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不能离

96
净心文学
5.1 2019.02.02 10:14* 字数 5126
穿过风的间隙

唐聿城听着她的话,不悦地蹙了下眉,风华绝代的冷漠俊颜掠过一抹冷锐凌厉。

看了眼时间,口吻很强势说道,“半个小时后我们去民政局。

安小兔立刻被他的话气得‘蹭’地跳起来,精致的小脸涨红,怒声道,“要去你自己去,本小姐5年内都没有结婚的打算。”

“我只是通知你,并非征求你的意见。”唐聿城微微一眯眼眸,冷声严肃道。

“你是不是有病啊?我都说了我目前不、打、算、结、婚!!!你想结婚,去找个同样想结婚的女人。”安小兔气得快要吐血了。

……

半个小时后。

安小兔梳洗完毕,忍着两腿间的酸痛,衣装整齐从浴室走出来。

看到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穿着白衬衫黑西裤的俊美男人坐在单人沙发上,修长笔直的双腿随意交叠起来,姿态优雅而高贵,全身散发着冷漠而尊贵的强大气场。

安小兔一时看呆了,有些反应不过来。

直到男人走到她面前,说道,“走吧。”

“我说了,我目前不结婚,也不会跟你结婚的。”她坚定道。

“理由。”他问。

“我还没玩够,还没赚钱买买买,还没去普罗旺斯、还没看北极之光、没去巴黎、柏林……一旦结婚,接着就是生小孩儿,就得在家带孩子,还要伺候丈夫,想去哪儿都不方便,所以28岁之前我都没打算结婚。”

“我有颜有钱有权体力好。嫁给我!整个京城你可以横着走。婚后,千亿财产全数上交随你花;孩子生或不生你决定。”

安小兔听得目瞪口呆。

“你条件真有这儿好?”她讷讷地问,小脸满是质疑。

她觉得这个男人绝对是疯了。

“等等,你带我去、去哪儿?”

“民政局。”他打开门。

“不!!!”安小兔立刻使出吃奶的劲儿,死死地抱着门板,抵死不从道,“我不嫁,我不要结婚;先生,我是根正苗红的好女子,求你祸害别人去。”

再说了,闪婚的,百分之九十九都以离婚收场。

“要么结婚;要么上法庭,上了法庭你就知道可不可能了。”

看他这么自信,安小兔原本很坚定的信念,开始动摇了,心底隐隐不安。

从他举止谈吐间散发的贵族气质可以看出,这个男人不是有钱就是有权,真要上了法庭,她的胜算估计很渺茫。

“我、我家欠了很多债,我要帮还债,还不能嫁人。”安小兔胡乱扯了个谎言,希望能吓跑他。

“多少?”唐聿城言简意赅问。

“五……”安小兔止住了声音,陷入了沉思:说五十万?好像太少了,五百万?

“五千万,我家欠了五千万债,还有一些小的债数没统计。”

这样应该能把他吓跑了吧。

“我等会儿让人开张七千万的支票送过来,够吗?”男人豪气冲天撂下话。

郦都小区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缓缓停在小区大门旁,尊贵霸气的外形引来行人的注目。

安小兔战战兢兢走下了车,就听到车上传来男人不容置喙的声音,“十五分钟之内拿到户口本下来。”

“知、知道了。”安小兔双手攥紧了包包,声音带着哭腔颤抖说完,手里握着一张不知真假的七千万额度支票,走进小区……

刚回到家打开门,安母就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安小兔身边。

又生气又担心责备道,“你这丫头昨晚一夜未归也不知道打个电话回来,是想急死我跟你爸是吗?”

“对不起妈,我、我……”安小兔红了眼眶,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她扯了个谎解释道:

“我昨晚去参加学校举办的庆典宴会,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担心一个人坐夜车不安全,就在酒店住了一晚,想着你和爸估计已经睡了,才没打电话……”

“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说你两句还哭了,以后不许像昨晚这样了,知道吗?快去洗把脸,妈煲了汤。”安母看女儿完好无缺站在面前,悬了一整晚的心终于放下了。

女儿可是她和老公的心头肉,只要她安然无恙,什么都好。

安小兔想到小区门外那个男人,咬了咬玫瑰色的唇瓣,道,“妈,我……学校要办一些实习教师转正的资料,我回来拿户口本的。”

安小兔很有语言天赋,目前是一所大学的外语实习教师。

安母是个思想有些传统又中规中矩的人,觉得女孩子工作是当教师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虽然工资不是很多,不过假期多,工作也没那么累,女孩子就该这样,舒舒服服的。

虽然今天是周六,但听安小兔这么说,安母不疑有他立刻说,“你等会儿,妈去给你拿啊。”

说完,匆匆转身回了房间。

因为女儿说是工作的事,安母很是积极,没两三分钟就拿着户口本出来了。

“拿去,办完事赶紧回来,妈把汤给你温着。”

安小兔不舍地给了母亲一个拥抱,“那我走了啊,妈!”

