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money, come to me!

贴在我小雅阁后车窗上的蓝胖子。硕士刚毕业的时候,幻想自己就要飞黄腾达,很快就会换BMW。现在看起来,还会陪我很多年。

The best & easiest way to make money is creating wealth and getting paid for it. - Paul Graham


YCombinator 的创办人 Paul Graham 将他的博客整理成了一本书, 他是从哈佛拿的计算机博士,又在罗德岛学习绘画,他将这本书起名叫[Hackers and Painters]。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讨论,hackers 不是黑客,还是programmer? 什么是艺术?什么又是研究?工程师是艺术家么?

书里的第六章叫做 “how to make wealth”,讲得是如何创造财富同时将此转化为钱的故事。我总是把这章记成"how to be rich"。 因为我觉得最难的不是创造财富,而是 "getting paid" ,这里面有startups最深的哲学。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办法赚钱: 彩票,结婚,遗产,赌博,炒股,金融,偷窃,抢劫,造假,垄断。大部分方法已经不再合法,剩下的小部分还要受天资(投胎,长相等)所限制。创造新的财富并且为此得到回报反而是最简单的办法。

集体地理定位移动设备应用

用优步叫车的时候,有时想看看司机到哪了。当看到司机的小车慢慢向自己的位置靠近时,就会开始想:当年研究GPS技术的前辈们是否会预见到这些技术这样的使用场景和对这个世界的改变。

2000年的时候,大家还是拿着一本全国省市地图开车,几年后Google做出了在线地图,再后来导航仪开始普及。09年的时候打车, 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车,常常说了个地名师傅说那个地方他不熟,就扬长而去。再到现在GPS在移动设备上的普及,甚至又从单个移动设备的地理定位到今天的集体地理定位(打车app)。从新科技的发明,普及,到改变这个世界,中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无疑当年那帮工程师给这个世界创造了巨大的财富。


A job means doing something people want, averaged together with everyone else in that company.


如果抛开财富,回到钱上去,这帮工程师得到的回报可能不值一提。我的第二个实习是在博世研究院,那时我在给我可能一辈子也买不起的豪车做酷炫的车内交互系统。做着做着,就会想起"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这句诗。差不多6年以后的今天,我开始明白社会在这件事上的公平。

工程师得到了他们应得的,而财富也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财富去了工程师所在的公司,而工程师拿到了他们的收入是他们签下工作时认定的合理价值。这个价值并不是工程师能创造的财富,而是整个公司里的人平分以后的结果。


Measurable

Paul Graham 有一个很经典的描述: Startup并不是什么奇迹或者魔法,他并没有破坏这个社会赚钱的任何法则。如果你要赚一百万美金的钱,你还是要承受一百万美金的痛苦。这一百万美金的痛苦并不是每天在酒局上陪客户喝酒喝到吐,而是创造一百万美金价值时的痛苦。而压缩这种痛苦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更努力地工作,如果你一天工作16小时,就比工作8小时的人承受了超过一倍的痛苦。

大约有三年时间,虽然进了工业界,我也一直放不下研究的热情 - 作为一个没有博士学位的研究员挣扎在雅虎研究院里。研究这件事并不永远和公司的兴趣一致,所以那些日子常常是白天在公司里做产品,晚上回家搞研究写论文摩拳擦掌准备第二天去说服老板让我白天也能搞研究。那种莫名的"民科"热情,让我坚持了三年"monday to monday, 12 hours per day"的工作方式。虽然发了些许论文,不少专利,但我从来也没脸去和老板说: 我的痛苦有别人两倍,所以我要两倍现在的工资。事实上,没有任何一家公司会给我,或者应该给我两倍工资。因为痛苦无法衡量,也不能直接等价财富。

加入雅虎的第一个fyi,梅姐告诉我们,雅虎会是全世界最大的小startup。后来梅姐也收购了好多公司,公司里面多了很多年轻而嬉皮的工程师们,我也开始了一种特别的"startup"体验。几年以后回过头去看,这世界上其实没有大的startup,更没有最大的startup。如果一个公司变大,他就不再是startup。


Smallness = Measurement


一个人和老板说,我愿意以十倍的努力去工作,你能给我十倍的工资么?我想任何一个理智的老板都会拒绝。但是如果一个人,比如说销售,他直接把业绩提高了十倍,而他处在一个很小的集体里。这个集体里剩下的人也是野心勃勃聪明而又愿意付出,最后这笔钱最后会被一群同样十倍努力工作的伙伴所分享,而这个人也达到了他十倍工资的目标。这个就是我眼里的startup的故事。小公司的设计是超越任何制度的绩效衡量手段。


A startup is a small company that takes on a hard technical problem.


但我并不是996的赞成者,努力和工作时间并不直接挂钩。提高十倍的业绩并不一定要十倍的工作时间。Quora 和 Quip 早期工程师 Edmond Lau的 the effective engineer 对我影响很大,我也一直在用番茄钟这套效率工具。14年夏天,我和几个在facebook,uber, oracle 的基友开始了一个小实验。每天在公司里的8-12小时里,除去吹牛,开会,等咖啡,带薪拉屎,side projects,科研,看论文,到底有多少时间在写代码?这个数字最后分布在3-5小时。而一天呆在公司的时间越久,这个数字反而越会在靠近3的那一侧。除此之外,这3-5小时写的代码,因为种种原因,可能只有其中半小时的工作量会最后进入产品线。

软件业真是一个暴利行业,养了我这样的废物,还有那么好的财报。:-)


