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女子之小青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山崩地裂,水漫人间。

雷峰塔顶,战斗刚刚结束的样子,佛光普照,法海双眼紧闭,苦念清心咒。

我于水中浮沉,擦掉嘴边鲜血,苦笑。

姐姐已经被关于雷峰塔内,哭劝我放弃。我冷笑,都说佛法普渡,那骨肉分离又该怎么算?众生平等,人与妖又为何不能相恋?

"青蛇,莫再造无端杀戮,半城百姓已因你的私欲赔上性命,你还要继续吗?"

"那你呢?法海,你又是否真的无欲无求?"

若真的无欲无求,何苦不敢看我。

钱塘城下,数万人命,岂可一笔勾销?姐姐孕育文曲星君有功,尚且被囚禁于雷峰塔下。我铸下大错,血债血偿天经地义,人妖不可相恋,只是妖未必伤人,难道佛法从不伤人?

"若你潜心悔改,从此向佛,我可在菩萨面前保你一命。"

体内真气渐渐消散,我自知命不久矣。姐姐为一介凡人修仙无望,零落至此,如今那凡人何在?

而我绝不做第二个白素贞。

你说人间有情,但情为何物?决绝转身,一柄长剑入喉,鲜血四涌。

"小青!"

五百年前,西天迦叶尊者下凡游历,座下一小僧随同前往。小僧名唤行规,是迦叶尊者小弟子。行经无量山脚,遇一小青蛇拦路,尊者见那小蛇憨态可掬,出现在此必是有佛缘,于是收入小筐,打算带回西天。

时间流逝,天界虽好,可终不自由。小蛇来西天日久,愈发想回到无量山,所以日渐消瘦。小和尚见它如此,心中不忍,竟私自放那小蛇回了无量山。

一念之差,却乱了这世间的缘法。小青蛇有佛缘却没能修成正果,而小和尚也只能剃去仙身,堕入轮回道。

小和尚几经转世早已不记得前尘往事,小青蛇经过五百年的修炼,幻化成人形与一白蛇感情甚好,义结金兰。

山中苦闷,生性贪玩的小青蛇与那白蛇决定一道去人间游玩。

是夜,法海像往常一样参禅,默念心经打坐。今夜与往常不同,师父让法海明日下山历练,这一去是缘是劫并无定数。但师父说,降妖除魔乃人间正道,此去无需多想,护得一方百姓为上。

夜已深,佛烛渐灭,四下静寂。

一青衣女子推门而入,妩媚娇笑,目光灼灼,朱唇轻唤:行规、行规、行规……法海只当是山林邪祟,心中默念清心咒,一般小妖立刻会四下逃窜可那女子丝毫不怕,姿态愈加婀娜,竟大胆近身撩拨,法海大怒,一掌使出。

"孽障!"

女子顷刻化为一缕青烟,无芳无踪。

一梦既醒,衣衫湿毕,是劫。

法海,法海。

经书易铭,心魔难克。

姐姐来到人间,一为游历二为寻找有缘人。姐姐说,经观音大士指点,有一位恩人在她还是小蛇时救了她,今生需来报恩。

姐姐只顾寻找有缘人,如此良辰美景岂不辜负?索性我与姐姐分开,姐姐只管与她的恩公相会,小青我要好好吃喝玩乐。

我于酒肆厮混,捧名角的场,逛庙会,猜灯谜,玩得不亦乐乎。唯一让我心烦的是,无论我走到哪总有一个臭和尚跟着。

那臭和尚为何一直跟着我?我早就自敛气息,连小尾巴都没放出来吓人,难道已经被他识破了身份?越到此时越不能自乱阵脚,我若无其事地坐船游湖,那和尚竟出现在湖心桥,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被他看得发毛,索性打一架了结。

于是我一脚蹬破游船,飞身上前与那和尚缠斗,气劲震地,残害遍地,我修为不及他,渐渐落了下风。幸而姐姐及时出现,助我脱身。

"妖孽!休得祸害人间!"

