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 光 幻想世界(13)

图片来自网络

“灰狼失踪了。”

“灰狼失踪了?”

“失踪了?”

“失踪了。”

“失踪了!”

“失踪……”

麋鹿先生的声音,金丝猴的声音,桃子的声音,还有我的声音。陈述,惊疑,肯定,思虑……纷纷以声音的形式交叉呈现。

竞赛还未分出胜负,麋鹿先生突然出现,告诉我们森林灰狼莫名失踪这一消息,打乱了毫无防备的我们的平静。

“那我们快去找他呀!”

“对,去找他!”

“动员所有居民去找!”

“没有用的。灰狼是在你来森林的前一秒突然消失的,完全没有了似的,连他在森林的气息也跟着消失得一干二净,不剩分毫。这很蹊跷,因为森林里除了我,没有什么,哪怕是一粒尘土、一丝空气都不可能离开得了这个世界。我想,灰狼的消失可能与你有关。”

森林守护神麋鹿先生告诉我,灰狼的消失,可能与我有关。虽然,我与灰狼只有一面之缘,我连他的外表、脾性都还不太了解,我只能用脑海中狼的形象来勾勒森林灰狼的形象;虽然,我不具备任何超脱自然以外的能力,印象中我也没有让灰狼消失的需求。可是,没有其他处所可去的、只属于这个世界的灰狼真的不见了踪影,恰恰在我来到森林的前一秒。我与灰狼之间有了这样紧密的时间关联后,要说灰狼的消失与我没有一点关系确实很没说服力。灰狼的消失,应该,真的与我有关吧。

“那,我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把灰狼找回来?”我有些心虚地问道。

“很抱歉,我的能力有限,也不知道能用什么办法找回灰狼。我们还是先去问问森林智者,他也许会知道些线索。”麋鹿先生建议道。

“好!”我说。

金丝猴和桃子赶紧接着说:“我们也去,去看看猫头鹰爷爷。而且,说不定还能帮上些忙!”

麋鹿先生分别看了看金丝猴和桃子,终于答应道:“也好!”


所谓情谊,有不同的分法,不与情相关联的多半是虚情,是假谊,不过纸上“情谊”两个字,谁都会写,谁都能说,谁都不需要付出,谁都不可能得得到;与情相关联的多少会沾染些温度,然而若是掌控不到位,过度夺取给予、或极少收纳施予,都会让彼此受到伤害。都说情谊很坚固,然而万事万物都有自身的弱点,肉眼所看见的方圆,若当真要计较起来,方未必方,圆未必圆,方圆不再。才明白过来情谊之事需知晓分寸,要有所克制,只有做到不逾度,才能求得双方的心安,共同度日,日日无患。情谊有善恶、美丑、凉暖、悲欢之分。最美善在于以己绵绵之温情感化彼渐黯淡之残心,以己之宽广胸怀谅彼之狡黠算计,心中有衡木,始终不背弃;最丑恶在于竭尽心力虏获对方真心,用尽假意损之、害之、伤之,满嘴陪伴为虚,利用乃实,能用则用,无用则弃,无有情义。最悲凉在于无有缘故的芥蒂突生,无法阻止的决裂之实;最欢暖在于虽知前路千难险,彼此缘分浅薄,然仍不舍斩断深情,心终相依,不离也不弃。有情者,心暖也,无心者,情薄也。施情谊者,终究是善良的,得情谊者,自然是幸运的。

小丑鱼曾对我说,往后日子,无论延伸到千年、百年、万年,她与我的情谊永不变。当时我对这句话并没有多深的领悟,只是停留在感动层面,觉得它煽情且应景,便信誓旦旦答应了下来,没有多想。如今,在这另外的世界、在这片森林,面对灰狼的神秘失踪,知情森林居民的紧张与努力寻觅,我突然体会到情谊的重量,它是那样的沉、那般的重,那么珍贵,熠熠发光于周身,时刻牵动你所有神经,只为确保另一方的安好。

还好,植物们正在游戏,其他动物们也不在我们身边,灰狼失踪的消息已被封锁,大部分森林居民暂且还是不知道的,也就免于为之心烦意乱了。剩下的,只希望已然为之扰了心的我们,能在猫头鹰爷爷那里顺利理出些头绪,尽快找回失踪的灰狼。


岩石间,背阳处,微风阵阵,猫头鹰爷爷微闭眼,似在养神。

刚一着地,从麋鹿先生背上跳下,金丝猴和桃子便匆匆跑向猫头鹰爷爷,急切高呼:“爷爷,爷爷,不好了,灰狼不见了!”

猫头鹰爷爷猛一睁眼,转动脖子。“你们,你们刚才说什么?”

