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临洮县防疫第一线还有一群被忽视的英雄们,若有战,召必回

在临洮县防疫第一线还有一群被忽视的英雄们,若有战,召必回

(当您打开这篇文章时,感恩在我心。在浩瀚的网络里,姚志芸坚持正能量的写作,或许微不足道,但您的关注和留言支持就是小编的全部动力。)

文/姚志芸

穿上军装就是人民子弟兵,脱下军装永葆军人本色

在防疫第一线还有一群被忽视的英雄们,若有战,召必回。

退役不褪色的临洮县退役士兵用行动诠释着自己的信仰

在这一场无声的战役里,他们坚守在第一线,没有任何专业的防护,薄薄的一层口罩,依然冲在了最前面。

无论军装是不是在身上穿着?

无论自己已经退役多久?

他们都长着一颗人民子弟兵的心。

只要人民需要,无论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他们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时候我们不上谁上?人民需要我们”,他们如同一面鼓舞人心的旗帜,只要有他们的地方,所有人的心是踏实的,所有人都能看见希望。

从武汉爆发冠状病毒开始,从大年初一开始,越来越多退役军人加入了基层防疫第一线。这是一个被忽视的群体,这又是一群不能被忽视的力量。和很多干部一样,他们坚守在最平凡最基层的岗位上,为了保卫人民的安全,默默的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在中国,什么人最让人期待?很多人自然而然的想到的是他们,有灾难谁上?有危险谁上?在困难面前他们没有一个人会选择逃避。小石是个退伍三年的兵,95后的年轻人正是贪玩的年纪,5年的军旅生涯让小石刚毅,他说执勤他在行,他年轻值夜班能熬。

原本是被宠坏的一代人,在关键时候站了出来,防疫工作的第一线,有些苦是无法用文字表达的。

西北的冬天,雪还没有融化,半夜刺骨的寒风直往脖子里钻。

冻半个小时谁都可以坚持,冻一两个晚上咬牙也能坚持,熬着冻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就是真正的信仰问题。

没有为人民护家保安的信仰,如何践行自己当时在军队里的暗暗发下的誓言?假如把吃苦分为九层,吃苦能吃到几层?大部分人2层就会打退堂鼓,谁不喜欢安逸?谁不喜欢当那个被守护的人?寻常人就算退缩了也无可厚非,因为在人性和生死面前,谁都有权利选择逃避和原离。

可他们选择了当个最平凡的逆行者,逆着生命而行,没有鲜花和掌声,也没有任何的关注,只是默默付出着,能守好自己身后一方百姓的安全足矣。”灾来我挡,灾退我归隐”。

刀枪无眼,病毒更是无影无形。无论结果如何,他们用血肉之躯挡在了人民的最前面,和基层干部一起筑起安全墙,真正做到了无愧于民。

马大爷今年60多岁了,本该是在家逗逗孙子,等别人照顾守候的时候了。一听要设置检测点,还需要人执勤,坚决拒绝外来人员和阻止本村人外出。马大爷说我来,有些人不听话,年纪大一点坐村口有威信,实在不听劝,倚老卖老骂他几句也好骂点,敬畏生命,生死之间没有小事。

在基层的执勤岗位上,这样暖心的事儿还有很多。

当疫情发生后,虽然他们已退出现役成了退伍军人。

但面对疫情却主动出击,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一个军人的信仰。

若有战,召必回,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贡献自己的力量。

1979年,我国就曾在全国内紧急召回过一次老兵,而且那一次是唯一的一次。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为了保家卫国,召集全国老兵们,让所有人感动,因为全员到场没无一缺席。就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就是这信仰,只要当过兵,穿过军装,就会用一辈子去诠释这种信仰。

我们有理由相信,众志成城,奋力出击,定能打赢这场抗“疫”阻击战,没有一个冬天不被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退役军人,为国随时贡献自己的力量,在民族灾难面前,无论何时何地,若有战召必回,他们用行动践行了一个退伍军人的使命和担当,向这些奋战在防疫一线的逆行者们致敬!

【原创作品】敬请点击头像关注,作品持续更新,非常喜欢您的认可欢迎朋友的点赞留言。用古色生香的诗韵点缀平淡的生活,拿抑扬顿挫的文字,给生命注入激情!

原创作品,各平台同步发布,未经容许,请勿转载!网络配图,图片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