“去吧去吧。”安母拍了拍她的背催促。

安小兔是这样想的,闪婚一般都会很快离婚的,她到时候就瞒着爸妈,说搬出去住一段时间,等离婚了再搬回来就行了。

唐聿城抬手看了眼名贵腕表,说道,“迟到三十秒,以后要养成守时的好习惯。”

安小兔心底怒想:下次我迟到三十分钟,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不过她没胆子敢这样说,这男人随便一个冰冷的眼神就能把她吓得心肝儿颤了。

……

到了民政局,工作人员办事效率很快。

没多久,两个红本本就分别发到了唐聿城和安小兔两人手中。

走出民政局,安小兔立刻问,“我问一下,你计划什么时候离婚?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她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一时冲动,等冲动劲儿过后,就会跟她离婚了。

唐聿城几不可见地蹙了下眉,好似因她的话而感到不悦,眸光清冷扫了她一眼,说了句:

“军婚不能离。”

“什、什么意思?”安小兔震惊住了。

“我是军人。”他觉得这个呆萌的小娇妻反应有点儿太过于迟钝。

安小兔华丽丽懵逼了。妈呀!怎么感觉这是个大坑啊,还是爬不出来那种。

“跟我说下岳父岳母的情况。”唐聿城要求道,岳父岳母的倒是喊得很顺口。

“你想干嘛?”安小兔警惕地问。

“去拜访他们。”唐聿城坦诚道。

“啊?不用不用。”安小兔慌忙摆手拒绝。

“快说。”他声音冰沉而富有威严命令道。

安小兔抖了抖,他问什么,她能做的就是如实回答。

……

一个小时后。

唐聿城和安小兔再次出现在郦都小区门前。

“喂,商量件事。”安小兔双手握着安全带,忍着紧张和害怕说道。

“我有名字,你也可以喊我老公。”他冷声纠正她的称呼。

安小兔想了想,“唐聿城,你……”

“我不喜欢别人喊我全名。”他面无表情打断她的话。

微微用力咬了下舌尖,安小兔才鼓起勇气喊了声,“聿、聿城……”

“喊得不是很顺口,以后多练练。”唐聿城还算满意她的表现。

“我爸妈是比较传统的人,你等会儿能不能别说我们已经领证结婚了,我怕他们一时接受不了,到时我们就口径一致说正在交往。”

过了几秒,才道,“我知道了。”

走下车,绕到副驾驶帮她打开车门,然后提着礼品陪她走进小区。

同一个小区里的街坊邻居看到安小兔带着个帅气非凡的男人,纷纷好奇地围了过来。

“小兔,这是不是你男朋友?哟~带回家见父母了?”张阿姨暧昧地朝两人眨了眨眼,自顾说道,“平时看你挺迟钝的,想不到眼光还挺独到啊,恭喜恭喜。”

“这大概就是傻人有傻福吧。”李大婶望着身材高大挺拔、气宇轩昂的唐聿城,语气有些酸。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文阿姨紧接着问。

“……”

几个阿姨七口八舌地问,安小兔完全插不上话,只能干笑着。

“不好意思几位阿姨,我跟小兔赶时间,改天再聊。”唐聿适时替她解围道,并将一袋高级进口糖果以及水果分给那几个阿姨。

“好好好。那我们就不叨扰了,刚看到小兔的爸爸回来了,你们快去吧。”几个阿姨听他这么说,也不好再多问什么。

见唐聿城这么懂事还买了喜糖和水果来分给她们,那好感顿时蹭蹭地往上升。

“你刚刚在商场买东西的时候,就料到会碰到那些阿姨吗?”那些阿姨都散了后,安小兔有些好奇地问。

他在买糖果的时候,她还劝说不要买,说她爸妈不怎么吃糖的。

没想到一进小区,就碰到那几个阿姨,正好当送人情了。

“有备无患。”他冷然回答道。安小兔不得不承认他的细心周到。

走到家门口时,她突然感觉很紧张,很害怕,想打退堂鼓。

唐聿城看了她一眼,抬手去按门铃。

“喂,你干嘛?”安小兔惊叫着想阻止但已经来不及了,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怎么跟爸妈说呢。

“一切交给我。”

他说完没多久,门就打开了。

“请问你……”安母最先看到高大挺拔的唐聿城,紧接着才看到安小兔,“小兔,这位是?”

“阿姨您好,我是……”唐聿城话没说完,就被安小兔急忙抢话,“男朋友,妈,他是我男朋友,呵呵呵~”

安母愣了好几秒,才朝着屋里大喊,“老公,不得了了,我们家小兔带男朋友回来了。”

安父闻声,匆匆跑了出来,看到女儿身旁站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也是愣了一会。

回过神来,安父压下震惊,请两人进屋,“来来,有什么事进屋再说。”

客厅

安父坐在沙发上,神色严肃、一言不发地打量着唐聿城,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太过于锋芒强大,怎么掩藏也掩不住,一看就知道绝非常人。而那张冷漠俊逸的脸孔他觉得有些眼熟,可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安小兔坐在唐聿城旁边,无比紧张。

“你是我家小兔的男朋友?”安父严肃问。

安小兔抢答,“是,他真是我男朋友。”

“没让你说话。”安父责备地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转向唐聿城,“我要你说,是不是?”