“我们说……说……”被猫头鹰爷爷一问,金丝猴竟着急得说不出话来。

此时我和麋鹿先生也走到了猫头鹰爷爷身边。

“还是让我来说吧,金丝猴。”麋鹿先生绅士地接过金丝猴的话,对猫头鹰爷爷继续说下去。“爷爷,是这样的,今天在我感受到我们的客人小蓝鱼来到森林的前一秒,我好像感受到灰狼他突然就消失了。为了确认我的判断,我集中精力将整个森林搜索了一遍,奇怪的是,无论什么地方,哪怕是灰狼的住处,都搜不到他的气味。我确定,我们的森林已经没有了灰狼的气息,就好像我们的森林从来没有过他。”

“你说什么,灰狼消失了?连气息都搜不到了?”听到这个消息,猫头鹰爷爷表现得有些激动,“荒谬!灰狼那家伙怎么会没有了?他哪出得了我们的森林?”

“爷爷,您别生气,麋鹿先生不会弄错的。”金丝猴见状,小声劝慰道。

“是啊爷爷,我们也是特意来找您商量对策的,如果您都想不出什么东西的话,那我们真的就找不到灰狼大哥哥了!”说着说着,桃子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虽然灰狼大哥哥平常总板着个脸,看起来凶巴巴的,也不太和我们说话、玩游戏,但只要我们遇到什么困难他一定会第一个站出来帮忙。这么好的他怎么会说消失就消失了呢?”

“都怪我,要不是我来了,灰狼他就不会消失了,我,真的真的很对不起灰狼,对不起大家!”我突然说道,情绪控制不住地激动了起来。

“不,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这事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伤心的桃子哽咽地安慰着我。

“好,好,好,你们这样还想不想找灰狼了?”仍旧保持理性的麋鹿先生说道,“大家请安静下来,听我说一句。这件事情不是我们中任何成员的错,自责或者抱怨都已经是无济于事的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回灰狼。大家还是冷静下来,坐在一边,让爷爷好好整理下头绪,再看爷爷怎么说。”

“对,小蓝鱼,这事无论与你的到来有没有关系,都不是你的错,你永远都是我们森林最珍贵的客人,森林大门始终为你打开。”猫头鹰爷爷也安慰了我,并不着痕迹地安慰着大家。“听话,你们让我思考一下。”


风吹拂干燥岩石,卷动起细微石子粉粒,摩擦刹那发出簌簌声响,像在吹赶时间似的。抬起头,天空蔚蓝,几片白云飘荡其间,慵懒散漫之态透出几分淡泊性情,随遇皆可安,随时都可行,没有根的束缚。

“为什么灰狼不能离开这片森林呢?他是自由的。”

“哦,他不是不能离开,只是没办法通向其他世界罢了。”

“也许,他突然获得了通往另一世界的能力,就主动去向了另一世界,和我一样?”

……

“小蓝鱼,来,到爷爷身边来!”杂乱思绪被猫头鹰爷爷的声音打断,我乖巧恭敬地走到猫头鹰爷爷面前,按照吩咐坐在了他的左侧。

“爷爷有话问你,你尽管回答就是,不要有什么压力啊。”猫头鹰爷爷用翅膀轻轻拍了拍我。

我点点头。“好,爷爷您问吧,我会把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您的!”

“乖孩子!”猫头鹰爷爷点点头,问道,“你今天是怎么来到森林的?和上次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将自己爬下床,走到水缸前,跳进水中漩涡,到不小心撞到金丝猴的全部过程详细陈述了一遍,肯定地答道:“没有,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恩,都还正常。”猫头鹰爷爷也说,继续问我,“那,有没有什么特别原因让你今天来到我们的森林,而不是昨天,也不是前天?”

“特别原因?”我有些不太明白地反问道。

猫头鹰爷爷耐心地解释:“对,就是有没有什么事情催动你今天过来?比如说,你突然觉得你今天非来不可。类似这样的东西。”

听完猫头鹰爷爷的解释我突然想起自己刻意储存在脑子里的记忆。“爷爷,您这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这些天,好像真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但似乎不是催动我来这里的原因。”

“接着说下去。”

“恩,好。印象中,自从我来过这片森林后,我好像每天都想再到这里来看看,但是我得偷偷过来,不能让小丑鱼发现呀。所以,每天夜里我都努力想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趁小丑鱼睡着了再过来,却总是不成功。那些日子,似乎我的睡意特别重,一上床就会睡着,而且中途还不会醒来,非要等到第二天天亮。”我停了停,深吸一口气,“这些也没什么,因为我们鱼本来就有夜里睡觉的习惯,而且睡得特别深,不会轻易醒来。可奇怪的是,今天,我竟然克服住了强烈的睡意。”说到这里,我再深吸一口气。我看见麋鹿先生,金丝猴和桃子也都竖起了耳朵,试图听清我说的话。“我们鱼平常不太记东西,也许是这个信息很重要,我发现在我脑袋里竟然存了些今天白天我在海洋时的事情。我们海洋呀,今天好像有来过客人,是两个人。我觉得我能克服住睡意成功来到这里,多多少少与那两个人的到来有关。“

