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夫卡的初夏

尽管年轻的卡夫卡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这年的夏天还是如约而至。

图片发自简书App


      暮春的扬沙刚刚尘埃落定,初夏燥热的风便迎面扑来。卡夫卡抬头望去,阳光从中国梧桐婆娑的叶子之间穿透下来,泛出的光炫目而令人迷惑,“上帝说应该有光,于是就有了光”,这场景在小说里最为常见,还有电影里,不过他无暇设计那虚幻中镜头的布置,一心想着逃离这嘈杂的背景。

      人们的聚集总得来说是盲目的,或是只是遵从着内心的声音,亦或是宣泄。三维空间对于人这种物种来说太过狭小了,于是乎一些人就用武器杀死另一些人,想到这里,卡夫卡感到十分的厌恶,他一阵恶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有几个月他就二十岁了,他同样没有准备好,就象他一直不知道该不该刮掉嘴唇上不断变粗变黑的绒毛。应该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不然他不会这样惶恐,他一直想缩成一只甲虫,藏到无人找寻的角落。有个哲人说过:“人生本无意义。”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以预见的是明天早晨太阳会依然升起。太阳是宽容的,它不会因为人的卑微和懦弱而吝啬一点点光明,它普照大地,照耀着忧伤和快乐的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