“是。”唐聿城答道。

“名字,几岁,什么工作,家庭状况。”安父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唐聿城,31岁,军人;爷爷、父母健在,一个弟弟,一个侄子,家里开了个能温饱的公司。”他言简意赅答道。

安父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丝不太确定的亮光,说道,“……等等你等一下。”

说完,便起身朝书房走去。

安小兔还算满意唐聿城的表现,只是猜不出父亲想干嘛,只能坐在一旁干着急。

过了好一会儿。安父回到客厅,摘下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对妻子道,“你带小兔去做饭,我跟他谈谈。”

安小兔可不依了,她不在,万一这男人在爸面前乱说怎么办。

“爸,我……”

“跟你妈去做饭。”安父沉下脸色威严道。

而安母则半拉半推将安小兔带进厨房,顺手把厨房门关上,防止女儿偷听男人间的谈话。

厨房内

安母边将青菜丢给她洗,边道,“别瞎紧张了。那男人一看就不简单,让你爸会会他,看值不值得托付,免得以后吃亏。”

他们两口以前就想过,女儿以后要嫁给门当户对的人,三观和价值观相同的,那样的婚姻才能走得远。

可这个男人一看就太过于优秀了,这让她隐隐担心,相信老公也是这样的想法。

安母见她不说话,敲了一下她的额头,又略带责备道,“你之前说28岁之前不打算结婚,害我跟你爸还对你好说歹劝,就差没把你绑去相亲了……结果你倒好,偷偷交了男朋友不说,带男朋友回家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她心虚道,“这不是想给你和爸一个惊喜吗?”

“去去去,没有惊喜只有惊吓。”安母嘴上是这么说,可心底还是为女儿有这么优秀的男朋友而感到很高兴的,不过,也正是因为女儿的男朋友太优秀,她怕两人不相配。

“妈,你不觉得他太老了吗?”安小兔试探性问。

“哪儿老了?再说了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彼此看对眼就行了;倒是你,人家那么优秀都不嫌弃你,你还好意思嫌弃他。”

安母不是觉得女儿不好,只是觉得未来女婿那么优秀,怎么就看上自家女儿的呢。

不过她安慰自己:她年轻就是资本,她的资本跟他的资本相互抵消,那就平衡了。

……

做好饭后,安小兔端着菜走到用餐厅,见唐聿城目光朝这边看来,她就突然想到被逼闪婚的事,很郁闷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端菜啊。”

“你这孩子真是……”安母责备地拍了她一下,转向唐聿城,歉意说道,“唐先生别介意,小兔这孩子,一抽风就爱乱说话。”

“不会。”唐聿城不以为然道。

安小兔触及安父严厉的目光,微微低下头,没敢再造次了。

饭桌上。

“对了小兔,你妈妈说户口本在你那儿。”安父吃着饭,边问。

“咳咳——”安小兔听到‘户口本’这三个字,吓得猛呛了几下,而身旁的男人则冷静而迅速递了杯水给她。

肯定是趁她刚不在的时候,跟他爸说了什么,不然她爸怎么会问户口本的事。

安父见她不说话,沉声道,“小兔,爸问你话呢。”

“怎么了?爸。”安小兔硬着头皮问道。

“是这样的,刚聿城跟我说……”

很显然,经过刚才的谈话,安父对唐聿城的态度有很大的改观,现在直接喊他名字了。

“爸,你别听他乱说,他说的不是真的。”安小兔急忙打断安父的话。

“什么不是真的?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知道我想说什么;小兔,你是不是有事瞒着爸。”

“不不不,我没事。爸,您说,您接着继续说。”安小兔怂怂地说道。

“是这样的,刚才聿城跟我说了,他一直在部队里,这次是特地抽出空来拜访我们的;也希望趁着今天有空,先把证领了;婚礼的话,再慢慢安排。爸想了想,等会儿吃了饭,你就跟聿城去把证领了。”安父从容不迫,徐徐说道。

能让安父放心把女儿交给一个才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可见唐聿城其中的厉害之处。

“不是……爸,你不再考核考核,不拿出你小时候折磨我那108式刁难刁难他吗?”

安小兔急了,怎么她进了趟厨房,她爸的态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

安母给了她一记爆栗,训道,“小兔你找男朋友不就是冲着结婚去的吗?现在人家唐先生愿意娶你,你还摆架子拿乔了是不?吃完饭赶紧给我去把证领了!!!”

安母从她老公的态度和说的话能看出,他对小兔这男朋友绝对是非常满意,也绝对值得托付终身的。

这么赶着领证,肯定是怕这优秀女婿被自家的女儿给吓跑了。

所以,先订下来再说。

这一刻,安小兔觉得自己不是捡来的,就是充话费送的,而唐聿城这男人才是爸妈亲生的。

本文内容来源公众号:“美阅中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心灵小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