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洲岛 | 银河星空和日出风光

348字数 1330阅读 50123

夜很黑。

身边不时传来呼呼的声音,前方似乎有个黑影一闪而过。

我扛着三脚架,三脚架上有相机和镜头,心里盘算着假如遇到危险了,要不要挥舞着三脚架还是先轻拿轻放好来。

就怪夜太黑,月亮早已不知躲哪儿去了。


山顶有座观音庙。

天狼的无人机撞过观音庙的屋檐,但是我的无人机没撞过啊。

以后还是要去庙里拜一拜为好。

说起来,两千年前的董仲舒开启了天人合一的学说,到如今,科学仍未昌明到可以解释一切。

东汉年间学者王充在《论衡·论鬼》中道:凡天地之间有鬼,非人死精神为之也,皆人思念存想之所致也。致之何由?由于疾病。人病则忧惧,忧惧见鬼出。……畏惧则存想,存想则目虚见。


多读点书还是有好处,既然有了理论依据,那些风声和夜色,开始变得和蔼可亲起来。

风越来越大,不是说台风已经过去了吗。我努力站稳身形,还是瘦了点啊。

健身卡办了快两年,身材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看样子要亲自去健身房问问怎么回事了。


远处的黄埠镇已经灭了大部分的灯,时间是凌晨两点。

银河在正上方,因为此地海拔600米,加上西面双月湾的光污染,看得不是很清晰。要稍微运用一些想象力,才能发现银河。

东南西北的天空各有千秋,东南面云层很厚,暗示着早上的日出应该没戏。

西边繁星点点,边上的风车仿佛被施了定身法。


四周依然一片漆黑,想来山顶观音庙前没有什么好拍的吧,那就不去。

想到这里,心里一阵轻松,哼着小曲一路下来。路过台阶入口,忽然听见咯噔一声。

我压制住扭头去看的冲动,那儿能藏下什么呢?

一个神龛而已,平日里供香客们上香的地方。


我还是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个好机位。管它有什么东西在那,拍片更重要。

拍了几张片,还是回车里睡觉吧。




闹钟在凌晨4点30分响起。

经过五分钟的内心斗争,睁开双眼。东边的天空被乌云遮盖着,云层和大海之间留了一条缝,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这么厚的云层,总比万里无云好。

观音山因为有风车发电机组,严禁飞行无人机。此前遇到一位大姐,背着摄影包,拿着两个单反,说她的无人机在这飞丢了。

我心想,这里的风车转来转去,您又不是唐吉柯德,何必和风车过不去。

大姐说,丢了之后,又买了一个新的无人机。

那种云淡风轻的语气,听上去就像刚丢了一副3D电影的眼镜,然后又买了一副。


每次在外拍风光,总是能遇到一群这样的中老年风光拍摄团。

他(她)们既专业也不专业,背着专业的器材和设备,用不专业的手法来拍摄。具有很强的纪律,来时一阵风,走时一阵风。

摆起三脚架的动作一气呵成,脸上表情严肃,望着远方的风景,好似严阵以待的战士们,就等长官一声令下。

一个镜头用到底,不管是拍大场景还是小场景,镜头越广越好。

领队的摄影老师一边摇着黑卡,一边指挥着其他人。

黑卡简单来说就是用一张黑色不反光的纸张遮住画面较亮的部份,让较暗的部份可以有较长的拍摄时间。而在使用黑卡的时候要轻微的晃动以免留下黑卡的痕迹, 所以黑卡技巧才会被称为摇黑卡。

都什么年代,还摇黑卡啊。现在是9102年了,即使不用滤镜系统,也可以包围曝光后期合成啊。

摇黑卡唯一的好处是省钱,看上去Niubility,非常Zhuangbility。

坏处是很容易手抽筋,像是得了帕金森综合症。

使用者需要能根据光比算出摇黑卡的秒数,以及精确控制好遮住天空的区域。

对于当天的场景(如下),摇黑卡无能为力。

嗯,开心就好。










关注知乎账号:吴晓布,可以看到我回答摄影,旅行的相关专业问题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