谢谢你,来做妈妈的宝宝》。熊儿爱看动画片《汪汪队立大功》,入迷的时候,谁喊都听不见。奶奶常说他,没了耳朵。熊儿不爱争抢,被抢走心爱的东西会哭,却也从不想着夺回。熊儿爱拧各种容器盖儿和螺丝,爱用钥匙尝试开门,还总会把高凳子、小茶几们推倒翻个底儿朝天。

离开家的最后一天,移动速度相当快的熊儿,在老爸的狂追下,依然把爷爷抽屉的钥匙成功丢进马桶,给老爸下达了打捞任务。这还不算将花生豆扔到了洗碗池,将“好多鱼”倒了一地,将家门钥匙投进北院水缸,还伸手进去捞鱼种种……当然,他也会听爷爷奶奶的话,乖乖做了事情后,自己比着手势夸自己“棒棒”。

家有熊儿的不只一家。或许就在一日日的相处中,我们可以发现“熊儿”们的不同,他的美好,欣赏他,爱护他,渐渐把自己培育成为他的伯乐。想来如果我们总能够在每一个适合的时间,为他的成长提供最适宜的帮助,这该是多么美好的生命接力。

都说孩子是生命之火的儿女,你看他虽生来娇小,但依然无法掌控,就像骑着一匹小野马奔跑,不知道会遇见什么风景。他的确与你理想中的宝贝有诸多不同,但这正是更加有趣的地方。在熊儿一岁半的时候,写来与各位父母共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