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六)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十六)

后来有一回,爹写信来,说家里很好,大哥的夫人给大哥生了个大胖小子,大哥很高兴,刚平了岭南的叛乱就急匆匆赶回关西去,但还是没有赶上夫人生产那天,到家的时候,嫂子已经出了月子,儿子也已经咿咿呀呀很会笑了,见到大哥的第一面,甜甜一笑,气的大哥在屋前一连砍了五天的胡杨柳。我不禁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小蝉说我好久没有这么笑过了,我给了她一个大栗子。

“小丫头瞎说什么。”

从爹爹的信里得知,章涵之死了,皇上这次发了狠,谁的面子都没看,谁的求情都没听。这样的结果我已经预料到了,因为李格知已经快三个月没踏进景阳宫一步了,以前李格知对我虽不热情,但初一十五总来,偶尔也半夜溜进我屋里吃酒,这一次,李格知是彻底对我失望了,仔细想想,其实是他错了,只是他九五之尊的面子,拉不下来。

宫里的闲言碎语越来越多,我也不去管,平日在宫里也不着宫装,只着我平日的男子服饰,我想做回自己,而不是李格知的皇后了。人人皆知皇后冲撞了皇帝,已然失宠,甚至有了些废后的言论,但我乐得自在,因为那些个娘娘们把安插在我宫外的眼线都撤走了,我景阳宫彻彻底底变了透明。

小蝉最近总往外面跑,突然有天她神神秘秘地和我说:“上月暴毙的王美人所出的二皇子,尚不足三月,不如把那孩子抱来,给咱们宫里添添生气。”

我苦笑,这小妮子什么都能想的出来。

“你觉得我是会养孩子的人吗?”

后来小蝉几番恳求,便就把那孩子抱了来。李格知对我的任何要求都会满足,可我知道,他这是在补偿我,我们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


(十七)

我没想到出了那件事情以后,李格知还会来找我。

那日很晚,他偷偷踱进我房里,没带任何人,身上浓浓的酒味,闻不见脂粉味。我已经歇下,他掀开薄被,和我并肩躺着,躺了许久,我没说话。从他进门我就已经发觉了,只是继续装睡。

“陈云遥,我知道你醒了,朕想和你聊聊。”

“洗耳恭听。”

“你想离开这里吗?”

我突然睁开眼睛,浓重的黑暗让我又不自觉地闭上了眼,“想,做梦都在想。”

“离开这里了,你想做些什么?”

“没想好,大概租一艘船,到江南水乡走一遍吧,我极少去江南,听闻那里的画舫和灯市都甚是好看,那里的美人,我也还没好好欣赏过。”

李格知轻笑了一声,“朕打算放你出宫,不过,你这么爱动刀动枪的,怎么一想到就是去寻花问柳。”

我也笑:“大概是,得不到的最向往吧。”

“好,朕就让你去,只要你帮我做成这件事,朕再送你香车美人。这是朕拜托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办成后你便不用做朕的皇后,朕许你去过你的自由日子。”

“好。”


(十八)

出发前,我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连日奔驰了几日,眼皮就跳了几日。

那日我问他此去何事时,他只说了五个字。

“射人先射马。”

擒贼先擒王。

坏的预感总是很准。

当我带一千轻骑深入李格知交待的地点准备与他的线人接应时,腹地水草丰茂,却无一人一马,我顿觉不对,忽然风云突变,万马齐喑,有埋伏。

我带着千人殊死搏斗,却势单力薄,无力回天。

此时的我正伏在马上喘着粗气,我不知道身上中了几箭,挨了几刀,只知道血汩汩地在流。我仿佛看见江南水乡离我越来越远,眼前几要出现幻觉。

眼前血气弥漫,我气线人临阵逃脱,教我中了埋伏,不仅没法潜入敌军大营,擒大帅首级,此时摆在我面前更急迫的是,李格知和大队人马正在不远的地方等我的消息,他本打算在我成功后带着大部队一举而上。

最后,我只能用力打开了信号弹,希望李格知懂我的意思。

此时我身旁无一人可用,而我也快要撑不下去,只能驾着马尽力地往大营方向奔,身后的兄弟帮我抵挡着一波一波的冲锋,一千人,悉数覆灭。

见到李格知时,他正举着弓箭直直地对着我,一脸君临天下的骄傲。我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我强睁开眼睛,李格知正抱着我,我缓慢地把战况讲给他听,他没有表情,只是静静地把我抱上战车,一边命领大军往回撤,一边唤军医来看我伤势,可我挥挥手让他们走。我知道,我要死了,天生凤命的陈云遥要回他的沧溟山,凤凰洞了,我本该哭的,可是我却想发笑,原来凤凰也是会死的。帝后帝后,后不离帝,我终于懂了。

“军医,回来,给我治好他。”李格知大喝。

“皇上,不用了,我是救回不来了。”

“你不许说!”李格知又提高了几分音量

“好吵,我耳膜都要震破了。”

“不如皇上听我讲个故事吧。”

“曾经有一位公子乘船出游,摇橹的船夫用方言唱了一首歌,公子觉得很好听,但是却没有听懂,后来,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陈云遥,你什么意思?你说的故事,朕听不懂。”李格知用力地摇晃着我的身体,声音也带了和平日不同的颤栗,我听得出,他在发慌。

我低眉苦笑,我感觉眼皮很重,快要睁不开了。

其实那个船夫唱的是:“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知得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他不知道那公子不懂越地方言,而他也不会说楚国话。


我的意思是。

我生为男子,不是故意的。

我也没预料,我会爱上你。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