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小人物,好在可以互依互助》

昨晚六点多,小姐妹发微信问我几点下班,说要约我吃饭。

我回她,我下班晚,要不改天吧!

她说:“没事,几点都行!你下班再给个我电话。今天心情不好,就想和你一起吃个饭。”

我心中暗想:这肯定是受委屈了!否则,她那么心宽的一个人,一般事儿是不会往心里去的。

九点,我到了吃饭的地方。

刚坐下,我便看到对面的她眼睛红红的微肿着,明显是哭过的。

“怎么了?哭成这样?”

她翻着菜单,“没事儿!先点菜吧!你想吃什么?吃点儿好吃的,心情好!”

我再追问,她不吭声,只是翻着看菜谱。

等上菜的空隙,我打趣着,“是不是你们‘死经理’又刁难你了?她这次又使得什么招数?”

我之所以用了“死经理”这个词,是因为之前听小姐妹说过不少她的“英雄事迹”。这位经理工作能力很强,但特别难相处,不是人高冷,只是心胸狭隘。

比如:有一次小姐妹和她同部门的一个同事说好的休息日一起去逛街,结果这位经理知道了,愣是把原本同一天休息的俩人又给调错开了。不是偶然,是刻意!在她们部门,无论是哪两个同事走得稍微近些,只要被经理知道,一准把两人的工位和排班给调开。

再比如:有一次,她们总监到这个部门来,随口和坐在靠近过道位置的她说了两句话,刚好被从门外过来的那位经理看到,那一周,那位经理都对她拉着一张你欠我一百万的大长脸。

并非是背后诋毁中伤谁,只是奇葩者,总难免有。

小姐妹不是个多事儿的人,平时的工作被经理各种挑剔她虽不大高兴,也只是向我抱怨两句,总还是乐观地说,“我虽然很生气,但又一想,这也是锻炼自己吧!我们部门还几个老员工都辞职了,就是因为她。我不想来回换工作,也觉得,人家能当上经理,也是有一定本事的,多跟着学学吧!”

(图片源自网络)

她微撇了一下嘴,满脸低落地说,“我们部门现在来了新员工,我们这些老人儿不是得带嘛!那个新员工学了一个多月,什么都不会。一个报表出错的地方比我们所有人加起来出错的地儿都多!我们经理就生气了!可难道不该是谁做的去找谁吗?平白无故吼我一顿,说我不用心带!我们这些老员工自己维护客户的提成还得分新员工一半。这些我都忍了,没吭声。谁知道统计客户的时候,她把我这边的两个客户分给了那个新员工。我说那个客户是我的,她非说是新员工。我就翻微信里的聊天记录和公司的录入系统,找到证据了,我才发给她。结果她又说,那就是新员工的客户,只是新员工不熟悉系统,我抢先录进去了。当着整个部门吼我,说我欺负新员工......我要是做错了,你怎么骂都行,可不能这样冤枉我啊!那新员工也不吭声,是不是她的客户她不知道吗?而且我觉得,我把证据截图发给我们经理的时候,她心里也明白那客户是谁的,她只是不想承认她错了。”

都说工作最忌讳和上司发生冲突,只要有冲突,一定是下面的人“不会做人”。

比如——“和上司争,你蠢啊!”“领导说什么都是对的!”“当你吵不赢上司的时候,你就惨了!当你吵赢上司的时候,你更惨!”

这些都对!

只是,有些时候,上司的可恶,不是那人的立场、观念、态度,而是人品!

......

许多小职员都顾忌着“你看领导像傻逼,领导看你亦如是”而竭力忽略着高自己一等的人向自己飞砸来各种唾沫星子、窝囊包、火药包,尽力让自己抗打击能力强、尊敬领导、心无怨言。

不是没委屈,而是不想被指责进入职场还矫情的玻璃心,一点破事儿就小题大做之类的。

每个岗位都是好岗位,但不一定每个坐在岗位上的人都是好人。

工作能力与个人素质不匹配的,真的大有人在!

一个小时左右,我们吃过饭离开。临分别的时候,她像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样笑着,“你路上小心点儿啊!我也回去赶快洗洗睡了!明天还是早班呢!”

我笑笑,“心大真!我就喜欢你这样,没心没肺真好!换做我,指不定自己窝在屋里伤春悲秋各种哭呢!”

她一笑,“我不能让这种人破坏我的心情啊!”

世界上好多人都有着各种各样的不顺,如果可以,我想每个人都特别想利落干脆、酷帅有个性地快意恩仇,但往往成年人并不是咔嚓脆的,而总是柔软的。也许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许是忍辱负重地委曲求全,但最好的,是不背负那些割伤自己内心的锐利钝器。能过,哭一哭,过去。不能过,笑一笑,离开。

找你倾诉委屈的,是信任你的人;听你倾诉委屈的,是爱护你的人。

我们都是小人物,好在可以互依互助!

生活的脸就是夜晚与白天的两面,黑过,总能再是光亮。

——枕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