如何更努力地工作而不是假装努力的工作,是一个更长的故事,有时间我想去单独写一篇去描述我知道的各种hack。facebook收购instagram的时候, instagram用13个员工(包括各种CXO),支持了接近三千万用户。后来instagram的founder出来参加meetup时,谦虚地说他们做到这个就因为他们做了两件事:


  1. 一件事如果手动完成需要两小时,但写一个完成它的程序需要三小时,那么还是写程序来完成。因为很可能没过多久,你又要手动完成一次。
  2. 告别完美主义。在任何时刻,他们都有冲动去把超过一半的代码架构重写,但庆幸的是他们忍住了。
    Instagram’s success: 1 platform, 2 years, 13 employees, 27 Million Users, $500M valuation

类似的还有 polyvore 的 fakedoor,如何少写没用的代码;Quip的 How a Small Team of 13 Engineers Successfully Builds a Product on 8 Different Platforms : 如何用13个工程师完成8个平台上的开发。

startup让我热血的地方是,每个人把这件事当成了自己的事业,有各种绞尽脑汁的小手腕和不抠下兜里5毛钱不罢休的决心。

Leverage

所以,假如我一年收入10万美金,本来一天干6小时,现在我要把这个小startup当成我自己的事业,我一天工作12个小时,那我一年的收入就有了20万美金。但是这点钱也不够野心勃勃的我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就常常在想为什么那些CXO的收入那么多,他们并没有比我多承受几百倍的痛苦。后来我慢慢明白,创造财富除了努力,还有杠杆。他们的决定如果能带领整个公司走向更好的地方,公司里每一个员工的痛苦换来的财富都会被他们抽成。

科技和startup在这个时代盛行是因为类似的原理。


What is technology? It's technique . It's the way we all do things. And when you discover a new way to do things, its value is multiplied by all the people who use it.


科技的本质只做事的另一种方式。他的价值在于这个方式所能改进的效率再乘以所有用这个技术的人数。就像20年代电影业开始发展的时候一样,大家发现拍一部电影可以放很多次,就能省下了很多剧场演员。今天互联网科技和那个年代并没有什么区别。

回到GPS这个故事里,发明GPS这个技术的工程师们并没有去拓展使用这个技术的人数。真正把这个技术变成杠杆支点的是谷歌,Uber,苹果,foursquare,他们在这一过程中创造了比技术本身更多的财富。

今年夏天回来的时候,一个厉害的商科姑娘问了我一个特别经典的问题:如果科技的发展,就是不停地掠夺,让不懂技术的人被这个社会逐渐淘汰,那样越来越多人找不到工作。那科技对这个社会到底是好时坏。

我一时无言以对,回家以后对这个问题也想了很久。我觉得这个问题出现的本质是很多人在潜意识里认为这个世界的财富是一个固定数字,或者在短期内是一个固定数字(增长的百分比很小)。所以有人得到,必然有人失去。

相对于整个社会的财富而言,每年的增长确实是一个很小的比例。但是这部分增长大部分来自于科技领域的投入,如果将这一部分的增长只与科技部分相比较,这个巨大的比例才是硅谷那些公司迅速积攒财富的原因,而不是剥削传统行业。


下面这张图估计大家都看到过,大意是说,黑色圈子是人类当前的知识,红色椭圆顶出来的小突起,是读博士为人类贡献的新发现。科技创业和读PhD很像。只是PhD的世界是知识的世界,而科技创业是财富的世界。

黑色圈子是人类当前的知识/财富,红色椭圆顶出来的小突起,是读博士/创业为人类贡献的新发现/财富。
相对于人类的知识/财富,读个PhD/创业无非是搞出来屁大点的小事。
但对于每个一个PhD/创业公司,他们的世界是这样的

Filestorm 写了一句很好的话,读博士过程中真正剧烈改变的,不是人类世界的总知识,而是我自己思想的边界。就像下面这张图,如何站在未来站在圈子以外去看现在。

站在未来看现在。

今天的创业圈很关心如何去发现各个行业里的痛点,然后用科技去解决他们。而我最心生向往的是寻找那即将出现但还没出现的痛点,然后跑到那个点上开始挖坑。

就像盖茨在70年代那封著名的 [open letter to hobbiests] 里面,就有了之后40年,他对微软的所有想象。也像google他们在一开始就看到了文件组织的问题。当互联网开始面向大众,文档会越来越多,如果没有检索,单纯的数量增加是没有意义的。微信其实也是看到了还没完全出现的痛点,移动时代的聊天工具和pc时代应该不一样,所以才有了永远在线的设计。

结尾

这个夏天在北京,我看了很多创业公司,却觉得startup很少。我试图在认知里分开纠结在一起的三个词语:创业,生意,startup。最后我还是借助于Paul Graham的定义,我重新定义了我心里的startup: 小和科技。


The startup is fast and informal, with few people and little money. Those few people work very hard, and technology magnifies the effect of the decisions they make. If they win, they win big.


Startup 之于我,应该就是一种目的明确的创造财富手段。因为小,才有最直接和有效的measurement,也能给每一个做startup的人足够的incentive去创造财富。Startup这个词汇在60年代就已经有了,就像风险投资(venture-backed trading voyages)在中世纪就已经有了。但是在过去的若干年,因为投资和startup纠结在一起以后,瞬间好多小公司也套上了startup的面具。而这些小公司试图在startup前面加上一个前缀,“high-tech startup”,而他们是“normal-tech startup”。但我觉得,没有high tech,就没有startup。Startup的核心就在于有technology去leverage他们所创造的价值。

最后的最后,measurement 和 leverage 两件事让我想起mitbbs上一个流行了很久的段子,一个人成功需要四个条件:

首先,你自己得行,
其次,有人说你行,
然后,说你行的人行,
最后,身体得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