赑屃袭人(十三)

赑屃袭人(目录)

孙小月的日记在这里画上句号。

我合上日记本,心里五味杂陈。

不知看完日记的胖子是作何感想。至少,我是不相信日记内容的。韭菜花、赑屃、石阵、石葬,一切的一切,完全不合逻辑。

尽管记忆中的孙小月是个从不撒谎的乖乖女,但抛开我素来不信牛鬼蛇神这一因素,单是日记中的几个漏洞,就足以令我对其真实性提出质疑。

首先是李江涛等七人。既然是在外务工,平素很少回来。那么周文是如何认识他们的?如果说孙小月的性格,我了解不够深的话,周文的性格,我和胖子是绝对了解的。他不是那种外向且喜欢交朋友的人。恰恰相反,他内向十足,几近沉闷。高中几年光景,班里五十多个人,能和他搭话聊天的,除了孙小月,估计只有我和胖子了。

换一个角度。即使周文和李江涛等七人偶然相识,也不可能在出去游玩的时候选择和他们一起。以他的性格,他应该会选择和孙小月两个人,只在村子附近人少的地方走走。远行,且和七个并不熟知的年轻人一道,这实在不是我所认识的周文。

其次。日记前半段反复提到的水库、洪水,在后半部分的内容中,毫无涉及。这并不是我鸡蛋里挑骨头。诚然,赑屃的出现,可以化一切不可能为可能。但既然已有洪水,为何在之后将近一夜的反复奔忙中,赑屃不用洪水来进行围堵?

第三,基于第一点的质疑。假设他们两人出游时,真的是和李江涛等七人一同进山的。那么无论如何,另外七人的关系绝对比和他俩的关系要更为牢固。这样一来,几次遭遇生命危机,李江涛他们不顾自身安危,反而以生命为代价换取周文和孙小月的一线生机。这和人遭遇危险时的第一反应完全不符。照理说,大难临头,第一反应是自己逃命,之后再对亲近的人实施救援。可李江涛他们的行为,却与之相反。

最后一点是危难过后孙小月的反应,与其说冷静,不如说恐怖。甚至,还有一丝大仇得报的快感和狂欢在里面。我是理科生,本身对文字并不敏感。但读完这本日记,依旧对孙小月埋葬尸体时的冷漠和无情心有余悸。一个女孩,在这等惨剧之后,其字里行间,竟无半点怜悯。

我望向院子里。胖子和杜老爷子正坐在院子中间的小桌旁。都是老烟枪,几番吞云吐雾,冉冉升起的烟气在太阳的光束里肆意翻腾。胖子坐在很小的板凳上。我甚至担心,那条板凳会因为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而就此损毁。

胖子是个肢体语言极其丰富的人,说话的时候喜欢扭动自己肥硕的身躯。甚至,自己的脑袋也会在聊到尽兴时左摇右摆。不知他和老爷子在聊着什么,胖子一甩头,正巧看到屋里的我。四目相对,我径直朝他们走去。

我从桌子底下扯出一条更为矮小的板凳,坐在老爷子对面。

开门见山,读完日记后的所有想法,我一股脑倒了出来。老爷子端起茶缸喝了一口,看看胖子,又看看我。竟然摇摇头,朗声大笑起来。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搞得彻底迷糊。看日记前,老爷子那渴求我们查出真相的眼神,丝毫不像装出来的。为何到了现在,反倒笑了起来。难不成,他早就知道真相,故意丢出一个日记本想看我俩的笑话。

想到这,我更觉得莫名其妙了。

胖子看出我的疑虑,站起身走到我旁边拍拍我肩膀。

“小子,咱俩还真是好兄弟一辈子呐。就你刚刚这些个问题,和我看完后问老爷子的问题,基本一样。看看,还是咱俩有默契。刚刚我和老爷子打赌,说你待会儿看完后一定也会问这些问题,老爷子不信。这不,老爷子是笑咱俩的默契呐。”