“人?你说的人是什么东西呀?”听到一个新词汇,金丝猴好奇的天性被激发起来,忍不住跳了过来,问我。

我解释道:“我也不太清楚人,按我们的海洋来说,应该是种动物吧,但却不属于我们海洋世界,既然你们这儿也没听说过,那应该也不属于这个世界,也许是我们不知道的另一世界的存在吧。”

“哇,他们世界是什么样的呢?”金丝猴继续问道。

“这个……我没有问过他们,或许问过却没有刻意记下来吧,不太清楚。”我老实答道。“你还是问些我能答得出的问题吧。”

“告诉我,人长什么样子呢?”金丝猴立马好奇地问我。

“金丝猴,过来,不要再打扰猫头鹰爷爷的问话了!你这样可不礼貌!”麋鹿先生终于忍不住开口制止金丝猴的问话。

“对不起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能不能就回答这个问题,听完后我立马坐回去,绝不打扰你们了。我保证,好不好,好不好嘛?”金丝猴竖起右手做出起誓状,向我们乞求道。

“你呀,还是这么淘气!”猫头鹰爷爷摇了摇头,宠爱地说道,“听完这个之后,你就要乖乖的了啊!”

金丝猴坚定地点了好几下头。我碰了碰他的后脑勺示意他可以停下来听我说。“人,长得高高长长的,像是根扁扁的……扁扁的棍子。四肢分为手和脚,直立行走,恩,他们的四肢也像是棍子,但是,属于那种细细长长的圆棍子。很灵活,健谈,精力充沛,聪明,脑袋真的是特别好使。差不多就说这些吧。”

听完我的回答,金丝猴果真自觉跳回原位,隐约中似乎听到他自言自语说了句类似“我怎么觉得人和你长得很像呢”的话。因为和猫头鹰爷爷的谈话又开始了,我也没去确定,更没多想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受金丝猴的影响,猫头鹰爷爷也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我说的人的头上。他问:“小蓝鱼,我好像听你说过,你们海洋不同种类的动物之间没有交往,是不是?”

“恩,是。”我肯定答道。

“那你和那种叫做人的动物怎么又能交往了?他们是怎么进出你们海洋的?是否得到了允许?”

我一愣,突然发现自己竟然答不出猫头鹰爷爷的问题。我,竟一直没有发现这些不寻常的事情。或许是因为记忆流失的缘故,或许是潜意识认为海洋发生的事情都是正常的。可,这些事情应该不是正常的事情,早已超出我的认识。“我……我也不知道,好……好像……我……从来……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我结结巴巴说着,也不知道是在对猫头鹰爷爷说,还是在自言自语。

“放轻松,好孩子,没关系,这些回答不出来的问题我们就先放着,等你答得出了再告诉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我看了一眼猫头鹰爷爷,勉强点了头,心却早已乱如麻。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虽是第一次经历,却好像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感觉似的。“爷爷,我能先回去我的海洋吗?我想,有些东西我必须寻到答案。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找到灰狼的,请您相信我!”

“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好孩子,爷爷一直相信你。”

我放心地笑了笑,转身,向身后的麋鹿先生、金丝猴,还有桃子道别:“海洋的清晨就要降临,我可能要先回去了。我会尽快回来,再见!”

猫头鹰爷爷展开双翅,将我抱在怀中。“注意安全,我们等你!”

“注意安全,我们等你!”

心无杂念,只想海洋竹楼的模样。

我的身影渐渐消失于猫头鹰爷爷的怀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黄土,溪流,石子,烈日,凉风。 由于森林居民们都去欢迎灰狼回归的缘故,呈现在我面前的整座森林突然就光秃了下来,除了...
    戲子J阅读 57评论 0 1
  • 睁眼,我又来到了另一世界的森林。揉揉眼睛,隐约看见正在观察我的麋鹿先生。 “醒了!”麋鹿先生的声音。 “啊,我怎么...
    戲子J阅读 58评论 0 0
  • 作者:葛冰 贡献者:白羽毛_4695,艾尚伊芙 一、草棚里的怪人二、蓝色的血三、我成了“怪物”四、网中的猎物五、马...
    www_4caia_com阅读 1,026评论 2 6
  • “你终于来了!” 漆黑光亮的后背,隐约泛黄的下腹,缀有白色斑纹的前胸,直直朝上端立的双耳,毛发丰满浓密的尾部,呈弧...
    戲子J阅读 87评论 0 2
  • 你没听错,迅雷也做公众号了,在众多自媒体平台崛起来之后,迅雷也想分一杯羹。 一名老司机称:以后看片只要关注迅雷公众...
    疯子墨阅读 3,636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