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四相亲(结局)

鹊上枝头春意闹,燕飞心怀伊人来。

风语阁别苑,橘红的婚房,绣花的绸缎被面上红枣、花生、桂圆、莲子铺成了一圈圈的心形。

“素素,我还是想知道你到底看上了我啥?”徐四傻愣愣地站在风语阁九十九妹面前。

“憨厚,老实,还疼爱骡。”素素声轻细语润心间,羞低着头。

五个月前

秋天的风,徐四的家,相亲的姑娘再一次来了。

一大早徐四就从镇上接来了姑娘,聊的可开心了,连365天不停休的两部骡车都停止了出工。

眼看都快中午了,要等的人还没到,电话也没来。

“四啊,你要不去镇上等,看这个点你妈应该也快到了!你妈也是,手机也打不通。”徐老幺颠着一把勺子出现在了里屋。

“好,爹,我这就去。”说着话的徐四,站起身来,又转头笑对着那个姑娘,“那你先坐一会,我去接我娘,很快就回来。”

寂静的山间,安静的屋,女子刷着手机等待着离去的人归来。

“老幺,在哪呢?”门口的帘子被掀开,一个陌生的男子出现在了相亲女子的眼前,伴随着大大咧咧的声音,着实把姑娘吓了一跳。

“老袋鼠,喊啥喊,你吓到人家姑娘了。”徐老幺匆忙赶回屋里。

“这闺女?”陌生的人看着女子,眼里放着光,笑地问着。

“我儿子相亲对象。”徐老幺骄傲的心在脸上显露无疑。

“漂亮!”那个被叫做老袋鼠的人竖起了大拇指,“对了,我来是跟你说下啊,下个月我这房子就不能给你住了,要拆了,到时我山顶那个屋子给你们住啊。”

“房子?拆?别人的?”女子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一脸的黑沉。

徐老幺与老袋鼠接下来的对话她一句也没听进去,心里有一百个想逃离的念头,唯一留住她的理由就仅剩徐老幺上次说的徐四老妈城里的别墅。

老袋鼠什么时候走的,女子也不知道,就更别说站起来道别了,她心急如焚地等待着徐四和他娘回来,着急地等待着一个结局。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着,女子却心急如焚。

“爹,娘回来了!”屋外徐四的声音喊的贼响亮。

门口的帘布被拉开,徐四扶着帘憨笑地看着女子。

帘下伸进了一个头,徐四他娘刘翠花的笑脸就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你……那个姑娘!”

“你……阿姨!”

刘翠花一下子愣在了门口。

相亲的女子刷白了脸,下一刻站起身随手拎上了包便往门外走,“我有事,先走了!”她没有任何的停留从刘翠花身边别过,也没有抬头对眼一下。

“啊,走了?姑娘!”徐老幺被突如其来的变化也吓懵了,不过很快就回过神,“啊四,快去!”

徐四疾步追出了门,满脑子的黑线,啥都搞不懂的自己,追出去想要做什么也没想明白。

走了,姑娘最终还是走了,走的很匆忙很着急,坐着徐四的车走了,如果可以有别的选择她一定不坐徐四的骡车,回去的她一路上脸色青黑。

直到后来徐四才知道为何女子匆匆离去,原因有二。

第一,姑娘认识刘翠花,因为前个月她在同一个地方和人过了几回夜,最重要的是那个人是个男人。

第二,那个地方是个别墅,刘翠花就是那个别墅里的保姆阿姨,女子见过,所以也便知道了别墅从何而来。

在嵩口镇的牌匾之下,女子下了骡车便拦了部车走了,走之前还踢了一脚徐四心爱的骡子。

徐四抱着骡子,抚摸着骡子的被女子踢到的部位,困惑悲伤心痛委屈同时涌上心头,眼里有了泪,他不明白女子为何就匆匆走了,也不懂为何要踢他的骡。

新婚夜

徐四看着眼前的新娘素素,想起了见面的那一天。

“大哥,它怎么了?”轻柔的声音打断了徐四悲伤的心思。

抬起头,眼前的姑娘虽然没有刚离去的相亲女子美艳漂亮,但却让徐四很舒服。

“嗯,它没事,谢谢!”

“没事就好,大哥,你这车载客不?”

徐四思索了几秒,便点了点头。

“风语阁去不?”

骡车之上,美妙的缘分,简单的爱情。

续四怎么也没想过,失去一个只“想念”自己的“富贵”的女子,却又收获了一份真情。

……

爱情有时候很简单,徐四看着眼前的新娘,心里美滋滋的,原来相亲的路上,骡子才是最重要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