感情到最后,被耍的是我。我浪费这么多唾沫说的一大堆,胖子竟然已经问过了。

我在心里暗自问候了胖子的八辈祖宗,之后冲他一摊手。

胖子马上会意。开始转述刚刚趁我看日记时,老爷子的回答。

周文和其他几个人如何认识,老爷子并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如果真的相识,也不会太熟。那几个人确实很少在村里出现。周文和孙小月来村里没太长时间,能见到李江涛他们,已经是很难得了。

而危急关头李江涛他们为何拼死也要救下孙小月和周文。老爷子的意思是,村里那几个年轻人,从小都没念过几天书。可能,他们在外面打工后,对文盲不好混这一点,感受得更加强烈,所以才想保住村里仅有的两位老师。

水库的问题,老爷子不得而知。所以这一点,需要我们自己想。至于日记最后孙小月的冷漠,老爷子在我们来之前并未读懂日记内容。这一点,和水库一样,只能留给我们自己思考了。

听完胖子的转述,感觉并没有比想象中明朗。坦诚来说,老爷子提供的信息并无太大价值,而他仅仅回答的两条,答案也是模棱两可的。

“老爷子,出事前的几天,周文和孙小月有啥和平时不一样的地方不?”

“也没啥不正常的。这俩孩子搞对象,隔三差五吵一架,过两天又和没事人似的。不过出事前,好像闹得别扭挺大。我一个老头子不好意思过问他们年轻人的事。但我能看得出来,小月这孩子应该火气不小,好几天没搭理周文。”

“那进山的时候,小月还有在生气么?

“这个我说不准。看起来是没问题的,但心里怎么想,我就不知道了。”

“他们俩平时教书累么?”

“周文还好,毕竟大小伙子。小月本来就没小伙子们能吃苦,自己除了教书还要给村里人买药,倒是三天两头的叫苦。”

“买药?”

“对,买药。村里穷,连个小诊所都没有。之前村里人得病,都得跑到县城看病拿药。路上耽误时间,坐车也得花钱。小月心眼好,自己从城里买了很多常用药,就放在家里。村里人闹个头疼脑热的,她直接就能开药。省去不少事。”

“那警察来村里调查案件,临走之前没下结论么?”

“没。警察说需要再查。之后就带着小月走了,到现在也没个信儿。”

“那几个年轻人的尸体呢?也带走了?”

“都带走了。”

问到这个地步,这事儿八成是没着落了。警察定论其实就是报纸刊登上的坠崖身亡。可如果真是这样,孙小月的日记又作何解释?难不成,只是她难以接受周文的死,用幻想来逃避?

想来想去,依旧想不到任何行得通的解释。

而目前来看,掌握真相的可能只有孙小月了。既然知道她还活着,那么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找到她。

上一章:赑屃袭人(十二)

下一章:赑屃袭人(十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赑屃袭人(目录) 探视时间只有半小时。 我不确定这半小时内,孙小月能否将自己行凶杀人的动机和作案手法说清楚。时间太...
    红耳阅读 206评论 41 18
  • 赑屃袭人(目录) 简单商议后,我和胖子决定去县城找警察了解些情况。 胖子从口袋里摸出来那位司机小伙子的名片,拨通号...
    红耳阅读 129评论 21 14
  • 第一章 1. 张浩天悄悄起床,从枕头下摸出火车票,取下墙上的吉他。弟弟张浩然一翻身坐起来,问他干什么。张浩天紧紧抱...
    文秋陈阅读 53,739评论 113 219
  • 先上一张效果图: 当一个XML中元素实在过多的时候,手动绑定id,不但浪费时间,而且非常的麻烦,有了这个黑科技之后...
    关玮琳linSir阅读 291评论 0 33
  • CFA50年考试通过率 最近收到一个无从下手的任务,就是要做一个CFA历年的考生人数和通过率的分析。这个任务有点让...
    品职教育阅读 3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