我已脱身,自然不怕他,回头做个鬼脸得意而去。

姐姐找到有缘人,名唤许仙。那许仙一介书生,家中开了一间医馆,姐姐想随他一道悬壶济世,我为姐姐高兴的同时也充满担心。人妖殊途,若有一天许仙得知我们真实身份,是否会像那臭和尚一样视我们为洪水猛兽?可惜姐姐心善,一心只想报恩,我见他们鹣鲽情深也稍稍放心。

不久,姐姐怀孕,这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样子我竟也羡慕起来。姐姐说她的姻缘是有观音大士指点,那么我的有缘人呢?我决定亲自去问问观音大士。

钱塘城的老百姓常常受姐姐恩惠,无论贫穷富贵姐姐都尽心医治,不久大家都叫她观音在世。

缘起总有缘灭。

一日,许官人上山采药,遇到一僧正是法海。法海见他面有妖色便细细盘问,当下便确定我与姐姐藏身在此。只是许仙绝不肯相信姐姐是蛇妖,法海便问:"自她俩入府是否家中少有鼠害?是否每年端午,你家娘子从不喝雄黄酒?此事你只需一试,若不是则皆大欢喜,若是也可早早防范。"那许仙虽然不信,但近日关于姐流言太多,试一试也好堵住邻里的嘴。于是收下法海给的符,晚上放于枕下。

午夜梦醒时分,许仙忽见姐姐白尾,当即七魂吓去三魄。

谁料那法海就潜在府中,这一次他有备而来,金钵一出我与姐姐都无力反抗,况且姐姐现在怀有身孕。姐姐已无处可逃,却还奋力挡在我前面,眼看就要被收进金钵。

我大急,大声喊道:"我姐姐行医救人,从未伤人性命,为何你一定不肯放过她!"

"人妖本就不该在一处,这是天理!"

多说无益,姐姐已被收入钵中,我仓皇出逃,只想等待机会再救姐姐。

我悄悄潜入法海禅房,想看看这个道貌岸然的和尚是不是像他自己说的无欲无求。

你说人妖殊途,可有情就是有情,与其他何干?若无情,佛法又怎么能悲悯世人,普度众生?

那和尚正在打坐,他早知我来,不过我也不怕。

蛇最会什么?

蛇最会蛊惑人心。

轻纱袅袅,如梦似幻,早已分不清现实与虚妄。眉头紧锁,无可奈何。

我知道他也在赌。

"小青!"

那和尚话音一落,四下一片寂静无声许久。

"哈哈哈"我瘫坐在地,笑声如狂,"你输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关于我和姐姐是蛇妖的传言流散人间,一路上我冷眼看着这些曾受姐姐恩惠此时却唾骂姐姐的人。

人间有情,人间更有数不清的无知,冷漠,误解,背叛。

我想我的无量山了。

我站在雷峰塔顶,闭目运功。顷刻间,天地风云突变,暴风骤雨,雷鸣电闪。我继续引那东海之水,水势汹汹,良田,房屋,人命,通通付之一炬,我无心多管,这所有一切都是为引一人出现。

"你终于来了。"

"青蛇,不要再执迷不悟,这半城人命不是你能担待!"

雨水迷了我的眼,鼎沸的哀嚎遮了我的耳,我什么也看不见听不到。我只想救出姐姐,一起回无量山,再也不出来,再也不来这人间。

"废话少说,今天我一定要救出姐姐。"

长剑出鞘,我幻化万千,只待迷幻他于幻境,一击致命。

再见了,行规。

可惜,在我分心的当口,强大的气劲从他身上散开,震碎我心脉。

直直坠落于水中。

我于水中浮沉,擦掉嘴边鲜血,苦笑。

无量山,终是回不去了。

"观音大士,我虽然天资不高,练功也实在不算勤奋,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厚此薄彼吧?"

"观音大士,你为什么只说姐姐的姻缘,从不提我的呢?"

"那姻缘既是你姐姐的缘,也是你姐姐的劫,你还想知道吗?"

"有时候,知道天机,未必能避劫,反而徒增烦恼。"

"无论如何,我都想知道。"

"五百年前,行规放你回无量山之后的事你可知道?"

"行规,他怎么了?"

"他被剃去仙骨,堕入轮回道了。"

"那……"

"他本是迦叶尊者之徒,天资早该成仙,可惜……"

"这一世,是他轮回最后一次,也是成仙最后的机会。"

"此番他来历劫。"

"而我就是……劫"

"谢谢观音大士。"

姐姐顺利生下文曲星君。

许仙剃度。

法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